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这里是战舰少女R的民间非官方百科,可以查阅战舰少女的相关资料,也欢迎您一起来完善百科。一切编辑行为都是可以恢复的,敬请大胆编写
  • 宿舍页面已建立,可以浏览新宿舍系统中家具等相关资料

轰隆轰隆大作战

来自舰R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活动简介[编辑]

2016年冬季活动”轰隆轰隆大作战“2016年12月16日15:00开始 ,至12月30日15:00结束,持续14天。

各活动图名称及奖励如下:

  • Ex-1【巴拉望水道伏击战】,推荐舰船等级大于10级。斩杀奖励为轰炸机“HE-119
  • Ex-2【锡布延海海战】,推荐舰船等级大于30级。斩杀奖励为潜水艇“刺尾鱼
  • Ex-3【恩加诺海战】,推荐舰船等级大于50级。斩杀奖励为战斗机“F7F虎猫
  • Ex-4【苏里高海战】,推荐舰船等级大于70级。斩杀奖励为战斗机“F2H报丧女妖
  • Ex-5【萨马岛决战】,推荐舰船等级大于80级。斩杀奖励为装甲航空母舰“信浓以及活动特殊勋章“一级海军功绩勋章”
  • Ex-6【彩蛋关卡】,推荐舰船等级大于90级。斩杀奖励为小岛撤离任务头像

通关以上六张地图后开启困难模式地图:

  • Ex-7【恩加诺海海战(困难)】,推荐舰船等级大于95级。斩杀奖励为强化部件“小提姆火箭弹
  • Ex-8【苏里高决战(困难)】,推荐舰船等级大于95级。斩杀奖励为战利品10个。
  • Ex-9【萨马岛海战(困难)】,推荐舰船等级大于95级。斩杀奖励为活动特殊勋章“二级海军功绩勋章”以及活动特殊头像“困难难度通关奖励头像”。

除了过关奖励外,本次活动的部分海域还将有以下三艘活动限定掉落舰:

驱逐舰“约翰斯顿

驱逐舰“霍埃尔

驱逐舰“塞缪尔·罗伯茨

地图[编辑]

图片来自舰少资料库,掉落详细请见“舰少资料库

Ex-1 巴拉望水道伏击战[编辑]

Ex-2 锡布延海海战[编辑]

Ex-3 恩加诺海战[编辑]

Ex-4 苏里高海战[编辑]


Ex-5 萨马岛决战[编辑]


Ex-6 小岛撤离作战(彩蛋关卡)[编辑]


Ex-7 恩加诺海海战(困难)[编辑]


Ex-8 苏里高决战(困难)[编辑]

Ex-9 萨马岛海战(困难)[编辑]


活动战役原型[编辑]

“轰隆轰隆”大作战历史背景[编辑]

“轰隆轰隆”大作战历史背景

1944年的二战,盟军在各大战场均已经处于优势。在欧洲,盟军发动了诺曼底登陆,开辟了第二战场,和东边的苏军的“十次打击”东西夹击德国。在远东,马里亚纳海战中日本海航自42年积攒恢复的飞行员像砸向石头的鸡蛋一样被挥霍掉了,自此,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机动部队只是一个空架子。
太平洋地区东南亚一带有着丰富的资源,日本凭借偷袭珍珠港和战争初期出其不意的行动,占领了这一地区。该地区的资源,尤其是石油是支撑着日本战争机器运转的关键。当美军反攻的脚步来到东南亚时,日本,尤其是日本海军,也到了必须垂死挣扎的地步。否则,缺乏燃料的海军,只能在港口里挨炸罢了。
从人类有文字记载的战争史以来,在公元前塞浦路斯,希波战争到现代的马岛海战的海战史上。莱特湾战役可能是仅次于日德兰的史诗战斗。为对外扩张和“国运”准备了几十年,通过几次局部战争膨胀起来的日本帝国及其海军,在经过一系列战役之后,已经狼狈不堪。虽然日本的航母部队在之前的马里亚纳海战中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但是日本海军的“亲女儿们”,那些战列舰部队却基本完好,在这个“帝国存亡危机之际”,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战列舰们必须走上战场了。
在预计对美军的反击中,基本完好的水面战舰部队将担当绝对主力的角色,而且航母部队,由于损失了大量飞行员,只能起到拉仇恨的作用,针对美军可能的反攻方向,日军根据从南向北的方向,制定了从捷一到捷四号的作战计划。美军这边,随着反攻进展到东南亚,下一步的目标是哪里出现了分歧,尼米茨等海军将领认为应该登陆台湾,而麦克阿瑟则强烈要求反攻菲律宾,两种意见相持不下,可能是出于一些政治原因,美军最终选择了菲律宾群岛作为作战目标。不过不管目标如何,一旦胜利,就会彻底切断日本本土到资源丰富的南洋地区的联系。
在介绍莱特湾海战之前,不得不提到在此前约10天爆发的台海空战。1944年10月12日作用,美军开始空袭日军在台湾的机场,自以为是抓住战机的日军大批飞机起飞迎击美军,结果是只给美军造成轻微损失。但是日军方面,大本营发表却吹嘘击沉美军航母N艘,战列舰N艘(其中又把企业“击沉”了一次),总之,重创美国主力舰队。日本上下听闻这一消息欢欣鼓舞,连天皇都表示赞许,这大概就是说谎说到自己都相信了。但是到了10月下旬,美军开始在菲律宾登陆。既然美军遭到了重创,那么应该是联合舰队那些威风堂堂的战列舰出击,全歼美国海军的机会了,但是这时轮到海军目瞪口呆了。台海空战的直接后果就是造成了在接下来的作战中缺乏航空力量支援,对美军实力判断也出现问题。
1944年10月20日,美军开始对莱特岛进行两栖攻击。收到情报的日军正式倾巢出动。这支舰队包括了日军全部战列舰主力(除了43年自爆的陆奥),能调集的所有巡洋舰(高雄级四艘齐聚一堂)。日军舰队计划突入美军登陆场,对美军登陆部队以及舰队进行打击。
美军这边自然也是有备而来。由哈尔西指挥的美军舰队,除了有大量航母之外。也有诸如新泽西之类的新式高速战列舰,如果可能,她们将进行一场原教旨主义的海战。当然,太平洋此时到处都是美军潜艇。

EX-1 巴拉望水道伏击战[编辑]

EX-1 巴拉望水道伏击战

由于忌惮美军强大航空实力,日军选择了一条弯曲的航线突入海峡。不过日军的行踪自然没有逃过美军的眼线。
日军路线首先便是经过狭长的巴拉望水道,再经由锡布延海,过海峡之后突入美军登陆场。
巴拉望岛是位于菲律宾西南部的一个狭长岛屿,而其旁边的巴拉望水道则天生是一处潜艇伏击的宝地。尽管此行日本海军带上了很多驱逐舰和巡洋舰,但是依然不能保证不被美军潜艇伏击。
10月1日开始,美军的鲦鱼号和飞鱼号潜艇便在此巡逻。23日凌晨,她们便发现了庞大的日军舰队。飞鱼号朝着高雄和爱宕发射了鱼雷。尽管日本的高雄级巡洋舰有着巡洋舰中比较完善的水下防护系统,但是依然无济于事,爱宕当场沉没,而高雄严重受损,不得不在驱逐舰掩护下撤退。爱宕的沉没还带来了另外的一个意外,旗舰爱宕号上的舰队指挥栗田及其指挥幕僚们也纷纷落水,尽管迅速被驱逐舰们捞了起来,但是司令部的一些人员被捞起来后,被驱逐舰带到了新加坡,这使得通讯人员紧缺,无疑影响了作战指挥。此前由于一系列编制问题无法搭乘大和作为旗舰的栗田,倒是也因此登上了大和作为旗舰。
而鲦鱼号攻击的是摩耶,摩耶在之前经过了防空强化改造,号称洋上的防空要塞,然而这次却是遭到了水下的攻击而沉没。
日舰队在遭到袭击后,加速摆脱潜艇,两艘潜艇在整个白天依然尾随日军,试图再度发起攻击,入夜后,高速前行的飞鱼号突然撞上海底搁浅,在收容人员之后由友军对搁浅潜艇进行销毁。
就这样,日军舰队刚刚启程,便损失了3艘重巡洋舰,舰队指挥官也被落水捞了一遍。建成服役约20年,四处征战为帝国立下赫赫功劳的高雄级重巡,在一天之内便损失三艘,只剩下鸟海一舰。面对有着绝对优势的美军,日军舰队之后的战斗将更加困难,栗田所率领的舰队不得不硬着头皮前进。

EX-2 锡布延海海战——巨兽的叹息[编辑]

EX-2 锡布延海海战——巨兽的叹息

我们打开此时美军第38特混舰队的花名册,会发现一系列熟悉而又亲切的名字:黄蜂、大黄蜂、列克星敦、兰利·····是的,她们又回来了,而且变强了(然而企业还是那个企业)。正如大黄蜂舰员在撤离时,相约在新大黄蜂上相见那样,美军会让传统舰名在新服役军舰上传承下去。在收到日军舰队的位置报告后,特混舰队迅速组织舰载机,对日军舰队进行空袭。
当30年代日本海军开始筹划超战舰的时候,一定想不到这种超强的战列舰却不得不面临这样的一种状况——如果是参与舰队决战,那么大和级会发挥出惊人的威力,但是如果让大和带领舰队顶着密集的空袭前进呢?诚然,30年代的设计者不可能完全预知之后的战争发展,不过,日本对战列舰的使用过于保守,也是不争的事实。在最需要大和、长门她们的瓜岛前线,奔走的却是最老旧的金刚级。就在栗田舰队顶着空袭前进的同时,联合舰队的长官和高层们,此刻正躲在日吉台大学的地下室内(联合舰队司令部已经从大淀号搬到了一个地下室)指挥着前线。
1944年10月24日,上午10时左右,日本舰队的雷达发现来袭机群,大和号等战列舰的主炮开始打破沉默,发射对空三式弹。栗田舰队在路上的第二道折磨开始了,而美军的熟人们,将进行复仇的攻击。
最先飞临日军舰队的波次是一个20多架的编队,美军飞行员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了传说中的日本大和级战舰,战机们冒着绵密的火网扑向庞大的舰队,尽管全舰队密布25毫米机炮,但是作用并不明显。这波不大的编队给武藏造成了中雷一发的损失,造成一定航速损失。日本舰队的舰队防空一直存在着问题,除了日制高炮和对空火控固有的一些缺陷外,日本舰队驱逐舰的主炮除了少数级别外,几乎都没有可靠的高射能力,这造成在舰队中数量最多的驱逐舰反而对舰队防空没有什么贡献。而反观美国驱逐舰,广泛装备了具备高平两用能力的火控和主炮,按比例算下来,一艘美国驱逐舰在舰队中对区域防空的贡献,几乎赶得上一艘日本巡洋舰。美军的空袭编队中有相当数量的战斗机,战机们会用机枪和火箭弹洗甲板,缺乏防护的防空机关炮也死伤惨重(比电影男人的大和中更惨),严重影响了防空能力。
在正午的第二波空袭中,武藏的舰长猪口敏平拒绝了用三式弹的提议,猪口为在之后的海战中会对海射击,而三式弹会对炮管造成不利影响,影响精度(实际存疑)。然而,美空袭让武藏号继续受创,还在过多考虑三式弹问题的猪口显然没分清楚重点。经过中午的空袭,武藏号的速度只剩下了22节。下午的第三波攻击继续对整个编队,尤其是武藏进行照顾——武藏又中雷4发。经过这波空袭,武藏的速度已经连22节都无法保持,逐渐落在了队伍后面,而且忙于躲避空袭的舰队也无可能减速继续迁就武藏。之后的波次武藏倒是幸运地没有被击中,但是随着进水越来越多,武藏的速度只能保持约20节,栗田认为已经没有必要强行让全舰队拉着武藏继续航行,于是让一艘驱逐舰(清霜号)护航武藏,并试图撤退。不过,武藏号的最终时刻还是来临了。美军当天第五波空袭于当日下午3点20分左右来临。相比栗田本队,落在后面,重伤不止正在大口喘息的武藏显然是个更好的目标。
如果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次战斗的场景,那么一定像极了电影中人类战机围攻哥斯拉的片段。武藏在美机的围攻下,亦或如同哥斯拉般发出了喘息吼声,这艘7万吨的超级战列舰,也即将沉没。下午4点半左右,大和号最后一次见到她的妹妹武藏号,两舰临别,武藏的舰首已经基本没入水中,只有菊花纹章勉强还在水面上。舰队继续前进,只留下孤单的武藏和清霜。在分别后,两次向武藏发报“保全战舰”。6时15分,两舰完成了最后一次通讯。随着进水无法控制,武藏号突然左倾无法控制,然后发生了弹药大爆炸。
此刻是1944年10月24日下午7点半,武藏沉没。

EX-3 恩加诺海战——不死鸟瑞鹤谢幕[编辑]

EX-3 恩加诺海战——不死鸟瑞鹤谢幕

恩加诺海战从各个方面来讲都是一场奇怪的海战,这是日军机动部队最后一次出击,但是目的却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哈尔西受各种因素影响(很可能是复仇执念),在发现小泽部队后,选择放弃栗田队而转为攻击小泽的囮部队,造成了后续一系列影响,改变了整个战场的走势。
在几个月之前的马里亚纳海战中,日军的机动部队向美舰队发动连续空袭,但是却遭遇性能优秀的美军飞机拦截,人称“猎火鸡大赛”。至此日本航母飞行员部队遭受毁灭性打击,再也无法恢复,即使航母和飞机还勉强能凑齐,却极度缺乏飞行员。莱特湾海战中,日本海军倾巢出动,为了配合作战任务达成,航母部队在载机极少的情况下依然出动,希望能牵制美军,配合主力部队突入登陆场任务。囮在汉语中的含义是捕鸟时的诱鸟。小泽部队被称为囮部队,倒也贴切。此时小泽的舰队,大型航母只有瑞鹤一艘,这也是唯一剩下的参加过珍珠港袭击的航母,其余的全是改造航母和轻型航母。她们的飞行甲板都刷了绿色条纹迷彩,可能是为了使飞机误判距离,也可能是为了让自己更显眼,当然,最独特的还是那两艘铺设了宽大航空甲板的航空战列舰伊势和日向号。
这支舰队出航之后,便希望敌人将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身上,怕美军发现不了她们,于是拼凑了舰载机部队向美军袭击。此前知道日军的战列舰和航母盘踞在东南亚群岛的哈尔西认为必须给予日军航母部队以毁灭性打击,而他并不太清楚这支日本航母编队的实情。在日军偷袭珍珠港时,哈尔西正指挥企业号运输飞机,在企业号上,哈尔西说出了那句著名的“等不到这场战争结束,日语就只能在地狱里听见了”。之前的中途岛和马里亚纳击沉赤城,加贺,飞龙,苍龙,翔鹤(日军参与过珍珠港袭击的航母),哈尔西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赶上,这次,哈尔西可算是抓住了机会,哈尔西仿佛被红布挑逗的公牛,呼哧呼哧地率领着舰队上钩了。小泽大喜,向栗田发报自己被发现,而栗田队因为各种原因,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处理这份电报。
第二天即10月25日,哈尔西开始转火小泽部队,一个诱饵空架子部队,又有什么战斗力呢,美军的机群对着小泽部队狂轰,瑞鹤作为幸运的不死鸟,在战前进行了大规模生存力强化,此刻也坚持不住,最终被击沉。两艘航战虽然一架飞机没带,但是防空表现却挺好,美军飞行员形容这是战争期间罕有的防空火力,两艘航战也奇迹般地全身而退。这两艘航战的指挥松田千秋虽然是名战列舰指挥官,却对航空战也有所研究,一直研究相关防空对策,在伊势级改为航空战列舰时,松田甚至还向舰政本部提出过扶桑的改造方案。
在锡布延海深受折磨的栗田队,此刻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小泽的电报,并一度回转航向,这也给美军意外造成了栗田已经撤退,小泽才是重点的假象。在海峡磨蹭磨蹭的栗田,于24日1傍晚接到了躲在安全阴暗后方地下室里联合舰队司令部,长官丰田副武向全体单位发送的督战电报“确信天佑,全军突击”。
已经损失了武藏的栗田队则向着预定路线——圣贝纳迪诺海峡前进。


星星之火——萨马岛海战中的塔菲三号[编辑]

星星之火——萨马岛海战中的塔菲三号

雪风号的寺内正道舰长满是惊奇地注视着眼前的奇景——三艘驱逐舰,她们所面对的是包含四艘战列舰、七艘巡洋舰和至少十二艘驱逐舰在内的栗田游击部队——相比之下弱小而可笑的三艘驱逐舰,正开足马力向着自己的方向发起冲锋,背后留下了一道绵长的烟幕,将日军舰队与他们的猎物——六艘脆弱不堪的护航航母隔开。 1945年 10月25日凌晨的萨马岛附近海域,那时在海面上的寺内正道舰长绝不会想到,自己正在见证海战史上最悲壮的片段之一。
那艘勇敢地冲在前方的驱逐舰就是DD-557,约翰斯顿号,一艘服役刚满一年的弗莱彻级驱逐舰,第77.4.3特混舰队、即塔菲3中的一员。这艘特混舰队由6艘护航航母、3艘驱逐舰以及数艘护航驱逐舰编成,这样的规模在美国海军的队伍编组中只是一支二线部队。很显然,这样一支部队并不是来势汹汹的栗田游击部队的对手,也不应该直面如此强大的敌人。然而,历史总是爱开些残酷的玩笑。
由于蛮牛哈尔西觅战心切,第38特混舰队的雄兵早已倾巢而出,扑向作为诱饵的小泽机动部队,除了3支像塔菲3号这样的小型舰队之外,整个莱特湾已没有可战之兵,塔菲3号小队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了栗田健男和他的舰队面前。
在1944年10月25日的拂晓,一名正在空中进行反潜巡逻任务的TBF复仇者飞行员发现了栗田的主力舰队,“我能看到佛塔般的桅杆,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肉丸旗了!”
塔菲3号小队立刻向东逃离,但是凭护航航母的缓慢航速,面对这样一支庞大且基本高速的舰队,几乎毫无可能逃脱(其实际航速只有18~21节),这些脆弱笨拙的舰船也难逃被屠宰的命运。约翰斯顿的炮术指挥官这样报告道,“我们就像个连弹弓都没有的小屁孩一样”。他们不顾一切地使用了所有能用的手段进行求援。无奈的是,除了附近的另外两个塔菲小队能使用机群进行支援(这些飞机的主要任务还是反潜和对地轰炸),其他任何有能力挽救他们的主力舰队都已在千里之外。
然而,就像经典故事中的固有桥段一般,英雄们在这时挺身而出,对上了她们本不该面对的强大敌人。弗莱彻级驱逐舰约翰斯顿号首先发动了对敌舰队的突击,其他驱逐舰及护航驱逐舰也陆续跟上,造就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奇景。护航航母也竭尽全力地用轰炸干扰敌人,仓促应战的飞行员们并没有有效的对主力舰武器可用,但是他们把任何带在飞机上的、能炸响的玩意儿(甚至包括深水炸弹)都带到了空中,一股脑儿地扔到了敌人头上。

约翰斯顿——塔菲3第一枪
在发现栗田舰队后的短短一分钟内,约翰斯顿迅速切入到了六条瘦小的护航航母和日军舰队之间,并展开了长达2500码的烟幕,以遮蔽敌人炮手的视线。“即便是在我们散布烟幕的过程当中,敌人的弹药也已发疯似地倾泻在我们周围,约翰斯顿无时不在炮弹炸裂的火光中穿行……我们是第一条施放烟幕的驱逐舰,同时也是第一艘开火、第一艘实施鱼雷攻击的……”
在战斗打响后的前二十分钟,约翰斯顿几乎处在所有日军巡洋舰和战列舰的有效射程内,然而她的5英寸主炮却无法触及敌人。于是她发起了英勇的冲锋——如同她的舰长在入役仪式上所说,“这将是一艘披荆斩棘的船”。约翰斯顿顶着敌方凶猛的火力,拖着烟雾扭动着航行了20分钟之久,才将敌人纳入了有效射程;约翰斯顿的五英寸火炮终于得以向最近的巡洋舰喷吐火舌。在这短暂而疯狂的五分钟内,约翰斯顿向敌舰倾泻出了两百多发炮弹,并取得了大量有效命中。5分钟的疯狂对射过后,随着舰长埃文斯的一声令下,约翰斯顿射出了发射管内的所有10发鱼雷后急速转弯,躲入之前拉好的烟幕中。当她一分钟后驶出烟幕时,舰员们看到的是熊野号重巡洋舰被鱼雷命中后所爆发出的冲天火光及高耸的水柱,鱼雷命中。这次鱼雷攻击不但成功击中了熊野号,也打乱了日军的队形编组,大和号被两枚20节的慢速雷像筷子夹饺子一样夹在中间,不得不向战场的反方向航行了10分钟以上。
然而她的好运似乎也到此为止了。金刚号发射的一枚14英寸炮弹炸中了她的甲板,一路轰到了右舷主机减速齿轮组,紧接着是第二枚14英寸炮弹,打断了若干条重要电缆和蒸汽管,随后炸坏了她的蒸汽轮机。而一枚来自大和号战列舰副炮的6英寸炮弹打中了舰桥,炮弹飞出的弹片还削掉了埃文斯舰长左手的两根手指,还有一枚6英寸炮弹打坏了操舵室和电池组。“那简直就像一只小狗被卡车碾成肉饼一般,炮弹使舵机和船体后部三门五英寸炮丧失了所有能力,陀螺罗盘就像磕了药一样……”不过万幸,附近刚巧有阵雨形成的飑云,约翰斯顿得以躲藏其中。这团幸运女神的恩赐为她赢得了一些宝贵的喘息时间用以应急修理。
7时50分的清晨, 斯普雷格将军命令驱逐舰进行鱼雷攻击。此时的约翰斯顿已是满身疮痍,鱼雷也已耗尽,引擎只有一台幸存,航速只剩20节不到,根本无法跟上友军。但退缩并不是指挥官埃文斯的战斗风格,“我们将跟随其他驱逐舰并提供炮火支援”舰长如此宣告着。约翰斯顿冲了上去,躲开敌人的齐射并将爆炸的闪光甩在了身后。
但大量的规避机动也会带来险情,当约翰斯顿冲出浓浓的烟幕后,她的船头正笔直地指向驱逐舰希尔曼(DD-532),“全引擎倒车!”埃文斯舰长随即大吼着发出指令,然而这对只有一台引擎还在工作的约翰斯顿来说,仅仅是让她稍微减慢了一点航速。幸好希尔曼完好的两台引擎帮助她自己规避开了撞击航线,但她们最近的时候,两舰的距离只有不到10英尺,所有人都为此捏了把汗。
此时约翰斯顿的周围全是烟幕,连友舰的位置都无法准确把握,埃文斯因此下令除非目视敌舰否则不要开火。8时20分,从约翰斯顿左舷侧方向的烟幕中冲出了一艘3万吨的巨兽,战舰金刚号,此时她们之间的距离仅有7000码。“我死都不会认错那佛塔一样的桅杆,我确定我看见它了!”炮术指挥官哈根下令开火,在40秒内,约翰斯顿就打出了30发炮弹,至少15发击中了金刚号那高耸入云的舰桥。“那条战列舰用14英寸炮阵向我们开了几炮,但是感谢上帝,它们都没有命中。”
约翰斯顿很快又发现,CVE-73冈比亚湾遭到了巡洋舰的攻击,指挥官埃文斯随即命令伤痕累累的约翰斯顿向敌军巡洋舰开火,逼迫它把目标从冈比亚湾转移到约翰斯顿上。约翰斯顿成功地取得了四发命中,但局势很快又急转直下——日本驱逐编队正在迅速接近美军护航航母!如果让日本驱逐舰队成功占据有利位置发动鱼雷攻击,那整个护航航母编队就会全军覆没。为了对抗整个日本驱逐编队,约翰斯顿只好优先攻击日军领舰,逼迫其撤出战区,然后攻击第二条驱逐舰。这样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所有余下的敌方作战单位从约翰斯顿的火炮有效射程中撤出。约翰斯顿的苦战奏效了,这时日本驱逐舰编队和航母间的距离已大大超过了鱼雷的有效射程。
在激烈的交火中,约翰斯顿又损失了两门前主炮中的一门,另一门也受到损伤,她的舰桥也因40毫米弹药的快速反应弹药箱被命中而被爆炸和火焰损毁。尽管遍体鳞伤,整条舰船上的人都已经下定决心死战到底。埃文斯转移到约翰斯顿的船尾甲板上继续指挥,通过一个敞开的舱门向船尾舵舱的水兵喊话以保证人力控制该舰的转舵。在一门主炮旁,一个德州佬不停地高喊着“给我弹药!更多的弹药”。即使弹尽粮绝,约翰斯顿依旧在尝试阻止日军驱逐和巡洋舰靠近幸存的五条美军航母(冈比亚湾因为舰桥和后部引擎室被巡洋舰筑摩命中,完全丧失动力,于8时50分全员弃舰)。“我们现在在一个全世界的娘们和臭小子都帮不到的地方,但是我们知道救援航母的部队一定在路上,而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我们争取!”
9时30分,约翰斯顿已经打光了她所有的手牌,围着她的敌舰距离她近到就连日本人的炮术都不再会打歪了的程度。所有船都在绕着她画圈打转,就像鬣狗群撕扯重伤的狮子一般。随着最后的引擎舱也被打坏,约翰斯顿丧失了她所有的动力,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也许在开始时就明白了,这条船在步向末路。
9时45分,舰长下达了弃船命令,幸存的船员们爬过已经开始倾斜的甲板和战友的遗体,跳进大海。10时10分约翰斯顿倾覆并开始下沉,雪风号驱逐舰接近到1000码的距离并向她发射了最后一发炮弹以确保击沉。
跳入水中正在奋力逃生的水兵们看到雪风号上的日军正在向他们进行校射,所有人都绷紧了身子,准备面对最坏的结果。但舰内的日军舰长寺内正道制止了这一行为,不久后漂浮在海上的水兵们看到一名穿着草绿色军服的将校站在舰桥上,向着沉没中的约翰斯顿敬礼。这就是这艘传奇的驱逐舰,约翰斯顿号的最后一刻。

霍埃尔——最终防线的血战
霍埃尔也收到了斯普雷格将军进攻的命令,而她所选择的目标正是18000码外的金刚。当她在烟雾中穿行,接近到14000码时,金刚的14英寸副炮开火,炮口产生了巨大而显眼的炮口焰,霍埃尔抓住了先机,迅速藉此为指示物压制射击。但她的射击也同样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敌人的一发炮弹命中了舰桥,摧毁了所有无线电设备。
但即使如此,霍埃尔也没有改变她的航向,直到她逼近至9000码的位置,射出了一半的鱼雷后,方才转向以规避敌人的炮火。虽然霍埃尔的这次鱼雷攻击并没有命中目标,但她成功地迫使金刚向左急转以规避鱼雷,而金刚号也必须保持这个航向直到确认所有鱼雷已经从身边通过,才能继续追击,这让她丧失了良好的攻击位置,保全了美军的航母编队。
数分钟后,金刚反击的炮火使霍埃尔陆续失去了三门主炮、左引擎动力、MK37舰炮射击指挥装置、FD雷达和舰桥操舵控制。但她仍然没有放弃战斗,她进行了转向去冲击日军的重巡洋舰编队。这次她足足接近到编队旗舰羽黑6000码距离的位置,才射出了剩下的一半鱼雷,而这一次,鱼雷没有让霍埃尔失望,舰员成功地观测到了目标被命中所激起的巨大水柱。虽然后来日本方面的记录否认了这些鱼雷的命中,但除了鱼雷击中的爆炸以外,并没有其他的证据可以解释间隙水柱效果的产生。
经过奋战的霍埃尔已经伤痕累累,且被敌人重重包围。左侧的金刚和她只有8000码的距离,而左后方7000码便是敌人的重巡编队。在霍埃尔沉没前的最后时刻,她用仅存的两门主炮和敌人展开了鏖战,并吸引了敌人的大量炮火,为航母的逃脱争取了更多时间。8时30分,霍埃尔在先后承受了40发炮弹命中的情况下,一枚8英寸炮弹摧毁了剩下的引擎,并使引擎室进水,一号弹药库也随之起火燃烧。船体迅速向左侧严重倾斜,船尾亦开始下沉,舰长里昂·S·肯特伯格不得不下达弃船命令。
同样英勇的霍埃尔没有约翰斯顿那么好运,日军不断地向已被摧毁的船体和生还的船员们倾泻炮弹与子弹,直到8点55分霍埃尔翻转沉入24000英尺深的海底,报复性的射击都没有停息。

塞缪尔·罗伯茨——无畏的锡罐头骑兵
塞缪尔·罗伯茨(Samuel B. Roberts I, DE-413)的故事也同样悲壮,该舰以此前牺牲于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的登陆舰指挥官——塞缪尔·博克·罗伯茨(1942年9月28日,他为了掩护在瓜岛被日军合围的海军陆战队连队,舍身驾驶登陆舰冲向滩头进行掩护射击,使该连队得以成功撤退,而登陆舰却被重火力击中,他本人也身受重伤。战友们把他从被打成废铁的船中拖出并送回基地,最终不幸地牺牲在救援的飞机上)——的名字命名
而该舰并非弗莱彻级,则是属于约翰·C·巴特勒级护卫驱逐舰的其中一艘。作为主要用来进行商船护卫而强调反潜能力的护卫驱逐舰,塞缪尔·罗伯茨仅有两门38口径5英寸缓射炮和一组533毫米三联装鱼雷发射管。此刻的他们还没有想到,自己将取得美军护卫驱逐舰有史以来最大的战果。
7时35分,塞缪尔·罗伯茨掉头转向栗田舰队展开对决,舰长盯上了重巡洋舰鸟海,柯布兰德舰长打开了舰内广播通告,说道:“我们将进行一次鱼雷攻击,虽然预计效果并不乐观,但是我们仍会恪尽职责”。
柯布兰德舰长不乐观的预期是很现实的,作为一艘巴特勒级护航驱逐舰,塞缪尔·罗伯茨只装备了一座三联装鱼雷发射管,在装定45节的高速模式后,鱼雷的有效射程仅有6000码左右。他正在做的尝试无异于用飞镖猎捕一头大象。
为了能占据有利的雷击阵位,塞缪尔·罗伯茨号将动力系统开至最大过载状态,强行将航速提升到28节,拉着烟幕,努力抵近至5000码的距离。8英寸炮弹的炮击很快就在这条小船周围激起巨大的水柱,但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的选项。谢天谢地,依靠精巧的操舰技术和烟幕的庇护,罗伯茨顶着凶猛的炮火到达了离敌人足够近的位置,8英寸炮已经没有足够的俯角瞄准这艘小船,大口径炮弹呼啸着从头顶飞过。
为了不让炮口焰成为绝好的参照目标,布兰德舰长反复拒绝了枪炮长要求开火的请求,即使主桅被一枚炮弹击伤仍保持静默,如同一名正在耐心接近猎物的猎人一般。直到距离目标不足4000码的时候,舰长才下令瞄准他们的猎物:日军“鸟海”号重巡洋舰。求战心切的鱼雷兵早已按捺不住汹涌的战意,3枚鱼雷以精心计算的角度向敌舰飞射而出,随即隐没在碧涛之中。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住地向上天祷告。“砰”!鸟海号,这钢铁的巨兽在鱼雷的爆炸声中发出了受伤的哀嚎,至少一枚鱼雷击中了目标,驱逐舰上的所有人都沸腾了。“鸟海”号顿时航速大减并逐渐掉队。得手的罗伯茨号迅速转向,隐身于烟幕中。
在完成鱼雷攻击后,罗伯茨号正欲向航母编队靠拢,不料日军“筑摩”号重巡洋舰突然从烟云雨幕中现身,向航母实施主炮齐射。罗伯茨号毫不犹豫地向这艘比自己大得多的巡洋舰发起冲锋。并在5000米左右的距离上用全部火炮向筑摩号开火,正急于收割猎物的后者被迫分散火力对付这艘驱逐舰。虽然筑摩号上的八英寸火炮对于罗伯茨来说具有毁灭性的威力,但是在这样近的距离也很难命中灵活的驱逐舰。罗伯茨号充分发挥舰身小、机动性好的优势,与筑摩号周旋了达35分钟,舰长命令用所有火器、所有类别的弹药向筑摩号开火,包括穿甲弹,高爆弹,甚至连对空榴弹和照明弹也用上了。半个多小时内,罗伯茨号上的五英寸主炮发射了超过600发炮弹,几乎耗尽了弹药储备,甚至舰上的40毫米高炮和20毫米机炮也对筑摩号的上层建筑进行了扫射,筑摩号被罗伯茨号打得伤痕累累,舰桥被毁,火炮指挥仪被打坏,3号炮塔失灵无法转动。
但是罗伯茨号也身陷绝境,遭到周围诸多日舰的集火,其中还包括了大和、长门等战列舰的舰炮。8时51分,筑摩号的两发有效命中摧毁了罗伯茨号舰尾的5英寸炮,弹药迅速殉爆并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但船员们仍没有放弃,他们奋起反击,用仅剩的一门五英寸主炮彻底摧毁了筑摩的3号炮塔。最终,一发来自金刚号战列舰的炮弹摧毁了罗伯茨号最后的抵抗能力,14英寸炮弹轻易地在脆弱如罐头一般的舰体上撕开了40英尺长、10英尺宽的大洞。动力全失,舰体破裂,大量进水后沉没。这位小小“锡罐头骑兵”的战斗就此落下了帷幕。

余波
约翰斯顿的幸存者们在海上漂流了三天之后才被救起,落水船员依靠之前的训练组成小队互相照看,绝大多数人在开始的24小时仍能做到状态良好并保持清醒意识,然而恶劣的海况依旧使得战友陆续失踪,最终的伤亡数字为183人。
霍埃尔舰仅有86名船员在这场战斗中生还,252人牺牲。指挥官肯特伯格在写给一名海员的墓志铭中表达了对他们的敬仰,赞美了他肩负使命而毫不畏惧的伟大勇气:“我们完全能理解,面对敌人如此强大的火力,牺牲不可避免。但这些人,即使是面对如此的命运,也毫不畏惧,依旧恪守使命,战斗在他们的岗位上,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塞缪尔·罗伯茨有90名船员牺牲,而他们在之后的总统集体颁奖中更是被誉为“像战列舰一样战斗的护航驱逐舰”
而她们所守护的护航航母编队除了冈比亚湾号失去动力弃船以外,仅有一艘被神风攻击击沉。
塔菲3号的英勇反抗也引起了栗田健男的怀疑,这样的激烈反抗是否意味着附近就有敌军主力部队的支援?此外,由于未完成整编队形就发动了攻击,加上驱逐舰们的攻击将他的阵形进一步的打散了,在伴随着空袭的整编队形中,栗田同样也被阻碍了太长时间。伴随着其余塔菲小队的护航航母的空中增援,空袭力度也愈发强大了。由于惧怕美军主力舰队的合围,最终栗田仓皇撤退。这场战斗中,熊野号被击沉,而在随后的战斗中,栗田的其他主力舰长门号、金刚号和榛名号受重创,其中金刚号在返航日本途中被美军潜艇击沉,等到栗田回到日本时,曾经不可一世的舰队已然是一支残兵败将、乌合之众。主力舰非死即伤,只有大和一舰还有作战能力。

“啊,你可看见,透过一线曙光,
我们对着什么,发出欢呼的声浪?
谁的阔条明星,冒着连绵炮火,
依然迎风招展,在我军堡垒上?
火箭闪耀焰光,炸弹轰隆巨响,
它们保证万全,国旗安然无恙
你看那星条旗高高飘扬,
在那自由的国土,勇士的故乡!”

塔菲三号年轻的士兵们,以自己的鲜血,为这首《星光闪耀的旗帜》,做出了最辉煌而残忍的注释:任何微小的安宁,都是以无数人的勇气和鲜血换来的。逝者已矣,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这场风云激荡的命运之战,能成为一座记忆的长明灯,永远不要湮没在历史的烟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