• 您好,这里是战舰少女R的民间非官方百科,可以查阅战舰少女的相关资料,也欢迎您一起来完善百科。一切编辑行为都是可以恢复的,敬请大胆编写
  • 宿舍页面已建立,可以浏览新宿舍系统中家具等相关资料

“用户:筒隱月子”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舰R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测试排版用)
(實驗排版用,证明自己没咕)
 
第1行: 第1行:
 
大约在2016年注册你站,虽然在那之后也仅仅是在做一些零碎的编写。主号见Periwinkle。
 
大约在2016年注册你站,虽然在那之后也仅仅是在做一些零碎的编写。主号见Periwinkle。
  
目前的状况:大三無聊中……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常驻。编寫的範圍会以IJN各种舰只戰历编年史及数据考据为主,同时会兼顧认领一些感兴趣的艦船及裝備詞條。
+
目前的状况:大四生产实习…的休假中……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常驻。编寫的範圍会以IJN各种舰只戰历编年史及数据考据为主,同时会兼顧认领一些感兴趣的艦船及裝備詞條。
  
除了你游(<del>偷鸡服</del>俾斯麥咸鱼),同样还玩艦C(已丢给大佬代肝)、舰B(莱茵服)、窝窝屎私服(南,[NTSB]赤座燈凜型雪風)、窝窝屎亚服开荒中。
+
除了你游(<del>偷鸡服</del>俾斯麥咸鱼),同样还玩艦C(已丢给大佬代肝)、舰B(莱茵服)、窝窝屎私服(南,[NTSB]赤座燈凜型雪風)、窝窝屎亚服开荒中;另外,明日方舟真好玩.jpg。<del>什么?你问为啥要写在这里?因为舟游带个“舟”字嘛,所以也属于船(暴论)</del>
  
 
==计划项==
 
==计划项==
第13行: 第13行:
 
* [[苍龙]],待补充
 
* [[苍龙]],待补充
 
* [[飞龙]],待修
 
* [[飞龙]],待修
* [[翔鹤]],在修,完成50%,在做了在做了
+
* [[翔鹤]],在修,完成70%,在做了在做了
 
* [[瑞鹤]],待修
 
* [[瑞鹤]],待修
 
* [[大凤]],待修
 
* [[大凤]],待修
第71行: 第71行:
  
 
==试验田==
 
==试验田==
实验词条模板区''(非最终提交装态,仅用于测试排版)''
+
实验词条模板区''(非最终提交状态,仅用于测试排版)''
 
==原型简介==
 
==原型简介==
 
[[文件:Shokaku(1).jpg|缩略图|翔鹤彩绘图。]]
 
[[文件:Shokaku(1).jpg|缩略图|翔鹤彩绘图。]]
翔鹤号大型航空母舰,是旧日本海军于1937年开始建造的翔鹤型一番舰。翔鹤与姊妹舰瑞鹤,在其后的岁月里几乎完整完整见证、也代表了旧日本海军由鼎盛走向衰亡的过程。
+
翔鹤号大型航空母舰,是旧日本海军于1937年开始建造的翔鹤型一番舰。翔鹤与姊妹舰瑞鹤,在其后的岁月里几乎完整见证、同时也代表了旧日本海军由鼎盛走向衰亡的过程。
 
=== 诞生背景 ===
 
=== 诞生背景 ===
随着日本海军高层已然预见到1936年年底《限制海军军备条约》(又名第二次伦敦条约)必将失效,于是于同年6月制定、1937年执行的日本海军“第三次海军军备扩充计划”,即丸三计划案诞生。丸三计划案建造总计32万吨,70艘舰艇。这一计划案中最夺人眼球的自然是战列舰大和型的计划;自然,这是所谓“大舰巨炮”派在1934年日本海军内部大论战的胜利。而日本海军高层同样对论战中败下阵来的“航空主兵”派也不可谓不重视,划分:丸三计划的三、四号舰被列为“苍龙型的扩大改良版”,即两艘翔鹤型;而五号舰规划为水上飞机母舰,即后来的日进号(实际上她有三种状态,敷设舰、水上飞机母舰)。<br>
+
随着日本海军高层已然预见到1936年年底《限制海军军备条约》(又名第二次伦敦条约)必将失效,于是于同年6月制定、1937年执行的日本海军“第三次海军军备扩充计划”,即丸三计划案诞生。丸三计划案建造总计32万吨,70艘舰艇。这一计划案中最夺人眼球的自然是战列舰大和型的计划;自然,这是所谓“大舰巨炮”派在1934年日本海军内部大论战的胜利。而日本海军高层同样对论战中败下阵来的“航空主兵”派也不可谓不重视,丸三计划的三、四号舰划分为“苍龙型的扩大改良版”,即两艘翔鹤型;而五号舰规划为水上飞机母舰,即后来的日进号(日后她有三种状态,敷设舰、水上飞机母舰)。<br>
 
在日本海军看来,丸三计划仅仅只是一个扩军计划的开端,其最终的想法是于该计划结束的1946年,拥有10艘中型以上空母、10艘超战列舰(即大和型、改大和型、超大和型),以实现其“世界第一”的终极幻想(手动@[[苏赫巴托尔]])。
 
在日本海军看来,丸三计划仅仅只是一个扩军计划的开端,其最终的想法是于该计划结束的1946年,拥有10艘中型以上空母、10艘超战列舰(即大和型、改大和型、超大和型),以实现其“世界第一”的终极幻想(手动@[[苏赫巴托尔]])。
 
{{wiki图片|位置=左|维基图片地址=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Aircraft_carrier_shokaku_h73066.jpg|图片地址=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5/52/Aircraft_carrier_shokaku_h73066.jpg|宽度=300|说明=刚完工不足一个月的翔鹤,摄于1941年8月23日。}}
 
{{wiki图片|位置=左|维基图片地址=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Aircraft_carrier_shokaku_h73066.jpg|图片地址=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5/52/Aircraft_carrier_shokaku_h73066.jpg|宽度=300|说明=刚完工不足一个月的翔鹤,摄于1941年8月23日。}}
第150行: 第150行:
  
 
=== 战历编年史 ===
 
=== 战历编年史 ===
{{wiki图片|位置=右|维基图片地址=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hokaku_launch.jpg|图片地址=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f/f6/Shokaku_launch.jpg|宽度=400|说明=翔鹤下水时的照片,当日狂风暴雨,似不祥之兆。}}
+
==== 诞生 ====
 
1937年12月12日,丸三计划案三号舰于二号船渠开工。
 
1937年12月12日,丸三计划案三号舰于二号船渠开工。
  
 
1939年5月16日,得名“翔鹤”。
 
1939年5月16日,得名“翔鹤”。
  
1939年6月1日,翔鹤舰体完工。伏见宫博恭王、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及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长谷川清的观礼中下水。下水仪式突然大雨倾盆,穿着正装的与会者们东跑西窜。另外相关人员还发放了纪念明信片和翔鹤舰型状的玻璃镇纸。{{黑幕|官方场限周边}}
+
1939年6月1日,翔鹤舰体完工。伏见宫博恭王、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及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长谷川清的观礼中下水。下水仪式突然大雨倾盆,穿着正装的与会者们东跑西窜。另外相关人员还发放了纪念明信片和翔鹤舰型状的玻璃镇纸{{黑幕|官方场限周边}}
 
+
{{wiki图片|位置=右|维基图片地址=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hokaku_launch.jpg|图片地址=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f/f6/Shokaku_launch.jpg|宽度=400|说明=翔鹤下水时的照片,当日狂风暴雨,似不祥之兆。}}
 
1940年5月20日,日本海军任命澄川道男大佐(曾任法国大使馆附武官、海军舰政本部监督官、海军航空本部监督官)为翔鹤舾装员长。
 
1940年5月20日,日本海军任命澄川道男大佐(曾任法国大使馆附武官、海军舰政本部监督官、海军航空本部监督官)为翔鹤舾装员长。
  
第188行: 第188行:
 
五航战在编成后便在九州岛各基地训练舰载机编队。舰攻队训练于宇佐基地,舰爆队训练于大分基地,舰战队训练于佐世保基地。这些基地中同样也不乏一航战[[赤城]]、[[加贺]]的舰载机编队在此训练,日本自古崇尚“长幼有序”,一航战的编队自持资历老,因而对刚刚组建的五航战编队处处刁难。一航战与五航战不和便源自于此。
 
五航战在编成后便在九州岛各基地训练舰载机编队。舰攻队训练于宇佐基地,舰爆队训练于大分基地,舰战队训练于佐世保基地。这些基地中同样也不乏一航战[[赤城]]、[[加贺]]的舰载机编队在此训练,日本自古崇尚“长幼有序”,一航战的编队自持资历老,因而对刚刚组建的五航战编队处处刁难。一航战与五航战不和便源自于此。
  
 +
==== 偷袭珍珠港 ====
 
1941年11月16日,除[[加贺]]以外的5艘南云机动舰队空母于佐伯湾收容各自的航空编队。
 
1941年11月16日,除[[加贺]]以外的5艘南云机动舰队空母于佐伯湾收容各自的航空编队。
  
第210行: 第211行:
 
按原定计划还会参加压制瓦胡岛的任务,但临时改由二航战完成。
 
按原定计划还会参加压制瓦胡岛的任务,但临时改由二航战完成。
  
 +
==== 印度洋空袭 ====
 
1941年12月21日,第五航空战队于父岛(ちちじま)西南约350海里的海域与第二补给部队、第21驱逐队(初春、子日、若叶、初霜)、第27驱逐队([[时雨]]、[[白露]]、有明、夕暮)汇合。
 
1941年12月21日,第五航空战队于父岛(ちちじま)西南约350海里的海域与第二补给部队、第21驱逐队(初春、子日、若叶、初霜)、第27驱逐队([[时雨]]、[[白露]]、有明、夕暮)汇合。
  
第218行: 第220行:
 
1942年1月17日,抵达泊地。
 
1942年1月17日,抵达泊地。
  
1942年1月20日,一五航战空袭拉包尔。空袭结束后与主队分离,前往巴布新几内亚。
+
1942年1月20日,一、五航战空袭拉包尔。空袭结束后与主队分离,前往巴布新几内亚。
  
1942年1月21日,特别空袭队(瑞鹤、翔鶴、筑摩、不知火、阳炎、霞、霰)空袭巴布新几内亚东部据点。
+
1942年1月21日,特别空袭队([[瑞鹤]]、翔鶴、筑摩、[[不知火]]、[[阳炎]]、霞、霰)空袭巴布新几内亚东部据点。
  
1942年1月29日,翔鶴、阳炎、滨风由卡车出发,回航日本本土。
+
1942年1月29日,翔鶴、[[阳炎]]、滨风由特鲁克港出发,回航日本本土。
  
 
1942年2月3日,抵达横须贺港。                                                                                                                                                                                                                                                                                                                                                                                                                                                                                                                                              
 
1942年2月3日,抵达横须贺港。                                                                                                                                                                                                                                                                                                                                                                                                                                                                                                                                              
第236行: 第238行:
 
1942年4月5日,空袭斯里兰卡科伦坡港(Port of Colombo),损失一架舰爆。
 
1942年4月5日,空袭斯里兰卡科伦坡港(Port of Colombo),损失一架舰爆。
  
1942年4月9日,翔鹤、瑞鶴联合攻击刚出港不久的轻母竞技神(HMS Hermes, 95)。翔鹤派出18架舰爆,航弹命中13发。竞技神在命中37发航弹后沉没。
+
1942年4月9日,翔鹤、[[瑞鶴]]联合攻击刚出港不久的轻母[[竞技神]](HMS Hermes, 95)。翔鹤派出18架舰爆,航弹命中13发。竞技神在命中37发航弹后沉没。
  
 
1942年4月10日,秋云、胧从第五航空战队中除名。  
 
1942年4月10日,秋云、胧从第五航空战队中除名。  
第244行: 第246行:
 
1942年4月14日,第五航空战队与驱逐舰秋云、萩风、舞风起航前往台湾马公。
 
1942年4月14日,第五航空战队与驱逐舰秋云、萩风、舞风起航前往台湾马公。
  
1942年4月18日,抵达马公;第27驱逐舰时雨、白露、有明、夕暮纳入第五航空战队指挥。
+
1942年4月18日,抵达马公;第27驱逐舰[[时雨]]、[[白露]]、有明、夕暮纳入第五航空战队指挥。
  
 +
==== 珊瑚海海战 ====
 
1942年4月19日,完成补给的第五航空战队与第27驱逐队出港北上。
 
1942年4月19日,完成补给的第五航空战队与第27驱逐队出港北上。
  
1942年4月25日,抵达特鲁克。MO攻略部队由志摩清英海军少将率队,麾下2艘布雷舰(旗舰冲岛)、2艘驱逐舰(菊月,夕月)、6艘扫雷舰、2艘猎潜舰以及一艘带有400名士兵的运输船,为其护航的是第六战队,指挥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麾下一艘轻型航空母舰祥凤、四艘重巡(青叶,衣笠,加古,古鹰)、一艘驱逐舰涟;第五航空战队(旗舰瑞鶴,指挥官原忠一海军少将)、第五战队(妙高,羽黑)、第7驱逐队、第27驱逐队、油槽船东邦丸组成MO机动部队,指挥官高木武雄海军少将。
+
1942年4月25日,抵达特鲁克。MO攻略部队由志摩清英海军少将率队,麾下2艘布雷舰(旗舰冲岛)、2艘驱逐舰(菊月,夕月)、6艘扫雷舰、2艘猎潜舰以及一艘带有400名士兵的运输船,为其护航的是第六战队,指挥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麾下一艘轻型航空母舰祥凤、四艘重巡(青叶,衣笠,加古,古鹰)、一艘驱逐舰涟;第五航空战队(旗舰瑞鶴,指挥官原忠一海军少将)、第五战队([[妙高]],[[羽黑]])、第7驱逐队、第27驱逐队、油槽船东邦丸组成MO机动部队,指挥官高木武雄海军少将。
  
1942年5月1日,MO机动部队(旗舰妙高,羽黑、翔鹤、瑞鹤、白露、有明、夕暮、时雨)起航,前往瓜岛以南的珊瑚海,为攻略部队提供航空支援,消灭莫尔兹比港的航空力量,顺带向拉包尔运输9架零战。
+
===== 前期作战 =====
 +
1942年5月1日,MO机动部队(旗舰[[妙高]],[[羽黑]]、翔鹤、[[瑞鹤]]、[[白露]]、有明、夕暮、[[时雨]])起航,前往瓜岛以南的珊瑚海,为攻略部队提供航空支援,消灭莫尔兹比港的航空力量,顺带向拉包尔运输9架零战。
  
 
1942年5月3日,因海况恶劣,舰战被迫返回航母,翔鹤有一架零战不慎坠海。在两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后,为了不耽误MO作战计划,高木武雄只得放弃运送计划,下达前往所罗门群岛补给的指令。
 
1942年5月3日,因海况恶劣,舰战被迫返回航母,翔鹤有一架零战不慎坠海。在两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后,为了不耽误MO作战计划,高木武雄只得放弃运送计划,下达前往所罗门群岛补给的指令。
第260行: 第264行:
 
7时45分,确认为“航母一艘,巡洋舰一艘,驱逐舰三艘”,实际上是误将美运输舰尼欧肖(USS Neosho, AO–23)识别为美军航母。<br>
 
7时45分,确认为“航母一艘,巡洋舰一艘,驱逐舰三艘”,实际上是误将美运输舰尼欧肖(USS Neosho, AO–23)识别为美军航母。<br>
 
8时02分,MO机动部队释放78架舰载机(翔鹤:9架舰战、19架舰爆、13架舰攻;瑞鹤:9架舰战、19架舰爆、11架舰攻)。<br>
 
8时02分,MO机动部队释放78架舰载机(翔鹤:9架舰战、19架舰爆、13架舰攻;瑞鹤:9架舰战、19架舰爆、11架舰攻)。<br>
8时20分,古鹰的水侦在完全相反的位置发现美军航母,遂回报给拉包尔总部训练巡洋舰鹿岛上的MO攻略部队主队指挥官井上成美海军中将;10分钟后,青叶的水侦确认这次目击报告。井上成美将此情报传达给高木武雄,两份截然相反的情报让高木武雄和原忠一感到不解,随后两人得出美军航母分头行动的结论,依旧决定优先消灭初次确认的“航母编队”,同时将全舰队航向修改为西北,以靠近古鹰所报告的位置。<br>
+
8时20分,[[古鹰]]的水侦在完全相反的位置发现美军航母,遂回报给拉包尔总部训练巡洋舰鹿岛上的MO作战海上指挥官、第四舰队司令井上成美海军中将;10分钟后,[[青叶]]的水侦确认这次目击报告。井上成美将此情报传达给高木武雄,两份截然相反的情报让高木武雄和原忠一感到不解,随后两人得出美军航母分头行动的结论,依旧决定优先消灭初次确认的“航母编队”,同时将全舰队航向修改为西北,以靠近古鹰所报告的位置。<br>
 
9时15分,五航战的攻击队抵达翔鹤侦察机所报告的位置,发现运输舰尼欧肖(USS Neosho, AO–23)和驱逐舰{{注音|西姆斯|{{黑幕|<del>游戏人生号</del>}}}}(USS Sims,DD-409)后对其置之不理,在附近徒劳的搜索完全不存在的美军航母编队。<br>
 
9时15分,五航战的攻击队抵达翔鹤侦察机所报告的位置,发现运输舰尼欧肖(USS Neosho, AO–23)和驱逐舰{{注音|西姆斯|{{黑幕|<del>游戏人生号</del>}}}}(USS Sims,DD-409)后对其置之不理,在附近徒劳的搜索完全不存在的美军航母编队。<br>
 
10时整,翔鹤的侦察机终于意识到自己把运输舰误识别为航母。<br>
 
10时整,翔鹤的侦察机终于意识到自己把运输舰误识别为航母。<br>
第267行: 第271行:
 
另外,先前提到的翔鹤侦察机因“机位丧失”未能返回舰上,坠毁在了Indispensable礁。次日被巡航的驱逐舰有明救起。
 
另外,先前提到的翔鹤侦察机因“机位丧失”未能返回舰上,坠毁在了Indispensable礁。次日被巡航的驱逐舰有明救起。
  
而另一边,美军舰队于10时40分发现MO攻略部队主队(青叶、衣笠、古鹰、加古、祥凤、涟);列克星敦(USS Lexington, CV-2)与约克城(USS Yorktown, CV-5)11时开始对祥凤发起进攻,11时35分祥凤沉没于方位10°29′S,152°55′E。第六战队指挥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认为还会遭到更多空袭,于是将余下的MO攻略部队护航舰队向北撤离;14时派出驱逐舰涟营救祥凤幸存者,祥凤834名乘员仅203名幸存者。<br>
+
而另一边,美军舰队于10时40分发现MO攻略部队护航舰队([[青叶]]、[[衣笠]]、[[古鹰]]、[[加古]]、[[祥凤]]、涟);[[列克星敦(CV-2)|列克星敦]](USS Lexington, CV-2)与[[约克城]](USS Yorktown, CV-5)11时开始对祥凤发起进攻,11时35分祥凤沉没于方位10°29′S,152°55′E。第六战队指挥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认为还会遭到更多空袭,于是将余下的MO攻略部队护航舰队向北撤离;14时派出驱逐舰涟营救祥凤幸存者,祥凤834名乘员仅203名幸存者。<br>
 
井上成美中将在得知祥凤被击沉后,命令攻略部队向北撤退,同时电令高木武雄消灭美军航母编队。此时MO机动部队位于美特混舰队TF17以东225海里(417km);攻略部队护航舰队在北撤途中遭到8架B-17空袭,但并没有损失。
 
井上成美中将在得知祥凤被击沉后,命令攻略部队向北撤退,同时电令高木武雄消灭美军航母编队。此时MO机动部队位于美特混舰队TF17以东225海里(417km);攻略部队护航舰队在北撤途中遭到8架B-17空袭,但并没有损失。
  
15时15分,在收回了先前攻击的舰爆后(两架在着舰时坠毁),全舰队在五航战司令原忠一少将的授意下向西进发,“前往美机动部队真正之所在。”<br>
+
15时15分,在收回了先前攻击的舰爆后(两架在着舰时坠毁),全舰队在五航战司令长官原忠一少将的授意下向西进发,“前往美机动部队真正之所在。”<br>
 
16时15分,筛选出精英飞行员,组成夜袭攻击队(翔鹤:6架舰爆、6架舰攻;瑞鹤:6架舰爆、9架舰攻)出击,航向227°,航程280海里(520km)。<br>
 
16时15分,筛选出精英飞行员,组成夜袭攻击队(翔鹤:6架舰爆、6架舰攻;瑞鹤:6架舰爆、9架舰攻)出击,航向227°,航程280海里(520km)。<br>
 
17时47分,攻击队距离母舰以西200海里(370km)时,被尚在暴风雨中的TF17舰队雷达探知,改变航向往东南方,派出11架F4F拦截,翔鹤损失4架舰攻,瑞鹤损失5架舰攻,美军损失三架舰战(两架被击落,一架则是因为返航时夜色渐浓,找不到TF17舰队而宣告失联)。舰爆队在遭遇美军舰队后,防空火力致使瑞鹤折损一架舰爆。至此,翔鹤损失9名机组人员。<br>
 
17时47分,攻击队距离母舰以西200海里(370km)时,被尚在暴风雨中的TF17舰队雷达探知,改变航向往东南方,派出11架F4F拦截,翔鹤损失4架舰攻,瑞鹤损失5架舰攻,美军损失三架舰战(两架被击落,一架则是因为返航时夜色渐浓,找不到TF17舰队而宣告失联)。舰爆队在遭遇美军舰队后,防空火力致使瑞鹤折损一架舰爆。至此,翔鹤损失9名机组人员。<br>
第278行: 第282行:
 
20时,MO机动部队与TF17舰队相距100海里(190km)。高木武雄下令打开探照灯,引导幸存的飞机降落,22时全部着舰完成。
 
20时,MO机动部队与TF17舰队相距100海里(190km)。高木武雄下令打开探照灯,引导幸存的飞机降落,22时全部着舰完成。
  
1942年5月8日,珊瑚海海战正式拉开序幕。<br>
+
小结1942年5月7日的作战。<br>
凌晨6时,翔鹤派出舰侦(机长:菅野兼蔵飞行兵曹长,操纵员:后藤继男一等飞行兵曹,电信员:岸田清次郎一等飞行兵曹长)开始索敌。该机在后来抱着燃油耗尽的觉悟引导攻击队完成攻击,未能返航。后被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追授二階級特進・金鵄勋章。
+
MO机动部队方面在经历了一连串的舰载机损失后还有96架舰载机(38架舰战、33架舰爆、25架舰攻)可以投入次日的战斗;而美国海军TF17舰队则剩余117架舰载机可用(31架战斗机、65架[[SBD-3无畏|俯冲轰炸机]]、21架[[TBD蹂躏者|鱼雷机]]),另外她失去了仅有的一艘油船。<br>
 +
1972年美国海军中将H. S. Duckworth在阅读了日军的战斗记录后,如此评论到:“1942年5月7日的珊瑚海地区,毫无疑问是世界历史上最为令人无所适从的战斗区域。”而第五航空战队指挥官原忠一后来对山本五十六的参谋、《战藻录》作者宇恒缠抱怨道,5月7日当天厄运连连,使他心灰意冷,打算退出海军。
  
清晨7时,MO机动部队转向西南;7时50分与第六战队第二小队(古鹰、衣笠)汇合。此时整只MO机动部队战力如下:航母两艘(翔鹤、瑞鹤),重巡4艘(第五战队妙高、羽黑;第六战队衣笠、古鹰),驱逐舰五艘(第7驱逐队潮、曙;第27驱逐队时雨、白露、夕暮)。<br>
+
===== 总攻 =====
 +
1942年5月8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超视距航母对决——珊瑚海海战正式拉开序幕。{{黑幕|珊瑚海只有一位太太!}}
  
 +
凌晨6时,翔鹤派出舰侦(机长:菅野兼蔵飞行兵曹长,操纵员:后藤继男一等飞行兵曹,电信员:岸田清次郎一等飞行兵曹长)开始索敌。该机在后来抱着燃油耗尽的觉悟引导攻击队完成攻击,未能返航。后被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追授二階級特進・金鵄勋章。还派出七架舰攻对南边140–230°方向、距离250海里(460千米)以内的范围进行搜索;同时图拉吉出动了三架九七式飞行艇、拉包尔也出动四架一式陆攻协助搜索。当日的能见度相对较差,仅有2-15海里,这是因为昨日白天对美军作战帮助很大的云团乘着夜间的暖锋向东北移动,此时正笼罩于MO机动部队上空。<br>
 +
清晨7时,MO机动部队转向西南;7时50分与第六战队第二小队([[古鹰]]、[[衣笠]])汇合。此时整只MO机动部队战力如下:航母两艘(翔鹤、[[瑞鹤]]),重巡四艘(第五战队[[妙高]]、[[羽黑]];第六战队[[衣笠]]、[[古鹰]]),驱逐舰五艘(第7驱逐队潮、曙;第27驱逐队[[时雨]]、[[白露]]、夕暮)。
  
10时40分,美特混舰队侦查到翔鹤与瑞鶴。
+
8时20分,MO机动部队被一架隶属于列克星敦,6时35分起飞、向北200海里的轰炸机(驾驶员:Joseph G. Smith)发现。但该机误报了MO机动部队的位置,比实际位置向南偏移了45海里。
  
11时05分,首轮攻击梯队发现列克星敦。列克星敦的防空火力将四架舰攻击落,由于19架九九式舰爆还需要绕圈由逆风向靠近航母才能发起进攻,因此剩余的十架九七式舰攻率先开始对列克星敦发起进攻。
+
8时22分,翔鹤的舰侦也发现了TF17舰队。舰侦的电报被TF17舰队的无线电侦听员探知,弗莱彻由此得知自己已经被发现。此时,双方相距210海里。
  
11时20分,两枚鱼雷命中列克星敦右舷。第一枚鱼雷击中舰艏防空炮台下方,爆炸的冲击使两部升降机都卡在上升的位置,并使航空燃油储存罐发生泄漏;第二枚鱼雷击中了舰桥对侧,造成大量进水,锅炉被迫停用,使得其航速下降至24.5节,舰体向左舷倾斜了6-7度。<br>
+
9时15分,翔鹤飞行队长高桥赫一海军少佐指挥首轮攻击队69架(翔鹤:9架舰战、19架舰爆、10架舰攻;瑞鶴:9架舰战、14架舰爆、8架舰攻)。而与此同时,约克城也派出6架舰战、24架舰爆、9架舰攻;10分钟后,列克星敦也放出了自己的舰载机(9架舰战、15架舰爆、12架舰攻)。<br>
紧随其后,17架舰爆抵达攻击位置,损失的两架舰爆分别被战斗机和航母的防空火力击落。两枚炸弹命中列克星敦,一枚击中左舷的三号127mm防空机炮,将127mm防空机炮炮组全部击杀;另一枚击中主烟囱,弹片将附近的12.7mm防空炮手尽数击杀。
+
双方的航母都转向对方,全速前进,以减少己方飞机返航时的飞行距离。但高木武雄此举在无意中让他进入了[[TBD蹂躏者|美军鱼雷机]]的攻击半径之内;若朝反方向航行,这些鱼雷机很可能要被迫返航,从而无法参加战斗。
  
 +
10时32分,约克城的[[SBD-3无畏|SBD俯冲轰炸机]]抵达MO机动部队所在地,但并没有立即发起进攻,而是等待较慢的[[TBD蹂躏者]]以共同作战。此时的MO机动部队由16架舰战防卫。
  
11时10分,VS-2中队轰炸机随即对翔鹤发起进攻,遭到翔鹤的护卫舰战为两架九六式舰战以及一架零战二一型的拦截。没有一发炸弹命中翔鹤,零战还将一架投过弹的舰爆击落。
+
10时57分,约克城的舰载机开始向翔鹤发起进攻,翔鹤航海长塚本朋一郎中佐提高航速进行紧急规避但仍然被命中两枚1000磅(450kg)炸弹,所有TBD鱼雷机所投下的鱼雷全部未命中;两架SBD俯冲轰炸机以及两架零战被击落。第一枚炸弹命中翔鹤舰艏左舷的前甲板,导致主锚以及前升降机故障,飞行甲板受损;第二发命中飞行甲板右舷后部的内火艇甲板,导致小艇起火。<br>
 +
规避如此数量的攻击到底有多刺激呢?我们援引几位当事人的回忆:<br>
 +
''「艦は三十ノットの速力で猛進している」''“舰船以30节的速度全力推进。”<small>——《翔鶴海戦記》翔鹤运用长福地周夫少佐</small><br>
 +
''「これは偏に航海長塚本朋一郎中佐による操艦の賜物と評判高い。最大戦速34.5ノットで取舵一杯、面舵一杯にして爆弾・魚雷を避けたと云う。」''“这恰好是航海长塚本朋一郎中佐操舰技术的最好体现,拜他所赐,以最高航速35.4节左满舵、右满舵避开了炸弹与鱼雷。”<small>——《軍医官日記》翔鹤军医官渡辺直寛中尉</small><br>
 +
''「たえず変針する三〇ノット以上の全力航行での振動の凄まじさは、爆弾の直撃以上」''“连续不断的30节以上全力航行所产生震动的可怕程度,超过了炸弹的直接袭击。”<small>——翔鹤舰爆整备兵西村敏胜海军一等兵曹</small>
  
11时18分,列克星敦的VB-2中队对翔鹤发起进攻,并命中两发1000磅(450kg)炸弹。
+
11时05分,MO机动部队首轮攻击梯队发现TF17舰队,并于11时13分开始发起进攻;翔鹤队主要负责列克星敦(USS Lexington, CV-2),瑞鶴队主要负责约克城(USS Yorktown, CV-5)。 列克星敦的防空火力将四架舰攻击落,由于19架九九式舰爆还需要绕圈由逆风向靠近航母才能发起进攻,因此剩余的十架九七式舰攻率先开始对列克星敦发起进攻。
 +
 
 +
11时10分,列克星敦所属VS-2中队轰炸机随即对翔鹤发起进攻,遭到翔鹤的护卫舰战为两架九六式舰战以及一架零战二一型的拦截。没有一发炸弹命中翔鹤,零战还将一架投过弹的舰爆击落。
 +
 
 +
11时18分,列克星敦的VB-2中队对翔鹤发起进攻,并命中一发1000磅(450kg)炸弹,造成八发近失弹。{{黑幕|美方记录中多次提及有三发鱼雷命中,但貌似都是一面之词,因此本文未采信}}。<br>
 +
这发炸弹是伤亡数激增的关键:位于舰桥后部的信号桅与防空炮台之间,舰桥勤务兵和附近的防空炮手是伤亡的主要组成。这三枚炸弹共计造成109人死亡,114人受重伤;飞行甲板损毁较为严重,已无力再执行任务。姊妹舰瑞鶴看见姊姊桅杆上升起火柱、被黑烟包裹的舰桥,以瑞鶴舰上观察员的说法:给人一种翔鹤沉没的错觉。由于核心部分并没有遭受损失,因此翔鹤依旧能够发挥全部的航速。舰长城岛高次大佐请求撤退,得到了高木武雄的批准,与第六战队第二小队(古鹰、衣笠)、驱逐舰夕暮、潮一起迅速脱离战场。{{黑幕|据驱逐舰潮的通信兵大高勇治的证言,受损后的翔鹤甚至发挥出了海试时都没能达到的40节以上的航速……<del>求生欲极强啊…此事权当逸话,若此言属实,大概已经刷新了大型舰只的航速记录</del>}}。
 +
{{wiki图片|位置=右|维基图片地址=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hokaku_Coral_Sea_battle_damage_1.jpg|图片地址=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9/9b/Shokaku_Coral_Sea_battle_damage_1.jpg|宽度=400|说明=被航弹命中后的翔鹤}}
 +
11时20分,两枚鱼雷命中列克星敦右舷。第一枚鱼雷击中舰艏防空炮台下方,爆炸的冲击使两部升降机都卡在上升的位置,并使航空燃油储存罐发生泄漏,且在第一时间并没有被发现;第二枚鱼雷击中了舰桥对侧位置,造成大量进水,舰体向左舷倾斜了6-7度;同时由于左舷主水管被命中,致使前部三台锅炉的水压降低,锅炉被迫停机,使得其航速下降至24.5节。<br>
 +
四分钟后,17架舰爆抵达攻击位置,损失的两架舰爆分别被战斗机和航母的防空火力击落。舰爆队由14000英尺高度向下俯冲,两枚炸弹命中列克星敦,一枚击中左舷的三号127mm防空机炮,将127mm防空机炮炮组全部击杀;另一枚击中主烟囱,弹片将附近的12.7mm防空炮手尽数击杀。{{黑幕|不愧是二位太太,连被攻击的时间都基本一致。}}<br>
 +
另一边,瑞鶴的攻击队11时27分对[[约克城]]发起进攻。一枚250kg炸弹命中约克城中部,成功穿过4层甲板,直接大破约克城,66人伤亡;同时造成约12枚近失弹,对约克城水线以下舰体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三座锅炉因回火而被迫停机,30分钟后重新启动。
 +
 
 +
12时,双方的攻击梯队在回航过程中擦肩而过,又引发多次交火,MO机动部队损失三架舰攻、1架舰爆、一架舰战;美方则损失3架舰爆以及三架舰战f4f。
 +
 
 +
此轮攻击导致列克星敦(USS Lexington, CV-2)被击沉(因损管未及时发现燃油泄漏,12时47分首次爆炸,14时42分二次爆炸,15时25分三次爆炸;17时07分弃舰,19时15分雷击处分)、约克城(USS Yorktown, CV-5)大破;翔鹤因战损15架舰载机(3架舰战、7架舰爆、5架舰攻),共计损失人员36人;在回收舰载机时由于各种原因又损失了一架舰战、五架舰爆以及一架舰攻([[古鹰]]、勝泳丸负责救助飞行员),着舰后又有三架舰战、五架舰攻以及四架舰爆因无法修复而直接抛弃。
 +
 
 +
14时30分,第五航空战队司令原忠一向高木武雄汇报,仅剩24架舰战、8架舰爆、4架舰攻可用。高木武雄相信自己已经成功击沉了两艘航母,但飞机损失严重,加之燃油剩余不足一半,而驱逐舰燃料更是只有不到1/4,已然无力再为攻略部队提供航空支援。
 +
 
 +
==== 补给与入渠 ====
 +
1942年5月9日,井上成美在接到战报后下令攻略部队返回拉包尔,其他的麾下舰队在东所罗门群岛集合,准备发起RY作战;翔鹤回航日本本土修理。
 +
 
 +
1942年5月10日,翔鹤、夕暮、涟经特鲁克港回航日本本土。航行中,与负责菲律宾方面作战的第15驱逐队([[黑潮]]、亲潮、早潮)汇合,协同护航翔鹤。
 +
 
 +
1942年5月14日,第五航空战队MO作战的损失统计发回海军本部,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明白,以这样的飞行员与舰载机损失,原定参加中途岛作战的的第五航空战队已经难以在不补充舰载机的状况下继续作战。此外,亲眼近距离(约9100米)看到自己姊姊大破的[[瑞鹤|瑞鶴]]大受打击,一部分舰员对参加中途岛作战也有些动摇。
 +
 
 +
1942年5月17日,翔鹤一行抵达吴港。维修翔鹤预计需要花费三个月,原本翔鹤船籍归属横须贺镇守府,但是属于她的船坞正用来改造潜水母舰大鲸(即轻型航母龙凤),只得在吴港入渠了。由于主锚故障,只得先将翔鹤绑在浮标上。{{黑幕|捆绑Play素材+1</del>}}。<br>
 +
这是吴港维修的第一艘大破的大型舰只,因此前来参观者络绎不绝。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也到访视察,舰长城岛高次大佐对受损表示歉意,内定的下任舰长有马正文大佐则对翔鹤所取得的战果大加赞赏。
 +
 
 +
1942年5月26日,山本五十六让翔鹤运用长福地周夫少佐就“空母被航弹命中时如何应对”在联合舰队总旗舰大和上发表讲话,福地周夫指出,舰载机机库是灭火成功的关键要素。<del>然而与会的南云忠一显然没有认真听讲,在后来的中途岛作战中犯出这样的错误……</del><br>
 +
此外,翔鹤舰员用舰内涂料所绘制的『珊瑚海々戦翔鶴奮戦図』被联合舰队司令部参谋收藏于大和舰内;运用长福地周夫还将翔鹤受损的飞行甲板切下一部分,南云忠一中将在其上挥墨『勇躍翔破珊瑚海 翔鶴艦上凱歌高 忠一誌』。值得一提的是那幅『珊瑚海々戦翔鶴奮戦図』:福地周夫在1943年1月6日转任陆奥运用长一职,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画从大和舰上搞了出来;1943年2月26日,福地周夫因误判被解除陆奥运用长一职,幸运的躲过了1943年6月8日的那场迷之三号炮塔爆炸;1943年6月15日,福地周夫被任命为海军兵学校教官,在与时任海军兵学校校长井上成美(前文的第四舰队司令)以及霞ヶ浦航空队司令官原忠一(前文的第五航空战队司令)会谈时福地周夫将画以及南云中将的墨宝全带了过去,被陈列在校长室;1945年5月,福地周夫任舞鹤镇守府副官,将画捐献给教育参考馆;二战结束后,教育参考馆馆长姉崎岩蔵不忍将画交给美帝,便与海军兵学校校长栗田健男中将商谈,栗田健男闭目思考片刻后,说出''「敵手に汚されるのは余りに無念」''“被敌手玷污实在是太遗憾了”,随后示意焚烧;但姉崎岩蔵觉得焚烧更为遗憾,将各种图纸资料分门别类后,把画委托严岛神社保管,将剩下的烧毁了。
 +
 
 +
1942年5月25日,有马正文大佐到任翔鹤舰长。上任舰长城岛高次晋升海军少将,并于6月20日到任第十一航空战队司令;马里亚纳海战时就任第二航空战队司令。
  
翔鹤飞行队长高桥赫一指挥首轮攻击队69架(翔鹤:9架舰战、19架舰爆、10架舰攻;瑞鶴:9架舰战、14架舰爆、8架舰攻),翔鹤队主要负责列克星敦(USS Lexington, CV-2),瑞鶴队主要负责约克城(USS Yorktown, CV-5)。
 
  
此轮导致列克星敦(USS Lexington, CV-2)被击沉、约克城(USS Yorktown, CV-5)大破;翔鹤损失15架舰载机(3架舰战、7架舰爆、5架舰攻),共计损失人员36人。
 
  
  
 
1941年12月8日,第五航空战队参加其自编成以来首次作战任务,偷袭珍珠港。并以俯冲轰炸机成功压制了瓦胡岛的机场。
 
1941年12月8日,第五航空战队参加其自编成以来首次作战任务,偷袭珍珠港。并以俯冲轰炸机成功压制了瓦胡岛的机场。
         
 
  
{{wiki图片|位置=右|维基图片地址=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hokaku_Coral_Sea_battle_damage_1.jpg|图片地址=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9/9b/Shokaku_Coral_Sea_battle_damage_1.jpg|宽度=400|说明=被航弹命中后的翔鹤}}
+
 
  
  
第358行: 第398行:
  
 
反观美军方面,损失微乎其微:
 
反观美军方面,损失微乎其微:
*第二大队旗舰航母邦克山(USS BunkerHill,CV-17);11时01分,两架彗星依靠云层突入邦克山防空火力,双双被绞杀,其中一架俯冲至500多米投弹,取得近失弹战果;炸弹于左舷二号升降机后15米处爆炸,导致舰体轻度进水,2人死亡22人重伤62人轻伤。
+
*第二大队旗舰航母邦克山(USS BunkerHill,CV-17):11时01分,两架[[彗星]]依靠云层突入邦克山防空火力,双双被绞杀,其中一架俯冲至500多米投弹,取得近失弹战果;炸弹于左舷二号升降机后15米处爆炸,导致舰体轻度进水,2人死亡22人重伤62人轻伤。
  
*第二大队航母黄蜂(USS Wasp,CV-18);10时54分,一架彗星在坠毁前投下的炸弹于左前方爆炸,航母舰体并无实质损伤,破片致1人死亡4人受伤。
+
*第二大队航母[[黄蜂]](USS Wasp,CV-18):10时54分,一架[[彗星]]在坠毁前投下的炸弹于左前方爆炸,航母舰体并无实质损伤,破片致1人死亡4人受伤。
  
*第七大队战列舰印第安纳(USS Indiana,BB-58);10时52分,一架天山接近战列舰舰艏后掉头并投下一枚鱼雷,但由于发射角过大,在战列舰旁15米提前爆炸,无实际损失;11时14分,一架早前已投过鱼雷的天山由4600米外以贴近海面的高度接近右舷,在距离9余米处中弹并撞向印第安纳右舷45号肋骨处,共计5人受伤。
+
*第七大队战列舰[[印第安纳]](USS Indiana,BB-58):10时52分,一架[[天山]]接近战列舰舰艏后掉头并投下一枚鱼雷,但由于发射角过大,在战列舰旁15米提前爆炸,无实际损失;11时14分,一架早前已投过鱼雷的天山由4600米外以贴近海面的高度接近右舷,在距离9余米处中弹并撞向印第安纳右舷45号肋骨处,共计5人受伤。
 
此外损失3架F6F和两名飞行员,击伤一架F6F。
 
此外损失3架F6F和两名飞行员,击伤一架F6F。
  
第370行: 第410行:
 
11时20分,4枚鱼雷命中翔鹤,随即导致航空燃油剧烈燃烧。虽然损管人员通过关闭所有通往航空燃油库通道的方式一度成功抑制火势,但最终还是无法阻止航空燃油继续燃烧;随后火势彻底失去控制,蔓延至全舰。
 
11时20分,4枚鱼雷命中翔鹤,随即导致航空燃油剧烈燃烧。虽然损管人员通过关闭所有通往航空燃油库通道的方式一度成功抑制火势,但最终还是无法阻止航空燃油继续燃烧;随后火势彻底失去控制,蔓延至全舰。
  
14时1分,翔鹤舰内发生一次巨大爆炸后开始下沉,方位12°00’N,137°46’E。共计1263人阵亡,其中376人为601航空队人员;10架舰载机(2架[[天山|天山舰攻]]、5架[[彗星|彗星舰爆]]、3架[[九九式舰爆]])随舰损失。舰长松原博大佐以下的幸存者分别被转移至轻巡矢矧和驱逐舰浦风。
+
14时01分,翔鹤舰内发生一次巨大爆炸后开始下沉,方位12°00’N,137°46’E。共计1263人阵亡,其中376人为601航空队人员;10架舰载机(2架[[天山|天山舰攻]]、5架[[彗星|彗星舰爆]]、3架[[九九式舰爆]])随舰损失。舰长松原博大佐以下的幸存者分别被转移至轻巡矢矧和驱逐舰浦风。
  
 
1945年8月31日,除籍。
 
1945年8月31日,除籍。

2019年6月11日 (二) 20:09的最新版本

大约在2016年注册你站,虽然在那之后也仅仅是在做一些零碎的编写。主号见Periwinkle。

目前的状况:大四生产实习…的休假中……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常驻。编寫的範圍会以IJN各种舰只戰历编年史及数据考据为主,同时会兼顧认领一些感兴趣的艦船及裝備詞條。

除了你游(偷鸡服俾斯麥咸鱼),同样还玩艦C(已丢给大佬代肝)、舰B(莱茵服)、窝窝屎私服(南,[NTSB]赤座燈凜型雪風)、窝窝屎亚服开荒中;另外,明日方舟真好玩.jpg。什么?你问为啥要写在这里?因为舟游带个“舟”字嘛,所以也属于船(暴论)

计划项[编辑]

空母[编辑]

主力舰[编辑]

  • 大和,未实装

巡洋舰[编辑]

驱逐舰[编辑]

特型潛水艦[编辑]

  • イ-400,未实装

武备[编辑]

造船所[编辑]

  • 吴海军工厂,已完成
  • 佐世保海军工厂,已完成
  • 横须贺海军工厂,已完成
  • 舞鹤海军工厂,待修
  • 长崎造船所,待修
  • 神户造船所,待修
  • 浅野造船所,待修

试验田[编辑]

实验词条模板区(非最终提交状态,仅用于测试排版)

原型简介[编辑]

翔鹤彩绘图。

翔鹤号大型航空母舰,是旧日本海军于1937年开始建造的翔鹤型一番舰。翔鹤与姊妹舰瑞鹤,在其后的岁月里几乎完整见证、同时也代表了旧日本海军由鼎盛走向衰亡的过程。

诞生背景[编辑]

随着日本海军高层已然预见到1936年年底《限制海军军备条约》(又名第二次伦敦条约)必将失效,于是于同年6月制定、1937年执行的日本海军“第三次海军军备扩充计划”,即丸三计划案诞生。丸三计划案建造总计32万吨,70艘舰艇。这一计划案中最夺人眼球的自然是战列舰大和型的计划;自然,这是所谓“大舰巨炮”派在1934年日本海军内部大论战的胜利。而日本海军高层同样对论战中败下阵来的“航空主兵”派也不可谓不重视,丸三计划的三、四号舰划分为“苍龙型的扩大改良版”,即两艘翔鹤型;而五号舰规划为水上飞机母舰,即后来的日进号(日后她有三种状态,敷设舰、水上飞机母舰)。
在日本海军看来,丸三计划仅仅只是一个扩军计划的开端,其最终的想法是于该计划结束的1946年,拥有10艘中型以上空母、10艘超战列舰(即大和型、改大和型、超大和型),以实现其“世界第一”的终极幻想(手动@苏赫巴托尔)。

刚完工不足一个月的翔鹤,摄于1941年8月23日。


跟据前型改造赤城加贺,以及小型航母龙骧、中型航母苍龙飞龙的设计经验与教训,由此得出了丸三计划中这对两艘航母的具体要求。

  • 飞机搭载量需与经过近代化改造后的赤城加贺相当,达到常用72架、备用24架。
  • 航速不低于苍龙飞龙,即34.5节;续航能力可达10000海里/18节;标准排水量达到23500吨。
  • 武备上,装备九六式25mm三联装高射炮12座、40倍径八九式双联127mm高射炮8座,吸取赤城加贺的教训,放弃毫无作用的重巡洋舰级火炮。
  • 防御能力上,要求弹药库能抵御12000-20000m距离飞来的8英寸(203mm)炮弹;飞行甲板能抵御800kg炸弹水平轰炸(但投弹高度似乎没做要求?);轮机舱要求能完全抵御127mm炮弹以及450kg(1000磅)炸弹俯冲轰炸;水线舰体要求能承受战斗部当量450kg炸药的鱼雷击中。
  • 起降能力方面,要求能应对最大制动距离40m、着舰速度60节以上、最大质量4吨的战机起飞及降落。

而与此同时,曾经日本海军的老师――英国皇家海军也在建造着自己的装甲空母。该舰的飞行甲板确实能抵御450kg(1000磅)炸弹的俯冲轰炸,然而代价是机库仅有一层,载机量仅36架,飞行甲板过重也导致整舰舰体重心上移,适航性不佳。这艘船就是英国皇家海军装甲空母光辉(HMS Illustrious,R.87)。她的诞生是为了应对轴心国由陆基机场起飞的大量轰炸机投弹,避免被这些陆基轰炸机威胁到自身的安全。为提高载机量,在同级二号舰胜利(HMS Victory)又加设一层机库,不过代价是缩小胜利的燃料库,意味着续航能力缩短,同时带来的还有前部升降机只能供上层机库使用。但无论光辉级的缺点有多少,英国皇家海军依旧凭借着光辉级稳坐海军航空兵实力前三的宝座。

负责丸三计划案两艘航母设计的日本海军舰政本部第四部此时也面临这样的矛盾:要满足军令部对于防御能力的要求,就指望不上如近代化改造后赤城加贺的载机量。
而在另一边,同样于1937年启动的“十二试舰上战斗机”项目,要求设计世界最高水准的战斗机(事实上也的确做到了)。中岛飞机株式会社由中岛知久平率领的团队与三菱公司堀越二郎率领的设计团队竞争。最终,中岛碍于军令部对性能要求过于苛刻而中途退出,仅剩三菱公司仍在想尽办法满足军令部要求。同时采用大量创新性设计,诸如特殊硬铝材料(住友金属公司研发)、恒定转速螺旋桨、网孔型翼梁结构、流线型机身、水滴形座舱盖等等。然而就算如此,依旧无法解决既要远航程、强火力、高机动性,又要追求装甲防护性的矛盾要求。于是,在军令部默许的情况下,堀越二郎本着“优先保证攻击力、机动性,防御能力可以牺牲”的主要方针,取消了防弹钢板以及自封闭油箱等防护措施。这就是日后创造“零式神话”的零战二一型

舰政本部见有如此先例,自然如此效仿,在确保载机量与续航力的前提下,再考虑防护能力。

由此,丸三计划舰三号舰于1937年12月12日于横须贺海军工厂起造,预算84496983日元,1939年5月16日命名为“翔鹤”。

改进与创新[编辑]

如丸三计划案所要求的,翔鹤型就是基于设计较为成功的中型空母苍龙飞龙扩大改进型,不过改进却不仅仅只是一星半点,几乎是脱胎换骨了。

1939年5月30日,翔鹤下水前,主要工作人员在翔鹤的球鼻艏前合影


机动能力[编辑]

为获得高航速,翔鹤相比苍龙飞龙更为修长;同时沿用前型动力舱室配置,8座吕号舰本式重油专烧锅炉以及4座舰本式高中低压减速齿轮蒸汽轮机分别布置于左右并列的四组轮机舱中,两台锅炉为一台蒸汽轮机提供蒸汽,总功率达160000马力。这一数值甚至比在丸三计划中抢去翔鹤型风头的大和、武藏更高,一举夺得日本海军锅炉输出功率最大之桂冠。这一记录也仅有后来的新锐装甲空母大凤能达到一样的功率值,而改造自大和型三番舰的信浓自然也还是不及。极高的输出功率使得翔鹤型拥有与计划表上完美的航速,公试航行时取得了34.58节的最高航速,公布的标准航速为34.2节。
与经过近代化改造的赤城一样,翔鹤型的排烟方式也是舷侧下弯式烟囱。这已然成为了日本航舰的显著特征之一。由于依旧害怕海水倒灌与冷却问题,因此依旧装有排烟盲盖与海水喷淋冷却装置。

舰体设计[编辑]

在舰体设计上,引入了在日本造船业尚算首例的技术——球鼻艏。球鼻艏的概念是由一战时期美国海军首席工程师大卫·W·泰勒(David Watson Taylor)率先提出的,并首次应用于1910年服役的战列舰特拉华号(USS Delaware,BB-28);在其后的列克星敦级战列巡洋舰上我们依旧能看见球鼻艏的身影。球鼻艏最大的作用就是对水下探测设备(声呐等)的保护,翔鹤于大改之后实装仮称九一式四号探信仪;此外,球鼻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减小兴波阻力,从而起到些许航速与航程的提升。日本海军对于球鼻艏的应用尚处于实验状态,大和的球鼻艏就更向前突出,而翔鹤的球鼻艏则仅仅从舰艏正面看是水滴形,而到了侧面则基本看不出来了。由于同样拥有球鼻艏的大和比翔鹤晚几个月服役,因此翔鹤也成为了IJN第一艘拥有球鼻艏的大型舰只。翔鹤的舰艉则采用两部半平衡舵,于中心线上前后纵向布置,即纵列双舵的设计,以提高机动回旋能力与容错率。
同时,舰政本部也着重将飞行甲板与吃水线之间的距离尽可能缩小,在公试航行状态下翔鹤飞行甲板到吃水线的距离为14.1m,相较于三层甲板时期的赤城矮5.5m。这样做可以使得舰体侧向受风面减小,有利于提高舰体复原性。事实上,这也是1934年6月友鹤事件以及1935年9月第四舰队事件之后舰政本部特别注意的事项,毕竟谁也不想一轮风暴过后一堆船只就被迫大破回港甚至在风暴中解体沉没。
舰桥设计上,原先设计想沿袭赤城飞龙的左舷舰桥,然而事实证明这一设计的缺陷性,因此又被改为右舷舰桥。舰桥结构与飞龙类似,一共五层甲板。顶端设有射高指挥、方位设定仪、测距仪,舰桥后方是三角信号桅。

防御能力[编辑]

防御力上,弹药库顶部铺设50mmDS钢板,两侧还有165mmNVNC装甲,同甲板舷侧水线部分设132mmNVNC装甲带;动力舱室上也铺设25mmDS钢板,其上有65mmCNC装甲,舷侧水线部分设46mmCNC装甲。为加强水中防御能力,翔鹤同样也采用了美国海军所常用的多层式隔舱结构,每个隔舱钢板壁厚度在30-42mm之间,动力舱室则特别使用五层隔舱加强防护能力。这在以前的几艘日本航母上都是未曾使用过的防护措施。由此也可以见得海军依旧对“渐减邀击”的九段作战方案坚定不移,将翔鹤型二舰设想为与敌前卫部队遭遇至炮击距离并展开攻势,因此将翔鹤设计为需要防御对方重巡洋舰以及驱逐舰所发射的炮弹及鱼雷。
然而,翔鹤型的飞行甲板并没有能如舰政本部原本所期望的,“能抵御800kg炸弹水平轰炸”。翔鹤的飞行甲板相比前面的几艘航母都更为狭长,这样的设计是在不威胁到舰载机安全起降的前提下尽量减少被敌方轰炸机空投炸弹命中的概率。而对飞行甲板的防御,几乎可以说并没有设防:飞行甲板大部分依旧是12-15cm木板铺成,最前段采用耐磨涂装钢板,最后段采用挤压成型的钢板。钢板的作用都并不是用于提高防护力,而是为了帮助舰载机起降以及抵抗风浪。其实,别说能抵御800kg炸弹水平轰炸了,翔鹤型的飞行甲板就算是被命中任意一枚炸弹,就足以让她失去起降战机的能力,直接成为“船棍”了。
算是作为保护上层机库的措施,舰体最上层甲板铺设了 84mm装甲,能在一定程度上为机库提供一定的防御力。这些与弹药库、动力舱的装甲防御相结合,倒也基本可以保证舰体核心区域被炸弹命中也不会立即失去航行能力,或直接发生大爆炸。

自然,对于飞行甲板防护要求的标准降低也是舰政本部所做出的妥协。此时的日本海军认为要付出如光辉级那样以减少机库以及舰载机为代价,来换取飞行甲板的全方位保护是不可接受的。下期大凤打脸啪啪啪。

战斗力[编辑]

载机方面,翔鹤与苍龙飞龙一样,都是双层机库。下层机库略小于上层机库,都是封闭式设计。上层机库的壁板较薄,就是为了防止不幸被炸弹砸入机库时爆炸的冲击波能向舰外释放。飞行甲板设三部升降机,全部贯通两层机库。飞行甲板上安装10座改良自法国着舰装置的吴式四型着舰制动装置,10条横向阻拦索。甲板前段有白色识别线,配合识别线一端的喷嘴喷出的少量蒸汽,可以让飞行员在起飞时判断风向,调整起飞姿态。
相对于飞龙不但多携带了11架战机,而炸弹等航空武器载量亦有所增加,共计可携带45枚九一式航空鱼雷、90枚800公斤炸弹、306枚250公斤炸弹和540枚60公斤炸弹,火力十分强大。

设计诸元(以1935年12月改造完成形态)
标准排水量 25675吨 满载排水量 32105.1吨
全长 257.5米 舰宽 26米
装甲 105mm(主)
84mm(机库)
25mm(炮廓)
吃水 8.87米(公试)
9.32米(满载)
飞行甲板 长242.2米
宽29米
舰载机 74架,3架侦查机(1944年6月19日)
航空燃油745吨
防空武器 50倍径三年式200mm炮10门
九六式25mm高射炮28门(双联×14)
45倍径八九式127mm高射炮16门(双联×8)
动力 吕号舰本式重油高温高压锅炉8座,舰本式高中低压减速齿轮蒸汽轮机4座
160000马力
载油5070吨
轴数 4轴 航速 34.37节
续航力 9700海里/18节(计划)
12251海里/18节(1944年5月实际测试)
舰员 1660人
舰载机编制 战斗机 俯冲轰炸机 鱼雷攻击机 侦察机 合计
计划 18+2三菱A6M零式 27+5爱知D3A九九式 27+5中岛B5N九七式 72+12后备
1941年12月7日 17三菱A6M零式 21爱知D3A九九式 16中岛B5N九七式 54
1944年6月马里亚纳 34三菱A6M零式 3爱知D3A九九式、18海航D4Y彗星 12中岛B6N天山 10海航D4Y1-C二式 77

战历编年史[编辑]

诞生[编辑]

1937年12月12日,丸三计划案三号舰于二号船渠开工。

1939年5月16日,得名“翔鹤”。

1939年6月1日,翔鹤舰体完工。伏见宫博恭王、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及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长谷川清的观礼中下水。下水仪式突然大雨倾盆,穿着正装的与会者们东跑西窜。另外相关人员还发放了纪念明信片和翔鹤舰型状的玻璃镇纸官方场限周边

翔鹤下水时的照片,当日狂风暴雨,似不祥之兆。


1940年5月20日,日本海军任命澄川道男大佐(曾任法国大使馆附武官、海军舰政本部监督官、海军航空本部监督官)为翔鹤舾装员长。

1940年5月23日,设置翔鹤舾装事务所。

1940年10月15日,澄川道男大佐转任水上机母舰瑞穗第三任舰长。翔鹤舾装员长由吴海军航空队司令城岛高次大佐接任。

1940年11月15日,城岛高次大佐兼任同在横须贺海军工厂进行潜水母舰向航空母舰改造中的祥凤舰长。

1941年4月17日,城岛高次大佐被任命为第一任翔鹤舰长,同时解除祥凤舰长一职。

1941年7月5日,撤除翔鹤舾装事务所。

1941年8月8日,竣工。船籍划归横须贺镇守府。

1941年8月23日,翔鹤处女航,前往鹿儿岛。

1941年8月26日,第一航空舰队司令长官南云忠一中将把旗舰从赤城变更为翔鹤。同日赤城回到横须贺港。

1941年9月1日,翔鹤编入刚成立的第五航空战队,司令长官原忠一少将,特设空母春日丸(即后来的大鹰)被任命为旗舰;第一航空战队所属的第7驱逐队吹雪型驱逐舰胧、涟被去除,胧编入第五航空战队。事实上春日丸都没机会作为第五航空战队旗舰出航。

1941年9月8日,第一航空战队旗舰由翔鹤变更回赤城

1941年9月10日,第五航空战队旗舰由春日丸变更为翔鹤。

1941年9月25日,姊妹舰瑞鹤竣工;春日丸被编入第五航空战队,涟回归第七驱逐队。

1941年9月27日,阳炎型19番舰秋云竣工,编入第五航空战队。

1941年11月14日,第五航空战队旗舰由翔鹤变更为瑞鹤
五航战在编成后便在九州岛各基地训练舰载机编队。舰攻队训练于宇佐基地,舰爆队训练于大分基地,舰战队训练于佐世保基地。这些基地中同样也不乏一航战赤城加贺的舰载机编队在此训练,日本自古崇尚“长幼有序”,一航战的编队自持资历老,因而对刚刚组建的五航战编队处处刁难。一航战与五航战不和便源自于此。

偷袭珍珠港[编辑]

1941年11月16日,除加贺以外的5艘南云机动舰队空母于佐伯湾收容各自的航空编队。

1941年11月17日下午,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视察各舰。

1941年11月18日,从佐伯湾出航。为了隐藏舰队真实目的,各舰错开时间出航;第五航空战队与其他舰队相反,北上丰后水道航行,至别府湾。至次日零时再次启航,向机动舰队最终集合点千岛列岛的择捉岛单冠湾进发。

1941年11月22日,抵达单冠湾。

1941年11月26日,南云机动部队由单冠湾出航,向珍珠港进发。

,五航战第一波攻击起飞。


,五航战第二轮攻击起飞。

  • 翔鹤第二波攻击舰载机
  • 九七式舰攻27架(指挥官:分队长市原辰雄大尉)

按原定计划还会参加压制瓦胡岛的任务,但临时改由二航战完成。

印度洋空袭[编辑]

1941年12月21日,第五航空战队于父岛(ちちじま)西南约350海里的海域与第二补给部队、第21驱逐队(初春、子日、若叶、初霜)、第27驱逐队(时雨白露、有明、夕暮)汇合。

1941年12月24日,抵达吴港。

1942年1月5日,由日本本土出航。

1942年1月17日,抵达泊地。

1942年1月20日,一、五航战空袭拉包尔。空袭结束后与主队分离,前往巴布新几内亚。

1942年1月21日,特别空袭队(瑞鹤、翔鶴、筑摩、不知火阳炎、霞、霰)空袭巴布新几内亚东部据点。

1942年1月29日,翔鶴、阳炎、滨风由特鲁克港出发,回航日本本土。

1942年2月3日,抵达横须贺港。 

1942年3月7日,翔鹤由横须贺港出航。前往苏拉威西岛途中接到美军舰队出现的紧急通知,向东进发,却并未接敌。

1942年3月16日,返回横须贺港;次日出航。

1942年3月24日,抵达大林湾,与南云机动部队汇合。

1942年3月27日,由大林湾出航进入印度洋。

1942年4月5日,空袭斯里兰卡科伦坡港(Port of Colombo),损失一架舰爆。

1942年4月9日,翔鹤、瑞鶴联合攻击刚出港不久的轻母竞技神(HMS Hermes, 95)。翔鹤派出18架舰爆,航弹命中13发。竞技神在命中37发航弹后沉没。

1942年4月10日,秋云、胧从第五航空战队中除名。

1942年4月12日,第五航空战队、第五战队、第27驱逐队编为南洋舰队。

1942年4月14日,第五航空战队与驱逐舰秋云、萩风、舞风起航前往台湾马公。

1942年4月18日,抵达马公;第27驱逐舰时雨白露、有明、夕暮纳入第五航空战队指挥。

珊瑚海海战[编辑]

1942年4月19日,完成补给的第五航空战队与第27驱逐队出港北上。

1942年4月25日,抵达特鲁克。MO攻略部队由志摩清英海军少将率队,麾下2艘布雷舰(旗舰冲岛)、2艘驱逐舰(菊月,夕月)、6艘扫雷舰、2艘猎潜舰以及一艘带有400名士兵的运输船,为其护航的是第六战队,指挥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麾下一艘轻型航空母舰祥凤、四艘重巡(青叶,衣笠,加古,古鹰)、一艘驱逐舰涟;第五航空战队(旗舰瑞鶴,指挥官原忠一海军少将)、第五战队(妙高羽黑)、第7驱逐队、第27驱逐队、油槽船东邦丸组成MO机动部队,指挥官高木武雄海军少将。

前期作战[编辑]

1942年5月1日,MO机动部队(旗舰妙高羽黑、翔鹤、瑞鹤白露、有明、夕暮、时雨)起航,前往瓜岛以南的珊瑚海,为攻略部队提供航空支援,消灭莫尔兹比港的航空力量,顺带向拉包尔运输9架零战。

1942年5月3日,因海况恶劣,舰战被迫返回航母,翔鹤有一架零战不慎坠海。在两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后,为了不耽误MO作战计划,高木武雄只得放弃运送计划,下达前往所罗门群岛补给的指令。

1942年5月5日,MO机动部队穿过所罗门群岛东部,向西绕过马基拉岛南部。6日凌晨从瓜岛和拉纳尔岛之间穿过,夜间进入珊瑚海。高木武雄判断次日就有可能爆发航母大战,因此在图拉吉以西180海里处开始加油以作准备。因为MO机动部队是夜间进入的珊瑚海,驻扎在努美阿的美国海军PBY侦察机并没有发现。

1942年5月7日上午,翔鹤的侦察机侦查员因胃痛无法出击,由预备侦查员上机侦查。 7时22分,回报在182度发现美军舰艇。
7时45分,确认为“航母一艘,巡洋舰一艘,驱逐舰三艘”,实际上是误将美运输舰尼欧肖(USS Neosho, AO–23)识别为美军航母。
8时02分,MO机动部队释放78架舰载机(翔鹤:9架舰战、19架舰爆、13架舰攻;瑞鹤:9架舰战、19架舰爆、11架舰攻)。
8时20分,古鹰的水侦在完全相反的位置发现美军航母,遂回报给拉包尔总部训练巡洋舰鹿岛上的MO作战海上指挥官、第四舰队司令井上成美海军中将;10分钟后,青叶的水侦确认这次目击报告。井上成美将此情报传达给高木武雄,两份截然相反的情报让高木武雄和原忠一感到不解,随后两人得出美军航母分头行动的结论,依旧决定优先消灭初次确认的“航母编队”,同时将全舰队航向修改为西北,以靠近古鹰所报告的位置。
9时15分,五航战的攻击队抵达翔鹤侦察机所报告的位置,发现运输舰尼欧肖(USS Neosho, AO–23)和驱逐舰西姆斯(游戏人生号)(USS Sims,DD-409)后对其置之不理,在附近徒劳的搜索完全不存在的美军航母编队。
10时整,翔鹤的侦察机终于意识到自己把运输舰误识别为航母。
10时35分,回电“我们把运输舰误认成航母”。此时MO机动部队陷入恐慌,高木武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美军航母编队实际上正处于机动部队与攻略部队之间,攻略部队此时的处境十分危急。遂即下令攻击运输舰尼欧肖与驱逐舰西姆斯,然后尽快回航。
11时15分,舰战与舰攻抛弃掉弹药直接回航,38架九九式舰爆则围攻这两艘不幸的舰船。4架舰爆向驱逐舰西姆斯发起进攻,其余则扑向运输舰尼欧肖。西姆斯命中3发炸弹后当场沉没,舰上192名成员仅存活14人;尼欧肖命中7发炸弹,翔鹤所属的一架舰爆被高射炮击落后撞在运输舰上,运输舰大破,失去航行能力,慢慢沉没于方位16°25’S,157°31’E。
另外,先前提到的翔鹤侦察机因“机位丧失”未能返回舰上,坠毁在了Indispensable礁。次日被巡航的驱逐舰有明救起。

而另一边,美军舰队于10时40分发现MO攻略部队护航舰队(青叶衣笠古鹰加古祥凤、涟);列克星敦(USS Lexington, CV-2)与约克城(USS Yorktown, CV-5)11时开始对祥凤发起进攻,11时35分祥凤沉没于方位10°29′S,152°55′E。第六战队指挥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认为还会遭到更多空袭,于是将余下的MO攻略部队护航舰队向北撤离;14时派出驱逐舰涟营救祥凤幸存者,祥凤834名乘员仅203名幸存者。
井上成美中将在得知祥凤被击沉后,命令攻略部队向北撤退,同时电令高木武雄消灭美军航母编队。此时MO机动部队位于美特混舰队TF17以东225海里(417km);攻略部队护航舰队在北撤途中遭到8架B-17空袭,但并没有损失。

15时15分,在收回了先前攻击的舰爆后(两架在着舰时坠毁),全舰队在五航战司令长官原忠一少将的授意下向西进发,“前往美机动部队真正之所在。”
16时15分,筛选出精英飞行员,组成夜袭攻击队(翔鹤:6架舰爆、6架舰攻;瑞鹤:6架舰爆、9架舰攻)出击,航向227°,航程280海里(520km)。
17时47分,攻击队距离母舰以西200海里(370km)时,被尚在暴风雨中的TF17舰队雷达探知,改变航向往东南方,派出11架F4F拦截,翔鹤损失4架舰攻,瑞鹤损失5架舰攻,美军损失三架舰战(两架被击落,一架则是因为返航时夜色渐浓,找不到TF17舰队而宣告失联)。舰爆队在遭遇美军舰队后,防空火力致使瑞鹤折损一架舰爆。至此,翔鹤损失9名机组人员。
18时30分,由于损失惨重,舰攻队领队使用无线电汇报后下达放弃任务返航的指令,舰攻全部抛弃弹药后返回母舰。
18时36分,舰爆队也发出撤退命令弃弹回航。
19时,数架日军舰载机飞到发出信号的美军航母附近 ,遂发出“着舰就绪”的信号准备降落。对于敌我识别信号不同而感到困惑的日军飞机一直在航母上空盘旋等待降落,直到为TF17舰队护航的驱逐舰对其开火了才离开。
20时,MO机动部队与TF17舰队相距100海里(190km)。高木武雄下令打开探照灯,引导幸存的飞机降落,22时全部着舰完成。

小结1942年5月7日的作战。
MO机动部队方面在经历了一连串的舰载机损失后还有96架舰载机(38架舰战、33架舰爆、25架舰攻)可以投入次日的战斗;而美国海军TF17舰队则剩余117架舰载机可用(31架战斗机、65架俯冲轰炸机、21架鱼雷机),另外她失去了仅有的一艘油船。
1972年美国海军中将H. S. Duckworth在阅读了日军的战斗记录后,如此评论到:“1942年5月7日的珊瑚海地区,毫无疑问是世界历史上最为令人无所适从的战斗区域。”而第五航空战队指挥官原忠一后来对山本五十六的参谋、《战藻录》作者宇恒缠抱怨道,5月7日当天厄运连连,使他心灰意冷,打算退出海军。

总攻[编辑]

1942年5月8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超视距航母对决——珊瑚海海战正式拉开序幕。珊瑚海只有一位太太!

凌晨6时,翔鹤派出舰侦(机长:菅野兼蔵飞行兵曹长,操纵员:后藤继男一等飞行兵曹,电信员:岸田清次郎一等飞行兵曹长)开始索敌。该机在后来抱着燃油耗尽的觉悟引导攻击队完成攻击,未能返航。后被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追授二階級特進・金鵄勋章。还派出七架舰攻对南边140–230°方向、距离250海里(460千米)以内的范围进行搜索;同时图拉吉出动了三架九七式飞行艇、拉包尔也出动四架一式陆攻协助搜索。当日的能见度相对较差,仅有2-15海里,这是因为昨日白天对美军作战帮助很大的云团乘着夜间的暖锋向东北移动,此时正笼罩于MO机动部队上空。
清晨7时,MO机动部队转向西南;7时50分与第六战队第二小队(古鹰衣笠)汇合。此时整只MO机动部队战力如下:航母两艘(翔鹤、瑞鹤),重巡四艘(第五战队妙高羽黑;第六战队衣笠古鹰),驱逐舰五艘(第7驱逐队潮、曙;第27驱逐队时雨白露、夕暮)。

8时20分,MO机动部队被一架隶属于列克星敦,6时35分起飞、向北200海里的轰炸机(驾驶员:Joseph G. Smith)发现。但该机误报了MO机动部队的位置,比实际位置向南偏移了45海里。

8时22分,翔鹤的舰侦也发现了TF17舰队。舰侦的电报被TF17舰队的无线电侦听员探知,弗莱彻由此得知自己已经被发现。此时,双方相距210海里。

9时15分,翔鹤飞行队长高桥赫一海军少佐指挥首轮攻击队69架(翔鹤:9架舰战、19架舰爆、10架舰攻;瑞鶴:9架舰战、14架舰爆、8架舰攻)。而与此同时,约克城也派出6架舰战、24架舰爆、9架舰攻;10分钟后,列克星敦也放出了自己的舰载机(9架舰战、15架舰爆、12架舰攻)。
双方的航母都转向对方,全速前进,以减少己方飞机返航时的飞行距离。但高木武雄此举在无意中让他进入了美军鱼雷机的攻击半径之内;若朝反方向航行,这些鱼雷机很可能要被迫返航,从而无法参加战斗。

10时32分,约克城的SBD俯冲轰炸机抵达MO机动部队所在地,但并没有立即发起进攻,而是等待较慢的TBD蹂躏者以共同作战。此时的MO机动部队由16架舰战防卫。

10时57分,约克城的舰载机开始向翔鹤发起进攻,翔鹤航海长塚本朋一郎中佐提高航速进行紧急规避但仍然被命中两枚1000磅(450kg)炸弹,所有TBD鱼雷机所投下的鱼雷全部未命中;两架SBD俯冲轰炸机以及两架零战被击落。第一枚炸弹命中翔鹤舰艏左舷的前甲板,导致主锚以及前升降机故障,飞行甲板受损;第二发命中飞行甲板右舷后部的内火艇甲板,导致小艇起火。
规避如此数量的攻击到底有多刺激呢?我们援引几位当事人的回忆:
「艦は三十ノットの速力で猛進している」“舰船以30节的速度全力推进。”——《翔鶴海戦記》翔鹤运用长福地周夫少佐
「これは偏に航海長塚本朋一郎中佐による操艦の賜物と評判高い。最大戦速34.5ノットで取舵一杯、面舵一杯にして爆弾・魚雷を避けたと云う。」“这恰好是航海长塚本朋一郎中佐操舰技术的最好体现,拜他所赐,以最高航速35.4节左满舵、右满舵避开了炸弹与鱼雷。”——《軍医官日記》翔鹤军医官渡辺直寛中尉
「たえず変針する三〇ノット以上の全力航行での振動の凄まじさは、爆弾の直撃以上」“连续不断的30节以上全力航行所产生震动的可怕程度,超过了炸弹的直接袭击。”——翔鹤舰爆整备兵西村敏胜海军一等兵曹

11时05分,MO机动部队首轮攻击梯队发现TF17舰队,并于11时13分开始发起进攻;翔鹤队主要负责列克星敦(USS Lexington, CV-2),瑞鶴队主要负责约克城(USS Yorktown, CV-5)。 列克星敦的防空火力将四架舰攻击落,由于19架九九式舰爆还需要绕圈由逆风向靠近航母才能发起进攻,因此剩余的十架九七式舰攻率先开始对列克星敦发起进攻。

11时10分,列克星敦所属VS-2中队轰炸机随即对翔鹤发起进攻,遭到翔鹤的护卫舰战为两架九六式舰战以及一架零战二一型的拦截。没有一发炸弹命中翔鹤,零战还将一架投过弹的舰爆击落。

11时18分,列克星敦的VB-2中队对翔鹤发起进攻,并命中一发1000磅(450kg)炸弹,造成八发近失弹。美方记录中多次提及有三发鱼雷命中,但貌似都是一面之词,因此本文未采信
这发炸弹是伤亡数激增的关键:位于舰桥后部的信号桅与防空炮台之间,舰桥勤务兵和附近的防空炮手是伤亡的主要组成。这三枚炸弹共计造成109人死亡,114人受重伤;飞行甲板损毁较为严重,已无力再执行任务。姊妹舰瑞鶴看见姊姊桅杆上升起火柱、被黑烟包裹的舰桥,以瑞鶴舰上观察员的说法:给人一种翔鹤沉没的错觉。由于核心部分并没有遭受损失,因此翔鹤依旧能够发挥全部的航速。舰长城岛高次大佐请求撤退,得到了高木武雄的批准,与第六战队第二小队(古鹰、衣笠)、驱逐舰夕暮、潮一起迅速脱离战场。据驱逐舰潮的通信兵大高勇治的证言,受损后的翔鹤甚至发挥出了海试时都没能达到的40节以上的航速……求生欲极强啊…此事权当逸话,若此言属实,大概已经刷新了大型舰只的航速记录

被航弹命中后的翔鹤


11时20分,两枚鱼雷命中列克星敦右舷。第一枚鱼雷击中舰艏防空炮台下方,爆炸的冲击使两部升降机都卡在上升的位置,并使航空燃油储存罐发生泄漏,且在第一时间并没有被发现;第二枚鱼雷击中了舰桥对侧位置,造成大量进水,舰体向左舷倾斜了6-7度;同时由于左舷主水管被命中,致使前部三台锅炉的水压降低,锅炉被迫停机,使得其航速下降至24.5节。
四分钟后,17架舰爆抵达攻击位置,损失的两架舰爆分别被战斗机和航母的防空火力击落。舰爆队由14000英尺高度向下俯冲,两枚炸弹命中列克星敦,一枚击中左舷的三号127mm防空机炮,将127mm防空机炮炮组全部击杀;另一枚击中主烟囱,弹片将附近的12.7mm防空炮手尽数击杀。不愧是二位太太,连被攻击的时间都基本一致。
另一边,瑞鶴的攻击队11时27分对约克城发起进攻。一枚250kg炸弹命中约克城中部,成功穿过4层甲板,直接大破约克城,66人伤亡;同时造成约12枚近失弹,对约克城水线以下舰体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三座锅炉因回火而被迫停机,30分钟后重新启动。

12时,双方的攻击梯队在回航过程中擦肩而过,又引发多次交火,MO机动部队损失三架舰攻、1架舰爆、一架舰战;美方则损失3架舰爆以及三架舰战f4f。

此轮攻击导致列克星敦(USS Lexington, CV-2)被击沉(因损管未及时发现燃油泄漏,12时47分首次爆炸,14时42分二次爆炸,15时25分三次爆炸;17时07分弃舰,19时15分雷击处分)、约克城(USS Yorktown, CV-5)大破;翔鹤因战损15架舰载机(3架舰战、7架舰爆、5架舰攻),共计损失人员36人;在回收舰载机时由于各种原因又损失了一架舰战、五架舰爆以及一架舰攻(古鹰、勝泳丸负责救助飞行员),着舰后又有三架舰战、五架舰攻以及四架舰爆因无法修复而直接抛弃。

14时30分,第五航空战队司令原忠一向高木武雄汇报,仅剩24架舰战、8架舰爆、4架舰攻可用。高木武雄相信自己已经成功击沉了两艘航母,但飞机损失严重,加之燃油剩余不足一半,而驱逐舰燃料更是只有不到1/4,已然无力再为攻略部队提供航空支援。

补给与入渠[编辑]

1942年5月9日,井上成美在接到战报后下令攻略部队返回拉包尔,其他的麾下舰队在东所罗门群岛集合,准备发起RY作战;翔鹤回航日本本土修理。

1942年5月10日,翔鹤、夕暮、涟经特鲁克港回航日本本土。航行中,与负责菲律宾方面作战的第15驱逐队(黑潮、亲潮、早潮)汇合,协同护航翔鹤。

1942年5月14日,第五航空战队MO作战的损失统计发回海军本部,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明白,以这样的飞行员与舰载机损失,原定参加中途岛作战的的第五航空战队已经难以在不补充舰载机的状况下继续作战。此外,亲眼近距离(约9100米)看到自己姊姊大破的瑞鶴大受打击,一部分舰员对参加中途岛作战也有些动摇。

1942年5月17日,翔鹤一行抵达吴港。维修翔鹤预计需要花费三个月,原本翔鹤船籍归属横须贺镇守府,但是属于她的船坞正用来改造潜水母舰大鲸(即轻型航母龙凤),只得在吴港入渠了。由于主锚故障,只得先将翔鹤绑在浮标上。捆绑Play素材+1
这是吴港维修的第一艘大破的大型舰只,因此前来参观者络绎不绝。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也到访视察,舰长城岛高次大佐对受损表示歉意,内定的下任舰长有马正文大佐则对翔鹤所取得的战果大加赞赏。

1942年5月26日,山本五十六让翔鹤运用长福地周夫少佐就“空母被航弹命中时如何应对”在联合舰队总旗舰大和上发表讲话,福地周夫指出,舰载机机库是灭火成功的关键要素。然而与会的南云忠一显然没有认真听讲,在后来的中途岛作战中犯出这样的错误……
此外,翔鹤舰员用舰内涂料所绘制的『珊瑚海々戦翔鶴奮戦図』被联合舰队司令部参谋收藏于大和舰内;运用长福地周夫还将翔鹤受损的飞行甲板切下一部分,南云忠一中将在其上挥墨『勇躍翔破珊瑚海 翔鶴艦上凱歌高 忠一誌』。值得一提的是那幅『珊瑚海々戦翔鶴奮戦図』:福地周夫在1943年1月6日转任陆奥运用长一职,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画从大和舰上搞了出来;1943年2月26日,福地周夫因误判被解除陆奥运用长一职,幸运的躲过了1943年6月8日的那场迷之三号炮塔爆炸;1943年6月15日,福地周夫被任命为海军兵学校教官,在与时任海军兵学校校长井上成美(前文的第四舰队司令)以及霞ヶ浦航空队司令官原忠一(前文的第五航空战队司令)会谈时福地周夫将画以及南云中将的墨宝全带了过去,被陈列在校长室;1945年5月,福地周夫任舞鹤镇守府副官,将画捐献给教育参考馆;二战结束后,教育参考馆馆长姉崎岩蔵不忍将画交给美帝,便与海军兵学校校长栗田健男中将商谈,栗田健男闭目思考片刻后,说出「敵手に汚されるのは余りに無念」“被敌手玷污实在是太遗憾了”,随后示意焚烧;但姉崎岩蔵觉得焚烧更为遗憾,将各种图纸资料分门别类后,把画委托严岛神社保管,将剩下的烧毁了。

1942年5月25日,有马正文大佐到任翔鹤舰长。上任舰长城岛高次晋升海军少将,并于6月20日到任第十一航空战队司令;马里亚纳海战时就任第二航空战队司令。



1941年12月8日,第五航空战队参加其自编成以来首次作战任务,偷袭珍珠港。并以俯冲轰炸机成功压制了瓦胡岛的机场。



之后随日本航空舰队向西扫荡南太平洋至印度洋海域。印度洋海战结束后,第五航空战队与南云机动部队本队分道扬镳,独自参与珊瑚海战役。

1942年5月1日,第五航空战队进入珊瑚海。
早已破解了日军密码的美国海军特混舰队由弗兰克·弗莱彻少将(Frank Fletcher)指挥(代号TF17,列克星敦(CV-2)约克城为主力)伏击于此。

1942年5月8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航空母舰之间的对决――珊瑚海海战开始。翔鹤与瑞鹤,舰载机击沉美军“列克星敦”号(CV-2 Lexington)、重创“约克城”号航空母舰,然而“翔鹤”号被命中三颗炸弹严重受损,“瑞鹤”号舰载机损失过半。两舰没有参加1942年6月的中途岛海战,而因中途岛海战日本海军一次损失四艘大型航空母舰,故翔鹤级两舰随之成为日本海军西南太平洋鏖战中的主力。之后接连参加8月24日的第二次所罗门海战、10月26日的南太平洋海战,与“瑞凤”号合作击伤美军“企业”号和击毁“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但“翔鹤”号被命中4颗炸弹再次严重受损。

1944年美国海军与日本海军人力、物力的差距开始显现,日本海军形势日益趋于被动。

1944年6月菲律宾海战中,



1944年6月19日7时45分至8时02分,一航战第一轮攻击队127架(48架零战五二型、53架彗星舰爆、27架天山舰攻)舰载机;

8时05分,所有舰载机完成集结后从旗舰大凤上方通过,航向75度、飞行高度3500米,向相距将近700km的代号为七ィ的美军舰队出击。

“我受前卫射击!”[编辑]

8时40分左右,一航战第一轮攻击队飞抵相聚本部185km的机动部队前卫部队上空,遭遇友军舰队防空火力误击。

其实前卫部队第十一群所属第三航空战队瑞凤在机群距离本舰90km时便已经在电探接收到反射波,并回报“发现敌机”,随即朝一航战所属601航空队开火射击,直至被战列舰大和提醒。

第七战队航空巡洋舰利根的舰桥瞭望员发约80架飞机距离本舰45km,瞭望员“虽努力识别,然未能判明为己方”;随后重巡洋舰铃谷开始以主炮射击,利根于8时36分开始以主炮射击。
直至8时43分,利根发现不妥立即停止射击。至此利根已打出22发三式弹。

眼见前卫部队居然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误击友军,一航战第一轮攻击队自然是怒不可遏,向本队拍发电报“我受前卫射击!”(大凤于9时5分收到)。而作为其中一个肇事者,对此利根在其后的战报中是这样解释的:

  • 关于机动部队己方攻击队出击前后射击指挥官对敌我机之判断
     虽有幸获知己方航母之位置、攻击队之机种机数、出击时间、进击方向、高度等然先发制人之空袭极为微妙,其成败亦于转瞬之间。实战中舰桥首脑于战斗指挥最为繁忙时,不可一一兼顾。故敌我方不明之时,先以论敌处理之原则处置,不得迟疑。我方攻击队亦尽量以更高高度于我方上空通过以作规避;然如(所发现之机)为敌机之时,则发挥射击威力。正如此次作战之结局,对己方行警告射击实为射击舰不得已之处理,如深究结果实不可取。

这次的误伤事件,翔鹤所派出的舰爆队第四中队10小队2号机(操纵员荒川实上飞曹,侦查员坂元重雄上飞曹)由于油箱中弹而不得不折返,降落回翔鹤上。
在之后的时间里第一攻击队其他飞机也陆续出现个别折返的情况,降落于翔鹤的还有:舰爆队第六中队16小队2号机(操纵员兼机长袴田岩上飞曹,侦查员志岐基次上飞曹)、舰攻队第三中队8小队2号机(操纵员市川章一飞曹,侦查员兼机长高桥光治上飞曹,电信员齐藤正治飞长)因发动机故障折返;舰爆队第五中队15小队3号机(操纵员水畑辰雄飞长,侦查员兼机长石塚元彦飞曹长)因起落架无法收纳而被迫折返。

一航战首轮攻击队的灾厄[编辑]

在经历了友军一轮招呼之后,一航战第一轮攻击队的厄运还远没有结束。

10时15分,一航战第一轮攻击队开始爬升;至45分爬升至6000米。

10时25分,美军潜艇棘鳍号(USS Cavalla,SS-244)艇长赫尔曼·约瑟夫·科斯勒少校(Herman Joseph Kossler)在潜望镜中发现位于本舰舰艏左舷25度的翔鹤以及两艘高雄型重巡,一艘驱逐舰位于右舷1000码处。

10时40分,发现美军TF58特混舰队;第601海军航空队分队长兼舰爆队指挥官平原正雄大尉发出”展开队形准备突击“的电令,第601海军航空队飞行队长兼攻击队指挥垂井明少佐也向攻击队下达进攻命令(601航空队战报并未记录发报时间)。
然而601航空队的踪迹早已于10时18分被相距212km的美军TF58特混舰队第一大队旗舰大黄蜂(USS Hornet,CV-12)首次探知,随后经第二大队黄蜂(USS Wasp,CV-18)确认,各大队以轮型阵接敌。在攻击队相距约74km时散开为数群,并大部分逼近特混舰队第二大队。VF-8、VF-14、VF-28、VF-31参与截击行动。

10时45分至11时10分,一航战攻击队与美军战斗机交战。面对不断来袭的美军战机,数量与准备状态都处于劣势的601航空队很快便陷入苦战。至于彗星舰爆天山舰攻,二者自卫火力都很贫弱,自然不是F6F的对手。

最终,46架彗星舰爆、17架天山舰攻还未能尝试到美军舰艇的防空火力,如火鸡一般被无情猎杀。而幸存下来的舰爆与舰攻于10时53分开始进行突击,11时05分完成攻击。

在经历了美军猎火鸡般压倒性的屠杀后,能回到一航战的仅有5架彗星舰爆以及16架零战;舰攻队17架尽数覆没。

反观美军方面,损失微乎其微:

  • 第二大队旗舰航母邦克山(USS BunkerHill,CV-17):11时01分,两架彗星依靠云层突入邦克山防空火力,双双被绞杀,其中一架俯冲至500多米投弹,取得近失弹战果;炸弹于左舷二号升降机后15米处爆炸,导致舰体轻度进水,2人死亡22人重伤62人轻伤。
  • 第二大队航母黄蜂(USS Wasp,CV-18):10时54分,一架彗星在坠毁前投下的炸弹于左前方爆炸,航母舰体并无实质损伤,破片致1人死亡4人受伤。
  • 第七大队战列舰印第安纳(USS Indiana,BB-58):10时52分,一架天山接近战列舰舰艏后掉头并投下一枚鱼雷,但由于发射角过大,在战列舰旁15米提前爆炸,无实际损失;11时14分,一架早前已投过鱼雷的天山由4600米外以贴近海面的高度接近右舷,在距离9余米处中弹并撞向印第安纳右舷45号肋骨处,共计5人受伤。

此外损失3架F6F和两名飞行员,击伤一架F6F。

终末[编辑]

11时18分,航向25度、潜深18米的美军潜艇棘鳍(USS Cavalla,SS-244),向相距1100米的翔鹤发射6枚鱼雷,定深5米、散布125度。随后潜艇以左舵规避深水炸弹,并保持静默潜航。

11时20分,4枚鱼雷命中翔鹤,随即导致航空燃油剧烈燃烧。虽然损管人员通过关闭所有通往航空燃油库通道的方式一度成功抑制火势,但最终还是无法阻止航空燃油继续燃烧;随后火势彻底失去控制,蔓延至全舰。

14时01分,翔鹤舰内发生一次巨大爆炸后开始下沉,方位12°00’N,137°46’E。共计1263人阵亡,其中376人为601航空队人员;10架舰载机(2架天山舰攻、5架彗星舰爆、3架九九式舰爆)随舰损失。舰长松原博大佐以下的幸存者分别被转移至轻巡矢矧和驱逐舰浦风。

1945年8月31日,除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