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R百科是靠无数自愿编辑者持续地建设更新完善的。编辑非常简单,请勇于更新页面!
编辑入门 | 资助百科 | 留言讨论页 | 微博@舰R百科 | 百科编辑讨论Q群:366818861

放映厅/盛开之崖

来自舰R百科
(重定向自放映厅:盛开之崖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盛开之崖[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主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剧情流程:

α
角色 台词
决定未来的“钥匙”
现在,提督室。
提督 ——接下来我要说的作战内容是机密,为了避免泄密,从现在起直至任务结束,我会关闭你们的公共频段通信权限。
吹雪&基林&萤火虫 了解!
提督 很好。(顿了顿)图灵,正式执行阿尔法计划第一阶段。
图灵 ——指令已确认。已将第一阶段目标内容传送至指定人员的专属频段。
提督 辛苦你了。(顿了顿)接下来的一切,你们要好好的记在脑子里。因为,你们身上所背负的任务——
提督 ——关系了这个港区,乃至这个世界的未来。
隐秘计划
两个月前,港区实验室。
夕张与S113站在记录仪旁,正在聊着此前获得的情报。
夕张 ——你是说,那些“深渊”会针对我们的舰装做出攻击?
S113 失去舰装的我们只是普通的人类。它们很了解这一点。
夕张 确实啊……没有舰装提供的辅助动力以及武装系统,我们就跟同龄的女性没什么区别。
夕张 (疑惑的)那么,“你们”——第一代舰装的使用者,当初是怎样克服这个致命弱点的?
S113 (淡淡地)靠肉体强度。
夕张 哈?
S113 使自己跟得上它们的速度。很简单,不是吗?
夕张 喂喂喂,要跟上那个记忆文件中的速度,可不是你这样轻描淡写就能做到的事啊!
S113 是吗?我觉得还蛮轻松的。也许,跟当时的环境也有关吧。
S113 毕竟那时候的战斗,是稍差一步就会导致——
S113停顿了一下,用左手做了个握拳的动作,接着又猛地伸展开手指。
S113 ——这样的下场。
夕张 ……哈哈,能够想象到有多可怕。
S113 我们的方法,不适用于现在的她们。所以,还是得拜托你了,博士。
夕张 我就知道会这样…唉,虽然只是个预防措施,但是复杂程度堪比大型项目啊。
S113 如果需要进行实验,我可以配合你。
夕张 哦!那可帮大忙了!不过说起来,你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啊!
S113 前辈想要保护后辈,在你看来是那么怪异的事情吗?
夕张 哈哈!你平常老是用这种语气说话,所以才会让人误解啊。
S113 那反过来,你能想象我毕恭毕敬说话的样子吗?
夕张 ……诶,还怪恶心的。
S113 你说起话来也是不留情面啊,博士。
夕张 哈哈~可我们作为搭档还挺合得来的!对吧~
S113 这倒是没法反驳呢。
S113 ……那,接下来就拜托你了。“搭档”。
夕张 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呢!搭档!
A
角色 台词
事故调查
海事局。
建筑的入口被“禁止入内”的封条所封闭,告知了旁人这里发生了某些重大的事件。
不远处,持枪的军人站在警戒线外,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过了一会儿,街道的对面驶来了一辆黑车的轿车。轿车靠边停下,从车内走出了一名银发的女性。
她身穿白色宪兵服饰,却在左肩上额外佩戴了一面带着流苏的红色斗篷。
远处的军人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谁,还没等她走近,便向她投来注目礼。等她穿过街道,来到警戒线周边时,便郑重的行了军礼。
军人A 您好,艾露西亚上校。
被称为“艾露西亚”的银发女性回以军礼,用紫色的眸子瞟了一眼四周。
艾露西亚 海军的人已经来过了吗?
军人B 是的,艾露西亚上校。
艾露西亚 伤者的情况呢?
军人A 查理上校和李上校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仍处于昏迷状态。
艾露西亚 看来要等上一阵子才能从他们那里获得信息了。(顿了顿)我要上去调查现场,如果海军的人又回来了,请他们直接上来。
军人B 我明白了,艾露西亚上校。
被污染的舰装
港区,修理工厂。
威奇塔盘腿坐在小型的集装箱上,手里不停地重复着抛接扳手的动作。
而她视线所聚焦的点,是几米开外的工作台。那上面摆放着上次战斗结束后运送到这里等待修理的舰装。
那些舰装的表面并没有明显的磨损,但无一例外地在与操纵者连结的固定栓上出现了一个“指印”。
威奇塔 ……这种力量怎么想也太夸张了吧!
就算是拥有了舰装加持的她们,也无法做到仅凭“一指”就破坏舰装固定栓的机能。
更别说只留下一个“指印”大小的痕迹。
威奇塔 而且……
这些舰装,发生了一些无法用肉眼察觉的变化。
远处的声音 得出结论了吗?威奇塔。
威奇塔 哦,是司令官啊!您来的刚好,解析结果刚出来不久。
威奇塔从集装箱上跳了下来,跑到了刚走进修理工厂的司令官面前,身子笔直的敬了个军礼。
威奇塔 这些舰装只有表面还是我们熟知的“舰装”,内在构成舰装的材质的原子结构已经完全改变了。
提督 就是说,这些舰装再也无法使用了吗?
威奇塔 是的。尚不确定这些舰装与人再度接触会产生什么反应,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别用了。
威奇塔 我能发现的就这些了!抱歉啊!进一步的调查我这里就没辙了!
提督 辛苦了,接下来的调查我会安排其他人来继续。
威奇塔 哦!到时候我也会帮忙的!(顿了顿)对了,要开始建造这批舰装的替代品吗?
提督 “现在”,还不是时候。
B
角色 台词
执拗
——“弱肉强食”是深海的法则。
那些家伙在吞噬同胞时,这样对我说道。
在它们眼里,我或许是储备粮。它们在等待我变得像它们一样,对同胞出手,进化到更高阶……然后,再吞噬我。
那样的我,才有吞噬的价值。
可为什么……要藉由同胞的牺牲,来提升自己的力量?还把这种事当做理所当然……
【别开玩笑了!】
总有一天,我会当着这些家伙的面,说出这句话。
我会证明给这些家伙看,即使不吞噬同胞,也能进化到更高的阶段。
我一定——
——真可笑啊,小鬼。
耳畔的声音,这样对我说道。
——我都没有发现,你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力量。
身体不由自主的行为,暴露了我长久以来隐瞒着的力量。
——哈哈!竟然跑来救我?真是太好笑了。
招致的结果,就是反被重创。
——我就大发慈悲吃掉你,好结束你的痛苦吧!
但是,我并不后悔……
哪怕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做同样的事。
我一定会尽我的全力……拯救同胞!
——再见了,小鬼!
港区,医疗中心。
上一次战役中受伤的成员被集中在了二楼的特殊病房内。
什罗普郡 ——辛苦您了,主人。
提督 这些消毒措施无论多少次也无法习惯啊。
什罗普郡 您也知道,这些是必要的措施。
提督 嗯,为了她们的安全。(顿了顿)麻烦你带我去维内托的病房。
什罗普郡 好的,主人。请随我来。
身着病服的维内托正望着窗外的风景,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维内托 请进。
提督 好点了吗?
维内托 托您的福,已经好多了。
提督 在这里还说什么客套话。不过,没事就好。大家都很担心你们。
维内托 抱歉……都怪我们疏忽大意……
提督 这不是你们的错。对那种规格外的存在,你们已经做到了最好。
维内托 ……
提督 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
维内托 ……您介意我问一个问题吗?
提督 你问吧。
维内托 您知道……“曾经的旗舰”——指的是谁吗?
C
角色 台词
意外发现
海事局,二楼办公区域。
这里的设施保持完好,丝毫看不出有被入侵过的痕迹。入侵者究竟是怎样从这里进入位于南端的视讯通话室而不被发现的?
艾露西亚 (工作人员声称没有见到过可疑人员。)
监控系统停摆,事故当天的人员进出记录被黑——这绝不是巧合。
艾露西亚 (掩盖行径的动作太过明显,反而更加可疑。)
她一边思索着,一边走到了视讯通话室的门前。
艾露西亚 (门锁也没有破坏过的痕迹。)
门虚掩着,她轻轻一推便走进了房间内。
房间内的物件与外面的办公区域一样,并没有明显的入侵痕迹。
根据事发前的监控影像,这房间内最大的变化便是其中的一张椅子被移动了。
艾露西亚 线索会隐藏在这里吗?
她蹲下身子,仔细检查了起来。
艾露西亚 ……这个是?
实木制的椅子腿上,有一处的木纹与周围有着明显的割裂感。她试着将手放了上去,朝着四周滑动。
“咔哒”一声,木板被滑开。
艾露西亚 ——找到了。
木板之下,有着一个暗格。
那里,放置着一个储存设备。
“同行”
401的声音 请醒醒,Yamato大人。
Yamato ……你没事啊,401。
401的声音 是的。那个人没有攻击我,但是她却对您……
401一反常态的没有继续说下去。
Yamato想要睁开眼,却被系统告知了大部分仿生装置机能已下线的事实。接着,她隐约听到了抽泣的声音。
Yamato 401……你在哭吗?
401 我……不知道“哭”是什么。但是,素体不由自主的……
Yamato 啊啊,这就对了,401。“感情”,就是这样的东西啊。
401 是这样吗……可,您现在的状态……
Yamato 我知道…咳咳。那个老东西的能力就是这么不讲理。
401 我尝试过为您修复素体……非常抱歉……
Yamato 这和你没关系,不要太自责了。不过,再这样下去,那老东西的能力会把我的核心一起吞噬掉……
401 非常抱歉,Yamato大人……我明明是您的补给舰,却无能为力……
Yamato 都让你别自责了…要说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只是,非常的冒险。
401 我觉得,也不会比您现在的处境更糟糕。
Yamato 哈哈,说的也是!那就——你愿意相信我吗?401。
401 我是您的补给舰。
Yamato 看来我问了多余的问题啊。
Yamato ——就让我们“共同”前行吧,401!
D
角色 台词
计划,开始
港区,会议室。
会议室中的“常客”们大多正在进行着立体强袭行动的攻略,这次参与会议的人,多为港区的留守舰队旗舰。
提督 ——图灵,调出全息视图。
图灵 好的。
过了一会儿,会议桌上浮现出了某片海域的全息视图。
提督用手指向了其中的一个位置,并在附近划了一个圈。
提督 先前的战斗中,第二舰队在这里与未知敌人进行了接触,甚至没能看清敌人的样子,就因为舰装断连而重伤昏迷。
提督 就在早些时候,负责救援任务的海上骑士团、狼群小队、特混编队也遭遇了未知敌人,因为同样的手法而导致舰装断连并重伤。
提督 从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基本可以断定两起事件的未知敌人为同一人。
胡滕 (举手示意)
提督 请讲。
胡滕 敌人是通过什么方法得知我们的弱点的?
提督 关于这件事,稍后的会议中会具体讨论。这场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向大家告知一件重要的事。
提督 ——即日起,除开尚在进行中的立体强袭攻略外,立刻停止一切出击任务。
锁定目标
提督 某酒店,404号房间。
提督 艾露西亚坐在桌子前,桌面上摆放着一台老旧的视频播放器。
提督 她手里把玩着从海事局中找到的那个储存设备,眼神却在房间内游荡。
提督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两下轻,一下重。
提督 她已经知道了来者是谁。
艾露西亚 进来吧。
哥特兰 队长,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艾露西亚 很好。哥特兰,你又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哥特兰 队长,这个案子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艾露西亚 疑点太多了。这并不是一场简单的袭击事件。何况,我觉得这件事中有内部人员参与。
哥特兰 您是说……有内鬼?
艾露西亚 很有可能。(顿了顿)还是先看看这个里面存了些什么吧。
哥特兰 那我去把窗帘拉起来。
准备工作完成后,艾露西亚将储存设备插入了播放器内。短暂的解码后,屏幕上出现了画面。
拍摄视角处于查理上校的后方,正好能够看到通讯器那端的人。
艾露西亚 ……
那是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脸。那张脸的主人,令她输掉了学院的选拔,屈居第二。
她摇了摇头,压下往日的回忆,继续观看着录像。
录像播放到了查理向那人解释为何会封锁航路时,突然出现了雪花,遮挡住了那人的影像。
她摇了摇头,压下往日的回忆,继续观看着录像。
接着,响起了两声枪响。
艾露西亚 ……
录像到这里就结束了。
哥特兰 哎呀,这可有点……
艾露西亚 ——下一次海军会议是什么时候?
哥特兰 好像是一周后吧?您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艾露西亚 (站起身)——因为,该我们出动了。
深渊,低语
身负奇异武装的女性们,矗立于海面之上。
她们,即将迎来最后的战斗。
过了一会儿,在她们阵列的对面,出现了一团黑雾。
那黑雾慢慢缩小,凝聚成了与她们对等的大小,看上去就像是被黑影所笼罩的“人”。
黑影 人类啊,准备好接受被毁灭的命运了吗?
——狂妄又淡然的,说出了这句话。
人群之中,走出了一位身穿和服的女性。她身后巨大的舰装,已在无形之中宣示了她的地位。
和服女性 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黑影 看上去这一回,你们有了必胜的手段。
和服女性 我们赌上了所有的一切。
和服女性 ——即使这副身躯,将不复存在。
黑影 真是激昂的发言啊,人类。我开始欣赏你们了。
黑影 为此,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死亡”,并不会是你们所认为的终结。
黑影 ——那,只是迈向“深渊”的第一步。

支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剧情流程:

α
角色 台词
和平
在这天,全球范围内的广播频段里,不断循环着这条消息。
因为战火而不得不离开家园的人们,再一次燃起了希望。他们重整行囊,与陌生或熟悉的人一起,开始了返乡之旅。
……可是,那些不为人知的,为这场战争画下句点的那些少女们,又该去往何处呢?
世界的某个角落。
她醒了过来。
眼前不再是冰冷的海水,而是大到令人心慌的房间。
她身上盖着一层被子,但对于她而言,这是从未见过的东西。出于警惕心,她第一时间从被子中钻了出来,缩到了房间的角落。
她淡紫色的眸子在眼眶中飞速转动,扫描着这房间内的一切。
但除了大之外,这房间里并没有多余的摆设。
XXX ……
她回忆起了失去意识前的事。如果那个没被其他人阻止,她应该已经成为了同胞的养分。
可她现在出现在了这里。
XXX 我被救了吗……?
还没等她继续思考下去,她的耳朵就捕捉到了远处走来的脚步声。
跟毫不遮拦的同胞不同,这个脚步声轻柔且有规律,不紧不慢地,靠近了这里。
不一会儿,脚步声在门前停了下来。紧接着,响起了敲门声。
XXX
她将这个声音视作了对方即将进攻的信号,下意识的想要架起武器,手边却空无一物。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装备早就被同胞击成了碎片。她只能尽量蜷缩着身体,保护住自己的核心所在处。
那扇奇怪的门从右侧被人推开,露出了那脚步声主人的全貌。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人类。
身穿和服的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只是看着,就让她放下了心中的警惕。
XXX ……
身穿和服的她,慢慢走到了她的面前。接着,缓缓地蹲下身子,向着她伸出手——
XXX !!!
那只纤细的手,与她脑海中的梦魇重叠在了一起。
她下意识的弹开了那只手,紧接着抱住了头。然后,闻到了血腥味。
她的指甲划破了和服女性的小臂,尽管如此,和服女性也没有改变表情,亦没有停下动作。
那只手,抚上了她的脸颊。
和服女性 不用害怕,已经没事了。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温度。
和服女性 战争,已经结束了。
这句话,萦绕在她的耳畔。
给予了她活下去的动力。
A
角色 台词
访客
今天是不寻常的一天。
这个家里,来了客人。
是个带着黑色的帽子,手里还拿着奇怪的眼镜的人。
——大小姐称呼她为“有明”。
有明 ——我还以为樫野那丫头在逗我开心,没想到你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啊~
和服女性 ……物是人非。留下来的,也只有这座宅邸了。
有明 有个去处总比浪迹天涯好。你别老是想太多。战争都结束了~咱们也该好好的享受一下人生了~
大小姐 你说得对。可你,又该怎么办呢……
大小姐说着,看向了有明身后所背负的巨大舰装。
有明 哎呀~你不用管我。好好休养身子才是你该做的事。
大小姐 是,是。被你说教,总感觉怪怪的。
两人说着,一起露出了笑颜。
躲在假山后的她,还无法理解这笑的含义。
大小姐 ——你跟其他人还有联系吗?
有明 你都没有~更不要提我了。再说了,那些家伙应该还在记恨我吧。毕竟我中途退出,让她们吃了不少苦头。
大小姐 是啊,大家每天都在抱怨你是个轻浮的人。
有明 欸~那可真够伤人的。不过,硬要说联系的话,最近S113又来找我了。这里的地址也是她告诉我的。
提到“S113”这个名字,大小姐的神情明显黯淡了下去。
大小姐 ……她还在为上面的人做事吗?
有明 有些编外的家伙不愿意放弃舰装,需要人处理。而能不被个人情绪影响完美完成任务的人,只有那个家伙。
大小姐 ……她过得还好吗?
有明 (摊手)谁知道呢~那家伙总是一脸不在乎的表情,根本不想让别人关心她。
大小姐 在这一点上,你不也是一样吗?只不过,你戴上的“面具”跟她的不同。
有明 哎呀~不要拆穿人嘛……
两人的对话就这样终止了。就算是她也能看出局面变得有些尴尬了。
又过了好一阵儿,有明才主动开了口。
有明 今天就这样吧。下次有机会再聊。
大小姐 嗯。有机会的话。
有明 话又说回来,我都要走了,你还不给我介绍一下这里的新成员吗?
她吓了一跳,差点没站稳。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有明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有明 你好呀~长角的小朋友~
B
角色 台词
选择
大小姐突然病倒了。
即便请了医生,也查不出病因。到头来,只是开了些调理身子的药,并叮嘱不要剧烈运动。
看着樫野守在大小姐身边,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样子,别提有多难受了。
即使如此,卧在床榻上的大小姐也会安慰她。
【你只要开心的活着就好了】
<看见你这样,我怎么能开心起来……>
这句话,她藏在心里。说出来只会让大小姐更困扰而已。
不知从哪得知消息的有明再一次来到了这里。
有明在大小姐的房间里呆了很久,直到天黑才出来。然后,再次找到了焦虑的她。
有明 你也很难过啊,小家伙。
<那是自然的。>
有明 我这个人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我接下来的话,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她隐约中,已经猜到了一些。
有明 为了她好,你必须要离开她。
<……>
有明 这不是个人层面的抵触,小家伙。我也很喜欢你,但是……
有明 你无意识间散发出的那股特殊辐射,会令她身体的恶化程度加剧。
<是我导致的……>
有明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家伙。但追根溯源,这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你不用自责。
有明 这是唯一一个能阻止她身体继续恶化下去的办法。我很抱歉,小家伙。
说完这些话,有明走到她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有明 你肯定有话想对她说吧。我在这等你。
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房间里没有点灯。
只有微弱的月光,映照着大小姐的脸。
大小姐 ……你来了。
她还是说不出话。
大小姐 ……有明她,肯定对你说了吧。
大小姐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门口的她。
大小姐 孩子,这不是你的错……我们,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是……我们能够选择如何活下去……
大小姐 这……是我选择的路,我没有遗憾。
大小姐 ……你,又会怎么选择呢?
她看着大小姐,暗自握紧了拳头。
XXX 我决定了。
大小姐 是嘛……那就好。
那熟悉的微笑,再一次浮现在了大小姐的脸上。
大小姐 你能走过来吗?让我……最后再抱你一次。
她点了点头,小步跑到了大小姐的床边。大小姐笑着,将她揽入了怀中。
大小姐 ……四百零一天——你和我共度过的日子。
大小姐 ……我都记在心里。永远也不会忘记。
XXX 我、我也一样!啊!还有一件事——
XXX 我想知道大小姐的名字!
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大小姐的姓名。就像是大家都在刻意回避一样。
大小姐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的神色,依旧让她无法捉摸。
——然后,轻轻地点点头。
大小姐 我的名字是——
C
角色 台词
“世界”的破坏者
S113 ——名字有那么重要吗?
她对话的对象,是不远处全副武装的金发少女。
少女 你既然想要决斗,自报家门不是很合理吗?
S113 我可没有跟你决斗的想法。
少女 那就不要拦着我,异邦人。
金发少女瞪了她一眼,转身向山下走去。但还没走几步,一枚炮弹就击中了她右脚旁的地面。
没有引爆,只是普通的训练弹。看上去,这是警告的信号。
少女 你想做什么?
S113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战争已经结束了,你带着舰装想去哪里?
少女 那是我的自由,与你无关。
S113 你错了。
少女 什么?
S113 只要你装备上舰装,“自由”就不是你能拥有的东西。
少女 哼,谁管你这些歪理。按你这么说,你也穿着舰装,你岂不也是“笼中鸟”?
S113 是啊。你以为是我想来这里,想要管你的破事吗?
少女 ……你懂我什么?!我的事轮不到你插手!!
她的话似乎触及到了少女的逆鳞,后者立刻摆出了战斗姿态并随即开火。少女被四门主炮齐射的后坐力向后推开了一大段距离,险些跌下山崖。
等她调整好自己的位置再看时,先前炮弹的落点处已经没有了S113的踪迹。
少女 ……死了吗?哼,别怪我,这都是你自找的。
S113的声音 你说谁是自找的?
少女 !!!
没等她反应,她的腰间就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冲击,直接解除了她与舰装的连接。那股冲击力更是将她轰飞了三、四米,直到撞在了一棵树上才停了下来。
少女 ……咳咳!!
S113 尚未判定敌人是否失去生命体征就解除警惕。你这样的人,难怪没被派往前线。
少女勉强睁开眼,看着远处的S113一点点的向她走来,手里还拎着属于她的舰装。
少女 ……还给我!!
S113 你说这个吗?
S113举起了她的舰装。
少女 ……还给我……
S113 那是不可能的。我来这的目的,就是销毁这套舰装。
少女 不可以……!你知道它对我意味着什么吗?!
S113 我没有兴趣知道。
少女 ……它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世界”!拥有它,我才可以让那些曾经对我……!!
S113 我说了,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我也……没有那样的资格再……
S113停在了她的面前。
S113 不过,“世界”吗?这个概念倒是蛮有趣的。对了,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吧。
S113在她诧异的目光中,将她的舰装高高抛向了空中。
S113 ——我是,“世界的破坏者”。
——接着,主炮齐射。
在少女凄厉的叫喊声中,S113的身影渐渐远去。
D
角色 台词
暗流
某处据点。
S113坐在工作台前,摆弄着手中老旧的拍立得相机。
女性的声音 还在修这台老古董啊~
S113 你又在我身上装了定位器吗?
有明 哎呀~人没有那么容易改掉习惯嘛~你不会介意的吧~
S113 我不会——只要你把你那些无用的道具也分我一点。
有明 真是狮子大张口啊。好吧,反正我有多的,给你一些也无所谓。
S113看了她一眼,接着从桌面上拿起了油皮纸将那台相机小心翼翼的包了起来,放在一旁。
S113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有明 哎呀~我就不能是过来找你叙旧的吗?
S113 这个笑话不好笑。
有明 好吧。(摊手)首先,你的猜想没错。那小家伙离开她之后,她的病情就好转了。
S113 (平淡的)是嘛。然后呢?
有明 (叹气)在我面前你还要装出这幅样子啊。
有明 其次,根据我获得的情报,上面的人打算开设学院以及慈善机构,用来接收战争期间受到影响的人。
S113 ……有备无患吗?真像他们的作风。
有明 还有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她突然压低了声音,连同着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有明 他们,正在研制新式舰装。
听到这个,S113突然站了起来,一拳打在了右手边的石壁上。
S113 ……战争,还没有结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