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如果遇到选项卡页面展开错误,立绘图片重叠等状况,请注册账号登录
您好,这里是战舰少女R的民间非官方百科,可以查阅战舰少女的相关资料,也欢迎您一起来完善百科。一切编辑行为都是可以恢复的,敬请大胆编写

“衣阿华”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舰R百科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炮塔炸膛事故 修正笔误
(未显示同一用户的1个中间版本)
第334行: 第334行:
 
1989年4月19日9时55分,在一次炮兵演习中,衣阿华的2号炮塔(406毫米)发生了严重的炸膛事故,造成47名船员死亡。火药库房间里的一名炮手的同伴很快用干粉填满了2号火药库,以防止了连续爆炸对舰体的灾难性破坏。
 
1989年4月19日9时55分,在一次炮兵演习中,衣阿华的2号炮塔(406毫米)发生了严重的炸膛事故,造成47名船员死亡。火药库房间里的一名炮手的同伴很快用干粉填满了2号火药库,以防止了连续爆炸对舰体的灾难性破坏。
 
{{wiki图片|位置=右|维基图片地址=https://en.m.wikipedia.org/wiki/USS_Iowa_(BB-61)#/media/File%3AUSS_Iowa_BB61_Iowa_Explosion_1989.jpg|图片地址=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f/f5/USS_Iowa_BB61_Iowa_Explosion_1989.jpg|宽度=400|说明=1989年衣阿华2号炮塔发生炸膛事故}}
 
{{wiki图片|位置=右|维基图片地址=https://en.m.wikipedia.org/wiki/USS_Iowa_(BB-61)#/media/File%3AUSS_Iowa_BB61_Iowa_Explosion_1989.jpg|图片地址=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f/f5/USS_Iowa_BB61_Iowa_Explosion_1989.jpg|宽度=400|说明=1989年衣阿华2号炮塔发生炸膛事故}}
起初,海军调查局的调查人员推断,其中一名遇难船员克莱顿·哈特维格,在与另一名水手的见面结束后,海军官员引爆了一个爆炸装置企图自杀。为了支持这一说法,他们指出了几个不同的因素,包括哈特维格的人寿保险单,该保险单将肯德尔·特鲁伊特列为他死后的唯一受益人第二炮塔内的材料,和他的精神状态据称是不稳定的。
+
起初,海军调查局的调查人员推断,其中一名遇难船员克莱顿·哈特维格,在与另一名水手的见面结束后引爆了一个爆炸装置企图自杀。为了支持这一说法,他们指出了几个不同的证据,包括哈特维格的人寿保险单,该保险单将肯德尔·特鲁伊特列为他死后的唯一受益人第二炮塔内的材料,以及据称他的精神状态有些不正常。
  
尽管海军对调查及其结果感到满意,但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个说法。1991年10月,在越来越多的批评声中,国会迫使海军重新开始调查该事件。第二次调查由独立调查人员处理,由于大部分来自衣阿华的原始碎片已经被清理干净,受到阻碍或者在第一次调查之前和之后由海军处理,但确实发现了意外火药爆炸而不是蓄意破坏的证据。
+
尽管海军对调查及其结果感到满意,但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个说法。1991年10月,在越来越多的批评声中,国会迫使海军重新开始调查该事件。第二次调查由独立调查人员处理,由于大部分来自衣阿华的原始爆炸碎片已经被清理干净,受到阻碍或者在第一次调查之前和之后由海军处理,但确实发现了意外火药爆炸而不是蓄意破坏的证据。
  
当爱荷华州在20世纪80年代初进行现代化建设时,她的姊妹舰新泽西被派往黎巴嫩提供海上火力支援。当时,新泽西是世界上唯一一艘被委任的战列舰,人们发现,为了让另一艘战列舰受命救援新泽西州,衣阿华的现代化进程加快了,在她1984年重新服役时,她的状况很差,而且弗雷德·穆萨利上尉当时更关心导弹的维修,而不是炮塔的保养和配备。
+
当衣阿华在20世纪80年代初进行现代化建设时,她的姊妹舰新泽西因黎巴嫩内战被派往黎巴嫩提供海上火力支援。当时新泽西是世界上唯一一艘还在服役的战列舰,为了让另一艘战列舰受命救援新泽西,衣阿华的现代化进程加快了,在衣阿华1984年重新服役时船体状况很差,而且弗雷德·穆萨利上尉当时更关心导弹的维修,而不是炮塔的保养和配备。
  
专家在海军水面作战中心达尔格伦师被调查的同一批火药进行了测试。最终得出结论:火药是在1930年代被磨碎的,在1988年衣阿华的一次对接中,不恰当地存放在海军弗吉尼亚州约克敦海军武器站的驳船上。随着火药的降解,它释放出乙醚气体,乙醚气体高度易燃,可能被火花点燃。这一发现导致海军在这一事件上的立场发生了转变,当时的海军作战司令弗兰克·凯尔索上将公开向哈特维格一家道歉,结论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他故意杀害其他水手的说法他对此事的处理受到严厉批评,因此海军改变了战列舰的火药处理程序。这一事件仍然是水面海军在和平时期行动中最严重的损失之一。
+
专家在海军水面作战中心达尔格伦师被调查的同一批火药进行了测试。最终得出结论:衣阿华主炮的火药是在1930年代被磨碎的,在1988年衣阿华的一次对接中,不恰当地存放在海军弗吉尼亚州约克敦海军武器站的驳船上。随着火药的自然降解,它释放出乙醚气体,乙醚气体高度易燃,可能被火花点燃。这一发现导致海军在这一事件上的立场发生了转变,当时的海军作战司令弗兰克·凯尔索上将公开向哈特维格一家道歉,结论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故意杀害其他水手的动机,后来因此事海军改变了战列舰的火药处理程序。
 +
 
 +
这一炸膛事件仍然是水面海军在和平时期行动中最严重的炸膛事故之一。
  
 
===最后一次退役及成为博物馆舰===
 
===最后一次退役及成为博物馆舰===

2020年3月27日 (五) 16:16的版本

6star bg.png
M NORMAL 210.png
6star box.png
Tujian box.png

本名 衣阿华→衣阿华
别名
原名 USS Iowa(BB-61)
国籍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 (official specifications).svg.png美国
生日 8月27日
人设 xan
配音
身高 270.4米
体重 45000吨


游戏数据[编辑]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 (official specifications).svg.png 衣阿华级1号舰——衣阿华
图鉴编号:210 稀有度:6
改造等级 类型:战列舰
耐久 84 火力 91 / 116
搭载 12 装甲 82 / 102
鱼雷 0 / 0 幸运 24
回避 30 / 52 对空 71 / 106
射程 索敌 18 / 45
对潜 0 / 0 航速 33
食量
燃料 135 弹药 175
口感
火力 91 鱼雷 0
装甲 82 对空 83
携带装备
Equip L 232.png
Equip 6 bottom.png
Equip L 110.png
Equip 5 bottom.png
Equip L 94.png
Equip 5 bottom.png
ShipDetail btn add.png
早期型美国三联16英寸炮(MK7) 先进型火控雷达 改良型动力系统
火力+25
命中+3
射程:超长
早期试用型,仅限衣阿华级装备
对空+8
命中+7
对空补正50%
对空倍率2.2
回避+10
3 3 3 3‌
技能介绍
止战之戈 炮击战阶段,10/18/26%概率炮击同一个目标两次,触发技能之后炮击战阶段将不再行动。
获得方式
建造(6:15:00)
舰少资料库
舰船简介
  衣阿华级战列舰是U海军在战争期间最新式的战列舰,在火力与防护有所增强的情况下,相比前代的南达与北卡,衣阿华的航速超过30节。衣阿华于43年服役,并于同年负责运送总统参加德黑兰会议。44年衣阿华转战太平洋战场,在莱特湾海战期间,衣阿华及其姐妹舰本有与大和级交手的机会,但敌方舰队已经先行转向。在战争后期,衣阿华主要依靠其高速执行护航与火力支援任务。在冲绳战役时本舰预备拦截大和号,但大和号最终被航母空袭击沉,双方最强战列舰就此失去交手机会。
NO. 210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 (official specifications).svg.png
衣阿华
衣阿华级1号舰
Bb.png
大型舰/主力舰
Star stripe.png
84
91
116
12
82
102
0
0
24
30
52
71
106
18
45
0
0
33
135
175
+91
+0
+82
+83
50
60
60
0
改造要求
不可改造
止战之戈
炮击战阶段,10/18/26%概率炮击同一个目标两次,触发技能之后炮击战阶段将不再行动。
点击装备图标以查看装备详细介绍
早期型美国三联16英寸炮(MK7)
Equip 6 bottom.png
Equip L 232.png
Equip 6 side.png
Equip cover.png
3
火力+25
命中+3
射程:超长
早期试用型,仅限衣阿华级装备
先进型火控雷达
Equip 5 bottom.png
Equip L 110.png
Equip 5 side.png
Equip cover.png
3
对空+8
命中+7
对空补正50%
对空倍率2.2
改良型动力系统
Equip 5 bottom.png
Equip L 94.png
Equip 5 side.png
Equip cover.png
3
回避+10
3
建造(6:15:00)
0.8
41
102
4.8
9
  衣阿华级战列舰是U海军在战争期间最新式的战列舰,在火力与防护有所增强的情况下,相比前代的南达与北卡,衣阿华的航速超过30节。衣阿华于43年服役,并于同年负责运送总统参加德黑兰会议。44年衣阿华转战太平洋战场,在莱特湾海战期间,衣阿华及其姐妹舰本有与大和级交手的机会,但敌方舰队已经先行转向。在战争后期,衣阿华主要依靠其高速执行护航与火力支援任务。在冲绳战役时本舰预备拦截大和号,但大和号最终被航母空袭击沉,双方最强战列舰就此失去交手机会。

立绘
获得前
世纪末的霸者,就是她。
获得后
嘿,司令官,你这是要去哪?…要来搭顺风车吗?钱你看着给,路线我决定。

台词[编辑]

场合 内容
获得 重新服役真是意外,这次不会再军费不足了吧?…啊,您就是司令官,刚刚失礼了,我是战列舰衣阿华,奉命再次回到前线。有没有为我准备特别的礼物呢?…开玩笑的,一起加油吧!
白天1 密苏里,能不能叫你的粉丝别每天六点就在楼下蹲点?就算蹲点,也让她们安静一点,我还要睡美容觉呢。
白天2 啊,兴登堡小姐…你找密苏里吗?…很不巧,她不在…不过如果你是来找她做平时你俩喜欢的训练,我可以努力代劳…请放心,虽然我还不是很熟悉,但我会努力的。
白天3 嗯?好像水下传来了溺水的声音?让我看看又是哪位可怜的小迷糊虫想要近身偷袭我?
白天特殊1 终于抓到你了…小捣蛋鬼,嘿嘿,再跑的话,我可就把你送上军事法庭了~听话,听话的孩子才会得到奖赏,以后禁止将你的武器和玩具以任何形式在港区内娱乐,听到了吗?
白天特殊2 这个窗台所见的风景正好,正如我与你的相遇一样美妙,今天的早餐,就在这里享用吧。好啦,帮我把牛奶拿过来。
白天特殊3 演电影当明星之类的事情还是密苏里更合适,我的话…还是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逛逛街,被人围起来采访的感觉真是感觉糟透了。
夜间1 密苏里,你在写什么东西,让姐姐我看看嘛…啊,好多以前的事情,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心细…不过,有关于我炮塔的意外,能不能麻烦不要记录的那么详尽……
夜间2 司令官。我的房间里应该准备了浴缸吧?我在入职需求里写了这一条,您该不会忘了吧?
夜间3 唉,总觉得我和几个妹妹的服装品位完全不一样,出门一起买衣服就要吵起来……
夜间特殊1 别总想着把一切都交给自己,你已经很辛苦了,已经很努力了,休息一下也无妨,对,没错,闭上眼睛,找一个自己最舒服的姿势,睡吧。
夜间特殊2 你也要泡澡吗?那要来一次浪漫的鸳鸯浴吗?…少来,现在这个浴缸两个人进去就没什么水了,不如,趁机换个大点的浴缸?
夜间特殊3 新泽西?那傻丫头居然也有人惦记着吗?放心,她只是去旅行了,虽然不知道去哪里了,但她就是那样,一声不响去旅行,一声不响就回来,我行我素。我给她在家里留了一封信,她看到就会过来的。
拜访好友 客人喜欢这个地方吗?
提督室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不是吗?
阵型 路过,顺便来看看你们。不过,看来你们并不欢迎我呢~
攻击 嘘,不要喊出来……
夜战 I'm sorry.
中破 喂,你们想死吗?
誓约 今天的阳光真刺眼,风也不太舒服,你看我的眼睛,都进了沙…那么,带我去休息一下吧,我想在你的肩膀上回忆一下,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景象。

场合 内容
白天1 温柔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战斗才能。
白天2 要和我一起兜风吗?放心,我开车很稳的。
白天3 沙滩派对?…还挺让人感兴趣的,不过,这不符合我的风格,还是让小姑娘们开开心心的好,而我,要去海洋上自由远航了!
白天特殊1 今天和密苏里、威斯康星一起逛街,买了好多衣服,这件也是其中之一,来,评价下,怎么样?
白天特殊2 这辆水陆两用摩托可是我的宝贝,谁要是敢弄坏她…嗯?!威廉,你拿着水彩笔想干什么?离我的宝贝五米…不,五十米远!靠近的话我就把你撞飞!
白天特殊3 喂,我拿到了今晚关岛和阿拉斯加演唱会的门票!嘿嘿,想不到吧,给你票,今晚等着看我精彩绝伦的水上摩托表演吧!
夜间1 呼——真舒服,没有压力自由航行,真是太开心了,司令官你呢?有好好放松吗?
夜间2 我才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人,司令官你想的太多了,我们密苏里姐妹从小到大最一致的观点就是——只有暴力才能解决暴力。
夜间3 新泽西这死丫头,到底跑哪儿去了?再不回来我就真的生气了!威斯康星,你是在给那丫头打电话是吗?告诉她,给她一个月时间,再不回来,我就要她好看!
夜间特殊1 偶尔休息一下,做回真实的自己,也挺好。还是说,还是说,你更喜欢我乖一点的样子?
夜间特殊2 明天要去哪里呢?东边今天去过了,明天去西边吧。不过,好像这里有敌人在聚集,那就…叫上密苏里和威斯康星,一起打过去,一定很畅快!
夜间特殊3 明天休假就结束了,一切也将恢复平静。你会怀念这样的我吗?
阵型 准备启动了!开战吧!!
攻击 呵,损伤一概不负责。
夜战 喂,小心点!
中破 想对我做什么?

原型简介[编辑]

衣阿华号战列舰是美国末代战列舰衣阿华级的首舰,也是衣阿华级四姐妹中唯一一艘长期服役于大西洋战场的衣阿华级战列舰。她既是罗斯福参加德黑兰会议时的座舰,也是二战结束时哈尔西上将的旗舰。她原本参加过朝鲜战争后已经退役,又在1984年里根总统等人的600舰计划下重新服役,但由于财政原因,她最终还是于1990年10月完全退出现役,并在2012年成为了博物馆,现停泊在洛杉矶圣佩德罗,成为了洛杉矶市军事相关活动的中心。

概述[编辑]

设计建造[编辑]

衣阿华级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12年美国海军对“快速战列舰”(Fast Battleship)的研究,在最初的时候,这一研究大致等价于日本的金刚级战列巡洋舰,但这一研究因为美国海军倾向于火力和防护而非航速被搁置了。1915年,一战爆发一年后,快速战列舰研究被重新提起,即使在日德兰海战后,美国方面仍然表现出相当兴趣,认为这是一种可以对抗他国战列巡洋舰的必要方案。

与此同时,常规战列舰的计划也在同步进行,其产物正是赫赫有名的第一代南达科他级,装备12门16英寸50倍径主炮,拥有43200吨排水量,能够达到23节的最高航速,她们是当时无可争议的最强战列舰。同时开工的还有6艘装备8门16英寸主炮,航速高达33.25节的43500吨级战列巡洋舰列克星敦级。

一战结束和海军假日的开启,宛若一道闪电劈中了如火如荼的造舰计划,尽管美国海军拥有580450吨的条约允许总吨位,但战列舰依然被死死限制在35000吨最大排水量和16英寸最大主炮口径,所有的南达科他级建造被迫取消,列克星敦级的列克星敦萨拉托加被改造成航母,其他的也被拆除,理论上实力最强的美国海军,现在只剩下了3艘可怜的21节科罗拉多级战列舰。令人感到安慰的是,其他海军强国并不比美国好多少,日本只能完成长门级的两艘战列舰,英国设计建造了两艘纳尔逊级,法国和意大利均因为财政问题而彻底放弃了他们的战列舰建造,只有一艘诺曼底级的贝亚恩完成了建造,而且还是改造成了航母。

海军强国们原计划在1930年召开第二次海军会议,以期进一步延长海军假日,但在1929年,魏玛德国开工了一级反常规的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法国人立即还以颜色,开工了两艘26500吨,航速31节,装备330毫米火炮的敦刻尔克级,意大利感受到了威胁,上马了维托里奥·维内托级战列舰,德国也不甘落后,开工了沙恩霍斯特级战列巡洋舰潜水艇,而伦敦海军条约和海军假日,就在各国的海军军备竞赛中越走越远。

美国海军真正的现代战列舰与一战时的设计不同,充分考虑了在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实现两洋作战的情况,与此同时,美国海军不愿意放弃16英寸舰炮,但也不愿意就此舍弃30节的高速,却同时受到35000吨上限的限制,最终的结果就是北卡罗来纳级和南达科他级。

南达科他级的后继舰计划实际上在1930年中就开始讨论了,此时美国海军对大和级战列舰还一无所知,欧洲的条约战列舰都不足以对南达科他级构成有效威胁从后来者的眼光看,维内托确实并没有在任何方面对南达科他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因此美国海军建造与维修局(Bureau of Construction and Repair, Bu C & R)继续在条约范围内考虑下一代战列舰的设计。1939年,新的情报改变了这一现实,美国方面发现日本已经开工了至少3艘新锐战列舰,因此引用伦敦海军条约中的“Escalator clause”(字面意思为“自动调整条款”,指依据环境变化而调整指标的条款)将战列舰标准排水量调整为45000吨。新的研究有两个分支,一个是在南达科他的基础上额外加强火力和防护,另一个则是提高航速,Bu C & R将会与美国海军合作给出具体的方案,然后上报给美国海军委员会(General Board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在海军高层同意后,计划才会被交给造船厂进行进一步的细化和准备。

新战列舰大致有三种方案,4座三联装炮塔27节的方案,3座三联装18英寸炮塔的27节方案和3座三联装炮塔的30节方案,此时美国情报机构虽然已经清楚长门级拥有26节的航速,但他们并不相信整个日本海军主力舰队都可以达到这个航速,但无论如何,海军委员会还是选择了高航速的方案,美国海军很清楚,即使是以这个标准,加上他们所期望的15节下20000海里的续航力,45000吨是绝对无法做到的,他们明智地选择了妥协,新战列舰将会使用15000海里的续航力标准。

在火炮的选择上,18英寸主炮一开始就被抛弃了,它实在是太大太重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海军放弃了18英寸主炮,实际上美国海军一直确保着自己这项技术不会丢失,只不过当大和级的460现身时,战列舰已经在肆虐的机群中退出了舞台,16英寸50倍径主炮是海军委员会推荐的型号,但使用原版MkII还是轻型设计是一个问题,尽管新的轻型设计减少了16%的重量,却在耳轴和反冲机构上需要更多的重量,因此美国海军最后还是选择了原版设计加上新型炮塔。这一决定在1938年4月21日提交给了海军部,并在29日得到批准,最终设计案随即开始定型。

1938年5月17日,BB61计划的前两艘被国会批准,这也就是衣阿华级的衣阿华号和新泽西号。设计案在6月2日完成,一周后,其指标被展示给了美国海军部:

排水量-44560长吨标准,55710长吨满载

水线长-860英尺

最大宽度-108英尺3英寸

最大吃水-35英尺11.5英寸

武器-9门三联装16英寸50倍径火炮,20门双联装5英寸38倍径高平两用炮,12门四联装1.1英寸70倍径高炮,12门单装高射机枪

防护-对16英寸45倍径2240磅标准弹:18000码至30000码,2700磅超重弹:20500至26000码;对16英寸50倍径2240磅标准弹:218000码至32000码,2700磅超重弹:24500至28000码

鱼雷防护-700磅TNT炸药战斗部

推力-200000马力

最高航速-33节

续航力-15节下15000海里

不过设计案和建造计划可不是一回事,衣阿华级的实际舰体设计更加贴合高速设计,而不是南达科他的设计,动力系统的推力确定为212000马力以保证33节的航速,上层建筑被缩小以优化炮塔射角。新炮塔的设计给军械局(Bureau of Ordinance)带来了不小的挑战,第一代南达科他级的炮塔距离此时已经20年,根本毫无参考价值,军械局的新设计在装填和转炮速度方面都有明显的改善,提弹机也比以前的设计更可靠,然而,一个坏消息突然传来,在军械局和建修局协调时,他们才突然发现新炮塔的炮座直径达到了39英尺,而不是要求的37英尺3英寸,更改舰体设计此时已经来不及了,旧炮塔虽然符合尺寸要求,却无法满足性能和重量要求,为此,军械局加班加点研发出了新一代的Mk7炮塔,这才挽救了整个衣阿华级。

纽约造船厂负责首舰衣阿华的建造,新泽西号则由费城造船厂负责,建造完成后的衣阿华数据基本与计划一致,吨位稍大,防护稍好,唯一一处重大不同是衣阿华级的实际动力布置改为了8个较短的(32英尺)的引擎室,有效缩短了长度并提高的存活力。衣阿华号在1940年6月27日开工,1942年8月27日下水,1943年2月22日服役。

舰体配置[编辑]

建成时,衣阿华全长860英尺(水线,262.128米),舰宽107英尺3英寸(32.6898米),最大吃水深度35英尺7.8英寸(10.86612米),标准排水量45155长吨(45880吨),最大排水量56088长吨(56988吨),使用8台Babcock & Wilcox锅炉,其压力可达565psi(39.72千克/平方厘米,作为参考,在此之前最优秀的战列舰锅炉,黎塞留的Sural锅炉压力只有27千克/平方厘米,同款锅炉在驱逐舰上也仅仅能达到35千克/平方厘米,虽然因此衣阿华的锅炉全重高达4515千克,远高于黎塞留的2865吨,但其总功率的确是无可置疑的强劲),理论出力212000轴马力,最大出力254000轴马力。根据理论计算,衣阿华的最高航速为32.5节,过载航速甚至可以达到35节,这还是在1980年代锅炉升级之前,33节的设计航速对于衣阿华来说没有任何达到的困难。

衣阿华级的装甲主要由3种钢材组成,Class A钢材是装甲的主要成分,用于阻拦炮弹的侵入,但不贡献结构强度;Class B钢材是匀质装甲,强度大,延展性好,适于对抗冲击;STS钢材是Class B钢材的一种,主要用于强化舰体结构。衣阿华级的装甲结构与南达科他极为相似,主装带有19度内倾角,上部是12.1英寸A型装甲钢,下部是12.1英寸B型装甲钢,延伸至底部时逐渐减少为1.62英寸,12.1英寸内倾一般被计算为13.5英寸垂直装甲。舰船主体的前后舱壁由11.3英寸A型装甲钢保护,从BB63计划(即密苏里号)开始,这一厚度被提高到了14.5英寸。衣阿华的水平防护共有3层,主甲板(炸弹甲板)由1.5英寸STS钢材构成,主装甲甲板(第2甲板)由4.75英寸B型装甲钢和1.25英寸STS钢材组成,第三层则是0.75英寸STS钢材,方向舵段有额外防护,STS钢材厚度为6.2英寸。主炮炮塔由三种钢材混搭,正面是17英寸B型装甲钢和2.5英寸STS钢材,倾斜36度(相当于18.75英寸垂直装甲),侧面是9.5英寸A型装甲钢和0.75英寸STS钢材,后方是12英寸A型装甲钢,顶部则为7.25英寸B型装甲钢。炮座两侧防护是17.3英寸的A型装甲钢,四分之一处(45度角)减少至14.8英寸,正前和正后方只有11.6英寸。指挥塔装甲是17.3英寸的B型装甲钢,顶部是7.25英寸的B型装甲钢,底部为4英寸STS钢材,内部甲板还有1英寸STS钢材。指挥塔和下方之间的通讯管也有16英寸B型装甲钢的保护。衣阿华的鱼雷防护大体上是合格的,可以承受700磅战斗部的鱼雷打击,超过除了日本长矛鱼雷外世界上任何鱼雷的战斗部重量。

衣阿华级在第三层甲板上,动力舱的前方,舰体的中央设有损害管理中心(Damage Control Central, DCC),掌管维修小组和紧急响应小队,所有舰船遭受的损害都会被报告到损害管理中心进行研究并解决,所有维修设备保险箱里都有一份损害管理手册和图表,详实的图表可以让损害管理小组最快速度隔离并解决甚至修理损害,全舰一共有7个维修小组和他们的保险箱在船上整装待命,在核武器投入使用之后,每个维修小组甚至还装备有核环境防御装备美帝损管天下第一

武器装备[编辑]

衣阿华的主武器是3座三联装Mk7炮塔16英寸50倍径火炮,这种火炮发射两种炮弹:2700磅超重AP弹(Armour Piercing)和1900磅HC海岸炮击弹(High Capacity),炮塔以ABX结构布置,每一门火炮可以独立俯仰,炮塔旋转速度每秒4度,炮管俯仰速度每秒12度,最大仰角45度,最大俯角5度,主炮的提弹和装填机构高度自动化。2700磅的Mk8超重穿甲弹是基于2240磅穿甲弹的重大改进,其破坏力是标准弹无法匹敌的。1900磅Mk13HC海岸炮击弹是一种多用途炮弹,根据任务需求,其战斗部可以配备高爆弹、霰弹甚至子母弹,冷战时声名远播的W23核炮弹也是由Mk13海岸炮击弹搭载的。

衣阿华的副炮是双联装5英寸38倍径Mk12高平两用炮,这种副炮可以使用防空炮弹和对海/对陆高爆弹两个弹种,由于炮塔位于上层建筑结构中,他们的射角并不优秀,以至于后来现代化改造时美国海军干脆移除了4座炮塔。Mk12高平两用炮射速极快,以至于人工装填根本不可能发挥其强大的射速优势,一个熟练的装填小组可以做到每分钟15发的射速,最理想的状态可以达到每分钟22发。

防空武器和所有的美国海军舰船一样,使用的是赫赫有名的四联装博福斯40毫米高炮和单装20毫米厄利孔高炮,衣阿华装备了19门博福斯和60座厄利孔。对于近距武器,衣阿华还装备了4挺勃朗宁重机枪,2挺在2号炮塔两侧,另外2挺在3号炮塔两侧。

电子设备方面,由于衣阿华经历了多次改造,其配置历史异常复杂,此处仅列出建成时和二战期间所使用的火控系统和雷达:Mark 38 GFCS(Ship gun fire-control system,舰船火炮火控系统,指挥主炮),Mk 37 GFCS(指挥副炮),Mk 51火控仪(指挥博福斯高炮),Ring火控仪(指挥厄利孔高炮),SK对空搜索雷达,SG对海搜索雷达。

改造经历[编辑]

衣阿华的改造经历繁多,光二战中和朝鲜战争前后她的防空火力和电子设备就经历过多次调整,在1943年2月服役时,衣阿华还只有15门博福斯(四联,双联或单装)和60门厄利孔,到战争结束时已经变成了19门博福斯和60门厄利孔,朝鲜战争时期,她的厄利孔高炮全部被拆除,最终在1984年现代化改造时,所有的博福斯和厄利孔高炮都被拆除,换成了4座20毫米CIWS(即近防系统)并追加了8管备弹16枚RGM-84鱼叉反舰导弹和8管备弹32枚BGM-109战斧巡航导弹,此外,还可以视需求追加5具FIM-92毒刺防空导弹发射器。

电子设备的变化更加复杂,在1984年的最终改造时,衣阿华的雷达和火控如下:

SPS-49对空搜索雷达

SPS-8高度指示雷达

SPS-10对海搜索雷达,1985年升级为SPS-67对海搜索雷达

Mk38主炮火控系统,配备Mk13火控雷达

Mk37副炮火控系统,配备Mk25火控雷达

CIWS VPS-2火控雷达

Mark XII敌我识别系统

SLQ-32(V)3电子对抗系统

SLQ-25水妖鱼雷对抗系统

引导导弹对地攻击的TERCOM系统

基本数据[编辑]

排水量:54889长吨(满载,理论);45000长吨(标准,1945);57540长吨(满载,1945);57500长吨(满载,1988)

舰长:887英尺2.75英寸(全长),859英尺5.75英寸(水线)

舰宽:108英尺2.063英寸

吃水深度:34英尺9.25英寸(标准);37英尺9英寸(满载,1945);37英尺8.75英寸(满载,1988)

动力系统:8台Babcock & Wilcox锅炉,通用电气制造四轴推进,理论出力212000轴马力,理论航速33节

续航力:15000海里/15节

武器装备:

3座三联装Mk7 16英寸50倍径火炮

10座双联装5英寸38倍径Mk12高平两用炮(1984年移除4座)

15门40毫米博福斯高炮(1984年移除)

60门单装20毫米厄利孔高炮(1984年移除)

4座20毫米CIWS(1984年加装)

8管RGM-84鱼叉反舰导弹,备弹16枚(1984年加装)

8管BGM-109战斧巡航导弹,备弹32枚(1984年加装)

舰员:117名军官+1804名舰员(设计);151名军官+2637名舰员(1945);166名军官+2451名舰员(1949);65名军官+1445名舰员(1988)

服役历程[编辑]

二战时期[编辑]

1939年衣阿华的建造订单被接受,1940年6月,衣阿华在纽约布鲁克林海军造船厂(Brooklyn Navy Yard,Brooklyn, New York)开始建造。于1942年8月27日由伊洛·华莱士(副总统亨利·华莱士的妻子)赞助下水,并于1943年2月22日开始服役,舰长是约翰·L·麦克雷上尉(John L. McCrea)。

1943年2月24日,因为在切萨皮克湾和大西洋沿岸发生了一次地震,刚刚服役的衣阿华立刻出海躲避地震。

她于8月27日启航前往纽芬兰阿根蒂亚,以应对德国战列舰提尔比茨的威胁,该舰在挪威海域作业,10月25日返回美国,在诺福克海军造船厂进行为期两周的维修。

雷击总统事件[编辑]

1943年11月,衣阿华将罗斯福总统、国务卿科德尔·赫尔、参谋长威廉·莱希上将、陆军总参谋长乔治·马歇尔、海军作战总司令欧内斯特·金、美国陆军航空兵司令亨利·阿诺德、哈里·霍普金斯和其他军事领导人送至阿尔及利亚梅斯·埃尔比尔,前往参加德黑兰会议。全部都是美国的首脑级人物

当时护送衣阿华的船只中有一艘威廉·D·波特号驱逐舰,我们威利的扫把星的光辉征程由此开始。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这次护送衣阿华号进行的鱼雷发射演习,这次演习本来是威廉·D·波特号的舰长为展现自己而进行的,不过本来并不是真的要发射鱼雷,而是把鱼雷的雷管拔掉做个样子而已,所以他们很自信的将衣阿华选作“攻击”目标,不过在下令发射后,一枚真的鱼雷从管里射出,朝衣阿华方向飞去。

当时威廉·D·波特号的船员全部吓傻了,连忙向衣阿华号发出警告,在接到警告后,衣阿华急转直下以避免被鱼雷击中,鱼雷在船尾引爆。

好在衣阿华最后安然无恙,不过她把炮塔对准了威廉·D·波特,担心这艘驱逐舰可能卷入了某种暗杀总统阴谋。好在是罗斯福总统最后开恩原谅了他们,而且调查后发现的确只是意外事故并不是预谋暗杀,否则刺杀总统未遂的罪名就要实锤了,至少12年牢蹲定了

衣阿华于12月16日完成了总统护航任务,将总统送回美国。罗斯福在离开前对衣阿华全体船员发表讲话,“据我所见所闻,衣阿华号是一艘“快乐的船”,在海军服役多年,我知道,你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祝你们好运,记住我在精神上与你们同在,与你们每一个人同在。”

战列舰第七师舰队服役时期[编辑]

衣阿华作为战列舰第7师(BatDiv 7)的旗舰,于1944年1月2日离开美国,前往太平洋。

太平洋上行驶的衣阿华


在她首次参加马绍尔群岛战役前于1月7日通过巴拿马运河。1月29日至2月3日,她支援弗雷德里克·谢尔曼少将的58.3(TG 58.3)特遣小组对夸贾林和埃尼威托克环礁进行的航母空袭。她的下一项任务是支援对卡罗琳群岛特鲁克的日本海军和后勤基地的空袭。

1944年2月16日,衣阿华与其他船只一道脱离支援小组,在特鲁克周围进行反舰扫荡,目的是摧毁逃往北方的敌军海军船只。

2月21日,她与快速航母特遣部队(58或38特遣部队,视其是第5舰队还是第3舰队的一部分而定)一道在马里亚纳群岛对塞班岛、天宁岛、罗塔岛和关岛进行首次打击。

在这次行动中,衣阿华和她的妹妹新泽西一起击沉了日本轻巡洋舰香取,这艘巡洋舰在美国空袭特鲁克群岛的冰雹行动后的前一天逃离了此地。

1944年3月18日,衣阿华悬挂威利斯·A·李上将(Willis A. Lee,太平洋战列舰司令)的旗帜,加入了对马绍尔群岛米利环礁的轰炸。尽管衣阿华被两枚4.7英寸(120毫米)的日本炮弹击中,但损失微乎其微。随后,她于3月30日重返第58特遣部队,并支援空袭帕劳群岛和卡罗琳群岛的沃莱艾岛数天。

4月22日至28日,衣阿华支持空袭霍兰迪亚(现称为查亚普拉)、艾塔佩和威克岛,以支持在艾塔佩和新几内亚的塔纳默拉和洪堡湾的军队。随后,她于4月29日和30日参加了特遣部队对特鲁克群岛的第二次打击,并于5月1日轰炸了日本在卡罗琳的波纳佩的设施。

马里亚纳海战[编辑]

在马里亚纳和帕劳群岛战役的开始阶段,衣阿华在6月12日对塞班岛、天宁岛、关岛、罗塔岛和异教徒岛的空袭中保护了美国航空母舰。

衣阿华随后于6月13日至14日被派往塞班岛和天宁岛轰炸敌方设施,导致日本一个弹药库被毁。

6月19日,衣阿华作为58特遣部队的一部分,击退了日本中队发动的四次大规模空袭。这导致日本航空母舰基地的空军几乎全部被毁,衣阿华声称摧毁了3架敌机。衣阿华随后加入追击逃跑的敌军舰队,击落一架鱼雷飞机,并协助另一架鱼雷飞机的击落。

整个7月,衣阿华一直远离马里亚纳群岛,支援对帕劳斯的空袭和对关岛的登陆。休息了一个月后,爱荷华州作为第三舰队的一部分从埃尼威托克起航,并帮助支援了9月17日在佩利略的登陆。

随后,她在对菲律宾中部的空袭中保护航母,为期待已久的入侵菲律宾压制敌人的空中力量。10月10日,衣阿华抵达冲绳附近,对琉球群岛和福尔摩沙进行一系列空袭。随后,她支援10月18日对吕宋的空袭,并在10月20日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登陆莱特岛时继续执行这一任务。

莱特湾海战[编辑]

日本海军在试图阻止美国收复菲律宾的最后一搏中,以“Shō-Gō1”反击,这是一次三管齐下的攻击,旨在摧毁美国在莱特湾的两栖部队。该计划要求小泽一郎副上将以幸存的日本航母为诱饵,将38特遣部队的美国航母拉离菲律宾滩头阵地,允许日本帝国海军将领黑田武夫、石岛清彦和西村伸二率领水面特遣部队通过圣贝纳迪诺海峡和苏里高海峡,在那里,他们会合并攻击美国滩头阵地。

衣阿华随同38特遣部队,在黑田上将指挥下攻击日本中央部队,当时该部队正驶过锡布延海,朝圣贝纳迪诺海峡前进。

据报道,这些袭击的结果和日本中央部队的明显撤退趋势,使哈尔西上将相信,这支部队作为一个有效的战斗群已经被摧毁;结果,因为判断失误,衣阿华与第38特遣部队在日军北方部队离开吕宋英加尼诺角后就回天乏术了。一般认为哈尔西的这次判断失误是导致塔菲三悲剧的直接原因

1944年10月25日,当北方军舰几乎在衣阿华的炮火射程内时,有消息称日本中央部队正在萨马尔附近攻击一批美国护航母舰。美国滩头部队受到的威胁迫使38特遣部队改变航向支援脆弱的护航舰队,但第七舰队在萨马尔附近的战斗中的激烈抵抗已经导致日本人败退,衣阿华也被拒绝采取地面行动。

在莱特湾战役之后,衣阿华在对吕宋岛和福尔摩沙的打击中仍在菲律宾附近海域检查航母,她于1944年12月下旬驶往西海岸。

哈尔西台风[编辑]

12月18日,当第38特遣部队在海上试图补给燃料时,意外地遇到了“眼镜蛇”号台风(又名“哈尔西台风”),台风袭击了部队中的7艘舰队航母、6艘轻型航母、8艘战列舰、15艘巡洋舰和大约50艘驱逐舰。当时,这些航母正在菲律宾海吕宋以东约300英里(480公里)处进行补油作业。航母刚刚完成了对日本机场的三天猛烈突袭,在美国对菲律宾民都洛的两栖行动中压制了敌机。

12月17日,特遣部队与加油小组会合,目的是为特遣部队的所有船只加油,并替换失事飞机。尽管海洋一整天都在变得越来越汹涌,但附近的气旋性扰动对其接近的警告相对较少。

12月18日,猛烈的台风在许多船只加油时袭击了工作队。许多船只被困在风暴中心附近,受到极端海浪和飓风的冲击。赫尔号(USS Hull DD-350)、莫纳汉号(USS Monaghan DD-354)和斯宾塞号(USS Spence DD-512)三艘驱逐舰倾覆沉没,一艘巡洋舰、五艘航空母舰和三艘驱逐舰严重受损。台风导致大约790名官兵丧生,另有80人受伤。三艘航母的机库失事,导致飞机失事,各种船只上的146架飞机被冲下船,或因火灾或撞击而损坏,无法进行经济维修。

衣阿华报告称,台风造成的自身水兵伤亡为零,但损失了一架浮式飞机,并损坏了其中一个机轴。损坏的竖井需要衣阿华返回美国,她于1945年1月15日抵达旧金山进行维修。在大修过程中,衣阿华将她的桥梁区域封闭起来,并配备了新的搜索雷达和消防系统。

轰炸日本本土[编辑]

衣阿华于1945年3月19日启航前往冲绳,于4月15日抵达,为其姊妹舰新泽西解救遇难者。

从4月24日起,衣阿华支援航母行动,目的是在地面部队争夺该岛的斗争中建立和保持空中优势。

密苏里号(左)向衣阿华号转移船员准备投降签字仪式


随后,她支援从5月25日至6月13日在九州南部实施空袭。

随后,她驶向洪山北部和北海道,并参与了7月14日至15日对日本本土岛屿的袭击,轰炸了室兰、北海道,摧毁了钢铁厂和其他目标。7月17日夜间至7月18日,位于本州的日立市遭到炮击。

7月29日和30日,衣阿华在卡胡拉威训练枪进行轰炸,并继续支持航母的快速打击,直到8月15日敌对行动停止。

8月27日,衣阿华和她的姊妹舰密苏里进入佐贺湾,监督横须贺海军兵工厂的投降。

两天后,她随占领军进入东京湾。在这里,一些来自密苏里号的水手暂时驻扎在衣阿华号,参加在密苏里州举行的投降仪式。

9月2日,衣阿华作为海军上将哈尔西的旗舰参加投降仪式后,仍留在海湾作为占领军的一部分。作为正在进行的“魔毯行动”的一部分,她在9月20日离开东京湾前往美国之前,接受了返乡的地理信息系统,并释放了美国战俘。

第一次退役[编辑]

衣阿华于1945年10月15日抵达华盛顿州西雅图,然后驶往加利福尼亚州长滩,在那里从事训练业务,直到1946年返回日本,担任第五舰队的旗舰。

她于1946年3月25日返回美国,恢复了训练舰的角色。在她平时的例行演习和演习中,她还登上海军预备队和海军少校进行训练。

10月,衣阿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大修和现代化,增加了SK-2雷达,并拆除了一些20毫米和40毫米炮架。次年7月,在比基尼原子弹实验之后,老旧的内华达号战列舰被选为衣阿华和海军其他舰船和飞机进行实弹演习的目标。演习从驱逐舰、重型巡洋舰和衣阿华的单独炮击开始,但这并没有击沉该舰,因此内华达州在1948年7月31日被一枚空中鱼雷击中船中,击沉了距珍珠港65英里(105公里)的船只在旧金山退役,然后于1949年3月24日正式退役进入美国海军预备舰队。

第一次重新服役及朝鲜战争时期[编辑]

1950年,朝鲜入侵韩国,促使联合国授权军事干预。杜鲁门总统下令驻扎在日本的美军转移到韩国。

杜鲁门还向该地区派遣了驻美部队、坦克、战斗机和轰炸机,以及一支强大的海军部队,以支持韩国。作为海军动员的一部分,衣阿华于1951年7月14日重新服役,并于8月25日正式重新出海,由威廉·R·斯梅德伯格(William R. Smedberg)上尉指挥。

衣阿华于1952年3月驶往韩国水域。4月1日,她的姊妹舰威斯康星的旗舰职务解除,衣阿华成为第七舰队司令罗伯特布里斯科(Robert P.Briscoe)副上将的旗舰。

1952年4月8日,衣阿华在元山-新津(Sŏngjin)附近发射了主炮,目标是打击朝鲜的补给线。在其他海军舰艇的陪伴下,衣阿华第二天再次与朝鲜军队交战,这一次是针对敌方部队的集结地、补给区以及水原丹和Kojo及其周围可疑的炮位。

4月13日,衣阿华炮击敌人阵地,打死100名敌军士兵,摧毁6个炮台,并炸毁一个师总部,以支持韩国I军团。第二天,她进入元山港,炮击了仓库、观察哨和铁路编组场,然后离开,重新加入联合国援助科松周围地面部队的舰队。

4月20日,衣阿华在三八线以上的第一次战斗中,炮击了坦川的铁路线,摧毁了四条铁路隧道,随后开往钦东和科松,对朝鲜阵地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轰炸。

5月25日,衣阿华与她的姊妹舰密苏里抵达距离俄罗斯边境约48海里(55英里;89公里)的朝鲜工业中心崇敬附近海域。抵达后,衣阿华着手炮轰清津的工业和铁路运输中心,之后她南下援助美国X军团。在前往美国阵地的途中,衣阿华再次炮击了南金,摧毁了该地区的几条铁路隧道和桥梁。

5月28日,衣阿华重新加入支持X军团的美国舰队主体,对元山港的几个岛屿进行了猛烈炮击,整个6月,爱荷华州都在马扬道、丹川、崇金、楚多-索科霍以及元山港口训练她的枪支,以支持联合国和韩国军队。

6月9日,衣阿华的一架直升机从普林斯顿号航母(USS Princeton CV-37,这里是埃塞克斯级航母普林斯顿号)上救出了一名被击落的飞行员。当时,普林斯顿号正与特遣部队的77特遣部队和其他航母合作,这些航母参与了对朝鲜补给线、部队集结地和基础设施的轰炸行动;此外,这些航母正在近距离飞行支持地面部队对抗朝鲜军队的任务。7月,衣阿华接待了一位新船长——约书亚·W·库珀(Joshua W. Cooper)上尉,他在朝鲜战争的剩余时间里担任该舰指挥。

8月20日,衣阿华从汤普森号驱逐舰(USS Thompson DD-627)上搭载了9名受伤人员,此前汤普森号在炮击Sŏngjin敌方阵地时被中国炮兵连击中。当时,爱荷华州正在Sŏngjin以南行驶16英里(26公里),在接收到受伤的驱逐舰船员后,爱荷华州掩护汤普森撤退到更安全的水域。

9月23日,联合国驻韩部队总司令马克·克拉克(Mark W. Clark)将军登上衣阿华。克拉克观察到衣阿华在行动中主炮第三次炮击元山地区,造成了敌人一个主要的敌弹药库的破坏。

9月25日,爱荷华州向敌人的铁路和30节车厢的火车开火。接下来的一个月,衣阿华加入了“诱饵行动”的部队,这是一种假想,目的是把敌军吸引到科霍,并将他们带到战列舰大炮的攻击距离之内。在这次行动中,衣阿华向两栖部队指挥舰麦金利山号(USS Mount McKinley AGC-7)提供了防空支援。

1952年10月,爱荷华州担任第七舰队司令的旗舰,她对朝鲜元山、松津、科霍、查霍、托伊霍、辛坡、洪南和仁川北部地区的目标进行了43次炮击,并进行了27次轰炸行动。在这些行动中,她的主电池和副电池向敌方设施发射了16689发炮弹。

第二次退役[编辑]

1953年7月,衣阿华的海军中校们登上了前往北欧的海上训练船,不久后参加了北约的一次重要演习“水手行动”,担任第二舰队司令埃德蒙·伍尔德里奇(Edmund T. Wooldridge)中将的旗舰。演习结束后,爱荷华州在弗吉尼亚州的Capes地区进行了作业。

后来,在1954年9月,衣阿华成为海军少将R.E.里贝(R.E.Libby),美国大西洋舰队战舰巡洋舰部队指挥官的旗舰。

1955年1月至4月,衣阿华作为第六舰队司令的旗舰,进行了一次到地中海的长航。她于6月1日乘海军学员训练邮轮出发,回国后进入诺福克进行为期四个月的全面检查。

后来,衣阿华继续进行间歇性的训练巡游和作战演习,直到1957年1月4日,她离开诺福克,随第六舰队在地中海执勤。完成后,衣阿华开始了一个南美训练巡航的海军少校,并参加了6月13日在弗吉尼亚州汉普顿路附近的国际海军审查。

9月3日,衣阿华启航前往苏格兰,参加北约的“回击行动”。她于9月28日返回诺福克,并于10月22日离开汉普顿路前往费城海军造船厂。她于1958年2月24日退役,进入费城大西洋后备舰队。

第二次重新服役及现代化改造[编辑]

1980年代,作为罗纳德·里根总统和海军部长约翰·雷曼(John F.Lehman)创建600艘扩充海军计划的一部分,预备役的衣阿华被重新启用,并被拖到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附近的Avondale造船厂,在她计划重新投入使用之前进行改装和设备现代化,把剩下的20毫米口径和40毫米口径的奥利孔高射炮全部拆除,因为它们对现代战斗机和反舰导弹都没有效果。此外,两个5英寸(127毫米)的炮架被移除,分别位于战列舰中部和尾部左右两侧。

衣阿华随后被拖到了密西西比州帕斯卡古拉的英格尔造船厂,在那里,战舰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被升级为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新安装的武器系统包括四个MK141四单元发射器,用于16枚AGM-84鱼叉反舰导弹,八个装甲盒子发射器,用于32枚BGM-109战斧导弹,以及四个方阵近距离武器系统,用于防御敌方反舰导弹和敌机,衣阿华是第一艘接收RQ-2先锋无人机的战舰。她最多可以携带8架遥控无人机,取代了以前用来瞄准她9门16英寸(410mm)/50Cal Mark 7机枪的直升机(尽管直升机不是战列舰携带的)。

她的现代化还包括对其机枪和导弹的雷达和火控系统的升级,艾奥瓦州在1984年4月28日正式重新投入使用,提前在她5亿美元的预算范围内,在杰拉尔德E.格尼科上尉的指挥下,以加快计划的进度,衣阿华的引擎和炮塔的许多必要维修工作没有完成,海军强制检查和调查委员会的检查也被跳过。

1984年4月至8月,衣阿华在古巴关塔那摩湾和波多黎各作业区接受了进修训练和海军炮火支援资格。在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新港短暂停留后,她在1984年剩余时间和1985年初的这两段时间里,在中美洲周边地区进行了“存在”业务整顿。

在此期间,她过境巴拿马运河,在中美洲西海岸附近活动,同时还开展人员对人员的人道主义行动,包括在萨尔瓦多、哥斯达黎加和洪都拉斯,然后于1985年4月返回美国,进行一段日常维护。

北约演习[编辑]

1985年8月,衣阿华与160艘其他船只一起参加了“海洋之旅”演习,这是一次北约海军演习,旨在测试北约控制海上航道和保持航运自由通行的能力。

由于天气恶劣,衣阿华和其他船只被迫驶出汹涌的海面,但衣阿华利用这段时间练习躲避敌军。

衣阿华在演习部队服役期间,于10月越过北极圈,参加了波罗的海作战行动,并于10月17日在波罗的海与美国和其他盟军舰艇作战时,分别发射了方阵炮、5英寸(127毫米)炮和16英寸(406毫米)炮,德国的基尔、丹麦的哥本哈根当时丹麦王储还是个小学生和丹麦的奥胡斯以及挪威的奥斯陆,在那里挪威国王在午餐时受到款待,衣阿华回到了美国。

从1986年3月17日开始,衣阿华接受了她逾期未交的保险检查,这次检查是在海军少将约翰·D·布尔克利(John D. Bulkeley)的监督下进行的。布尔克利发现该船在满功率发动机运转期间无法达到33节(61公里/小时)的最高速度,并向海军作战司令和雷曼建议立即停止衣阿华的服役。雷曼拒绝了这一建议,而是指示大西洋舰队的领导人确保衣阿华的缺陷得到及时补救整改。

随后,衣阿华返回中美洲周边海域,进行演习和演习,同时向友好国家提供军事存在。7月4日,罗纳德·里根总统和第一夫人南希·里根登上衣阿华,参加在哈德逊河举行的国际海军评估。4月25日,拉里·雷·西奎斯特上尉在波多黎各附近别克斯岛附近进行的海军炮火支援再鉴定中,担任战舰及其船员的指挥。

8月17日,衣阿华启航前往北大西洋,9月,她参加了北方婚礼演习,将海军陆战队运送上岸,并协助武装直升机。在演习中,衣阿华在9月5日至6日向苏格兰的愤怒角靶场发射了主炮,以支持一次模拟两栖攻击,在10小时内共发射了19枚16英寸(406毫米)炮弹和32枚5英寸(127毫米)炮弹,并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作业。

在实弹演习中,衣阿华的一小部分海军陆战队被派上岸以监测损伤,并建议战舰进行炮击修正。随后,衣阿华访问了英格兰和德国的港口,然后于10月返回美国。

12月,该舰成为海军RQ-2先锋无人机(UAV)的试验台。这种无人机的设计目的是作为战列舰枪支的空中侦察机,从而使枪支可以在不需要飞机或直升机侦察机的情况下用于对付敌人。先锋号通过了测试,并于同月在衣阿华进行了首次部署。

1987年1月至9月,衣阿华在中美洲及周边海域开展活动,并参加了几次演习,直到9月10日驶往地中海,加入第六舰队。

两伊战争[编辑]

她一直留在地中海,直到10月22日脱离第六舰队,前往北海作战。

11月25日,作为“诚挚的意志”行动的一部分,衣阿华过境苏伊士运河,启航前往波斯湾,波斯湾当时是第一次海湾战争(也称两伊战争)的战场之一,他们的船只遭到伊朗军队的袭击,他们试图切断从美国和欧洲经由科威特领土运往萨达姆侯赛因政权的武器运输。

1987年12月衣阿华号战列舰(左)和中途岛号航母(右)航行在波斯湾


这一阶段的战争后来被称为两伊战争的“油轮战争”阶段。衣阿华和其他在海湾活动的船只被指派护送科威特油轮从科威特港口到公海,但由于美国法律禁止军舰护送悬挂外国国旗的民用船只,美国护送的油轮在今年剩余的时间里,爱荷华州护送科威特的天然气和油轮从波斯湾通过霍尔木兹海峡,重新标记为美国商船,并指定了美国的名字。

1988年2月20日,衣阿华从波斯湾出发,经苏伊士运河,启航前往美国,于3月10日抵达诺福克进行日常维护。今年4月,她参加了一年一度的舰队周庆祝活动,然后返回诺福克进行检修。5月26日,弗雷德·穆萨利(Fred Moosally)接替拉里·西奎斯特(Larry Seaquist)成为衣阿华的舰长。

经过全面检查后,穆萨利于8月25日在切萨皮克湾带领衣阿华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巡游检查。

穆萨利在浅水中遇到操纵船只的困难,险些与“莫涅斯特”号护卫舰、“法拉古特”号驱逐舰和“南卡罗来纳”号巡洋舰相撞,随后在顶针浅滩附近的海湾主航道外的软泥中搁浅。一个小时后,衣阿华得以在没有损坏的情况下自救并返回港口。衣阿华在整个8月和9月继续进行海上试验,然后在10月开始在佛罗里达州和波多黎各附近水域进行进修训练,期间该船通过了推进计划操作评估。

1989年1月20日,在别克斯岛附近进行的一次未经授权的炮击试验中,衣阿华发射了一枚16英寸(406毫米)的炮弹23.4海里(43.3公里),创下了有史以来射程最长的16英寸(406毫米)炮弹的记录。

2月,这艘战舰启航前往新奥尔良进行港口访问,然后启程前往诺福克。

4月10日,第二舰队司令造访了这艘战舰,4月13日,她启航参加舰队演习。

炮塔炸膛事故[编辑]

1989年4月19日9时55分,在一次炮兵演习中,衣阿华的2号炮塔(406毫米)发生了严重的炸膛事故,造成47名船员死亡。火药库房间里的一名炮手的同伴很快用干粉填满了2号火药库,以防止了连续爆炸对舰体的灾难性破坏。

1989年衣阿华2号炮塔发生炸膛事故


起初,海军调查局的调查人员推断,其中一名遇难船员克莱顿·哈特维格,在与另一名水手的见面结束后引爆了一个爆炸装置企图自杀。为了支持这一说法,他们指出了几个不同的证据,包括哈特维格的人寿保险单,该保险单将肯德尔·特鲁伊特列为他死后的唯一受益人第二炮塔内的材料,以及据称他的精神状态有些不正常。

尽管海军对调查及其结果感到满意,但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个说法。1991年10月,在越来越多的批评声中,国会迫使海军重新开始调查该事件。第二次调查由独立调查人员处理,由于大部分来自衣阿华的原始爆炸碎片已经被清理干净,受到阻碍或者在第一次调查之前和之后由海军处理,但确实发现了意外火药爆炸而不是蓄意破坏的证据。

当衣阿华在20世纪80年代初进行现代化建设时,她的姊妹舰新泽西因黎巴嫩内战被派往黎巴嫩提供海上火力支援。当时新泽西是世界上唯一一艘还在服役的战列舰,为了让另一艘战列舰受命救援新泽西,衣阿华的现代化进程加快了,在衣阿华1984年重新服役时船体状况很差,而且弗雷德·穆萨利上尉当时更关心导弹的维修,而不是炮塔的保养和配备。

专家在海军水面作战中心达尔格伦师被调查的同一批火药进行了测试。最终得出结论:衣阿华主炮的火药是在1930年代被磨碎的,在1988年衣阿华的一次对接中,不恰当地存放在海军弗吉尼亚州约克敦海军武器站的驳船上。随着火药的自然降解,它释放出乙醚气体,乙醚气体高度易燃,可能被火花点燃。这一发现导致海军在这一事件上的立场发生了转变,当时的海军作战司令弗兰克·凯尔索上将公开向哈特维格一家道歉,结论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故意杀害其他水手的动机,后来因此事海军改变了战列舰的火药处理程序。

这一炸膛事件仍然是水面海军在和平时期行动中最严重的炸膛事故之一。

最后一次退役及成为博物馆舰[编辑]

随着苏联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的解体以及对美国缺乏明显威胁,国防预算大幅削减,此时保留战列舰被认为是不划算的。因此,衣阿华在总共服役19年后,于1990年10月26日最后一次退役。

1998年9月24日至2001年3月8日,衣阿华在被拖到加利福尼亚州的途中,最初停泊在费城海军造船厂,后来停泊在罗德岛纽波特的纽波特海军站。

该船于2001年4月21日抵达旧金山附近的绥孙湾,并加入了预备舰队,在那里她一直处于预备状态,直到2006年3月从海军船只登记册上再次被除籍。她一直留在绥新湾锚地直到2011年11月。

1996年《国防授权法》第1011条要求美国海军将1995年被海军击沉的两艘爱荷华级战列舰恢复海军舰艇注册;这些战列舰将在美国海军后备舰队(或“后备舰队”)中维修。海军将确保恢复的两艘战列舰都处于良好状态,并能重新启用,用于海军陆战队的两栖作战。

由于衣阿华因炸膛事故炮塔受损,海军选择姐妹舰新泽西加入后备舰队,尽管新泽西16英寸(406毫米)机枪的训练装置已经焊接好了。修复新泽西的成本被认为低于修复爱荷华州的成本;因此,新泽西州和威斯康星州被恢复到海军舰艇注册处,并重新列入预备舰队。

直到1999年的《斯特罗姆·瑟蒙德国防授权法》要求美国海军部长将衣阿华和姐妹舰威斯康星列入海军舰艇登记册,新泽西一直在那里。该法案还要求海军部长根据《美国法典》第10编第7306节的规定,从海军船只登记册上打击新泽西,并将战列舰移交给非营利实体。它还要求受让人将战舰定位在新泽西。海军在1999年1月做出了改变,允许新泽西作为一艘博物馆舰在她同名的州开放。

2006年3月17日,海军部长提及了衣阿华和威斯康星,为两艘被捐赠用作博物馆军舰扫清了道路;但美国国会对战列舰提供的水面炮火支援的损失仍然“深感关切”,并指出“海军努力改进,更不用说替换,这种能力一直是个大问题。”

作为讨论结果,国会通过了第109-163号《2006年国防授权法》,要求战列舰在再次需要时保持战备状态。国会下令采取措施,确保在需要时,衣阿华可以重返现役。这些措施与1996年《国防授权法》中规定的衣阿华在“后备舰队”期间维持现状的三个条件非常相似。

2007年3月,位于前马岛海军造船厂所在地瓦莱霍太平洋广场的历史船舶纪念馆和斯托克顿集团提交了将该船作为博物馆的提案,试图将该船安置在旧金山的瓦莱霍太平洋广场。

2007年10月,海军通知瓦莱霍集团,他们是唯一可行的收购衣阿华的候选人,他们的申请将在有证据表明融资到位、斯托克顿集团和旧金山集团分别退出或未能在2009年4月25日提交最终申请后得到进一步审查,衣阿华州参议院第19号决议获得通过,支持国会议员担任衣阿华号军舰的保管人,并支持战舰在马雷岛的部署。

2010年2月,太平洋战列舰中心(PBC)支持了将战列舰停泊在洛杉矶圣佩德罗的努力,加利福尼亚州。2月下旬,洛杉矶港(包括圣佩德罗地区)拒绝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在其设施停泊爱荷华号军舰的提议,因为该战舰尚不可用。2010年4月12日,衣阿华州州长签署了SJR2007号法案,它正式成立了一个由10名成员组成的委员会,为被授予衣阿华号的组织筹集大约500万美元。在衣阿华州参议院最初版本SR19中,支持瓦莱霍集团的声明是支持任何实际授予战舰的组织的。

2010年5月13日,海军宣布将重新开始招标程序,理由是瓦莱霍集团缺乏进展。

2010年5月24日,联邦公报正式将爱荷华州号的招标程序重新开放给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城市或非盈利组织。

2010年11月18日,洛杉矶港港务局长一致通过决议,支持87号泊位成为美国爱荷华州号的未来基地,为太平洋战舰中心向海军递交完整的申请扫清了道路。2011年9月6日,美国爱荷华号被授予太平洋战舰中心在洛杉矶港安置。在加利福尼亚州里士满港(2011年10月开始)修复后,她被拖到洛杉矶港,并最终停泊在那里。

从2011年12月开始,衣阿华号开始周末旅行。在里士满港举行的战列舰博览会包括舰载通道和16英寸炮弹、战列舰短片等其他展品。

2012年4月30日,美国海军正式向洛杉矶太平洋战列舰中心捐赠了衣阿华号。

2012年5月26日,衣阿华在拖船的拖拽下开始了前往洛杉矶港的旅程。

2012年6月9日,她在南加州海岸抛锚,对船体进行擦洗,以清除任何入侵物种或污染物后,沿着世界邮轮中心正南方的主航道,在圣佩德罗87号泊位永久性抛锚。

7月7日,在太平洋战舰中心的指挥和控制下,博物馆对公众开放。[1]

获得荣誉[编辑]

衣阿华号在二战中共获得9枚战斗之星,在朝鲜战争中共获得2枚战斗之星。除此之外的荣誉如下:

海军杰出单位表彰

海军集体考核优秀奖

美国战役奖章

亚太战役奖章(9枚服役之星)

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奖章

海军占领服役奖章

国防部服役奖章

韩国服役奖章(2枚服役之星)

武装部队远征奖章

海上部署服役勋章

菲律宾总统集体嘉奖

韩国总统集体嘉奖

菲律宾解放勋章

联合国勋章(朝鲜战争)

游戏相关[编辑]

衣阿华级的大姐,不得不说衣阿华一家都是美人坯子,尤其是衣阿华的黑丝大长腿~prprprprprpr

台词解析[编辑]

获得——“重新服役真是意外,这次不会再军费不足了吧?…啊,您就是司令官,刚刚失礼了,我是战列舰衣阿华,奉命再次回到前线。有没有为我准备特别的礼物呢?…开玩笑的,一起加油吧!

衣阿华一生一共服役过三次退役过三次,而且在她第二次重新服役和现代化改造时还因为军费不足导致很多改造内容都没有完成,还跳过了海军强制委员会的审查,然而这件事导致的严重后果就是使得衣阿华差点就被除籍报废了。

白天3——“嗯?好像水下传来了溺水的声音?让我看看又是哪位可怜的小迷糊虫想要近身偷袭我

白天特殊1——“终于抓到你了…小捣蛋鬼,嘿嘿,再跑的话,我可就把你送上军事法庭了~听话,听话的孩子才会得到奖赏,以后禁止将你的武器和玩具以任何形式在港区内娱乐,听到了吗?

著名的威利雷击总统事件,威利的船员差点就以为刺杀总统未遂的罪名而上军事法庭了。

夜间1——“密苏里,你在写什么东西,让姐姐我看看嘛…啊,好多以前的事情,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心细…不过,有关于我炮塔的意外,能不能麻烦不要记录的那么详尽……

1989年衣阿华发生炮塔炸膛事故,导致47名船员死亡,是美国海军史上最严重的炸膛事故之一。

夜间2——“司令官。我的房间里应该准备了浴缸吧?我在入职需求里写了这一条,您该不会忘了吧?

衣阿华号上专为总统配备的浴缸


夜间特殊2——“你也要泡澡吗?那要来一次浪漫的鸳鸯浴吗?…少来,现在这个浴缸两个人进去就没什么水了,不如,趁机换个大点的浴缸?

1943年11月衣阿华被选中护送罗斯福总统参加德黑兰会议,因为罗斯福总统在1921年开始下半身瘫痪无法使用淋浴设施,所以舰上专门为总统安装了一个浴缸(见右图)。

换装“沙滩教皇”夜间3——“新泽西这死丫头,到底跑哪里去了?再不回来我就真的生气了!威斯康星,你是在给那丫头打电话是吗?告诉她,给她一个月时间,再不回来,我就要她好看!

当时换装“沙滩教皇”实装后没一个月,新泽西就真的在5周年活动里实装了,看来大姐说话还是有震慑力的~

船际关系[编辑]

同厂舰娘[编辑]

建造于纽约布鲁克林造船厂。

舰娘名 开工时间 下水日期 出厂日期 备注
女灶神
Vestal
Collier #1
1907.3.15 1908.5.19 1909.10.4 建成时为运煤船
田纳西
USS Tennessee
BB-43
1917.5.14 1919.4.30 1920.6.3
彭萨科拉
]USS Pensacola
CA-24
1926.10.27 1929.4.25 1930.2.6
新奥尔良
]USS New Orleans
CA-32
1931.3.14 1933.4.12 1934.2.15
布鲁克林
USS Brooklyn
CL-40
1935.3.12 1936.11.30 1937.9.30
海伦娜
USS Helena
CL-50
1936.12.9 1938.8.27 1939.9.18
北卡罗来纳
USS North Carolina
BB-55
1937.10.27 1940.6.13 1941.4.9
衣阿华
USS Iowa
BB-61
1940.6.27 1942.8.27 1943.2.22
密苏里
USS Missouri
BB-63
1941.1.6 1944.1.29 1944.6.11
复仇
USS Reprisal
CV-35
1944.7.1 1945.5.14 1945.8.12取消建造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