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这里是战舰少女R的民间非官方百科,可以查阅战舰少女的相关资料,也欢迎您一起来完善百科。一切编辑行为都是可以恢复的,敬请大胆编写
  • 宿舍页面已建立,可以浏览新宿舍系统中家具等相关资料

波尔扎诺

来自舰R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4star bg.png
M NORMAL 340.png
4star box.png
Tujian box.png

本名 波尔扎诺
别名 博尔扎诺
原名 Bolzano
国籍 1500px-Flag of Italy (1861-1946) crowned.svg.png意大利
生日 8月31日
人设 豪哥HAONI
配音
身高 196.9米
体重 10890吨


游戏数据[编辑]

1500px-Flag of Italy (1861-1946) crowned.svg.png 波尔扎诺级——波尔扎诺
图鉴编号:340 稀有度:4
改造等级 类型:重巡洋舰
耐久 42 火力 36 / 61
搭载 6 装甲 30 / 45
鱼雷 10 / 45 幸运 15
回避 34 / 78 对空 26 / 56
射程 索敌 13 / 51
对潜 0 / 0 航速 35
食量
燃料 35 弹药 65
口感
火力 36 鱼雷 5
装甲 15 对空 13
携带装备
Equip L 298.png
Equip 4 bottom.png
ShipDetail btn add.png ShipDetail btn add.png ShipDetail no hole.png
意大利双联203毫米主炮 不可装备
火力+9
命中-1
射程: 中
2 2 2 0
获得方式
建造(1:35:00)
舰少资料库
舰船简介
  波尔扎诺号是意大利建造的第3级重巡洋舰,前者分别是高航速轻防护的塔兰托级和重防护的扎拉级。波尔扎诺保持了高航速,并一定程度加强了防护。在战争期间,虽然波尔扎诺参加了历次重大海战,但都没有出色表现,反倒两次被潜艇击伤,波尔扎诺受伤后,有过改造为航空巡洋舰的计划。但随着意大利的停战,波尔扎诺落入德方,于44年被英军击沉。

Rarity 4.jpg
L NORMAL 340.png

Rarity 4.jpg
L BROKEN 340.png

Rarity 4.jpg
Ship girl 340.png

Rarity 4.jpg
Ship girl 340 b.png

L NORMAL 340.png

L BROKEN 340.png

Ship girl 340.png

Ship girl 340 b.png

NO. 340
1500px-Flag of Italy (1861-1946) crowned.svg.png
波尔扎诺
波尔扎诺级
Ca.png
中型舰/护卫舰
Star stripe.png
42
36
61
6
30
45
10
45
15
34
78
26
56
13
51
0
0
35
35
65
+36
+5
+15
+13
30
40
30
0
改造等级
暂无
改造消耗
点击装备图标以查看装备详细介绍
意大利双联203毫米主炮
Equip 4 bottom.png
Equip L 298.png
Equip 4 side.png
Equip cover.png
2
火力+9
命中-1
射程: 中
2
2
不可装备
建造(1:35:00)
0.65
35
92
1.28
2.5
  波尔扎诺号是意大利建造的第3级重巡洋舰,前者分别是高航速轻防护的塔兰托级和重防护的扎拉级。波尔扎诺保持了高航速,并一定程度加强了防护。在战争期间,虽然波尔扎诺参加了历次重大海战,但都没有出色表现,反倒两次被潜艇击伤,波尔扎诺受伤后,有过改造为航空巡洋舰的计划。但随着意大利的停战,波尔扎诺落入德方,于44年被英军击沉。

台词[编辑]

场合 内容
获得 I国海军,波尔扎诺前来觐见。我身负阿尔卑斯山巅的罗马荣光,以吾之名起誓,必将这光芒传播至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白天1 声望小姐,感谢您能陪我练习作战技巧…我会努力的,争取有一天真正的超越您。
 
白天2 今天是和庞贝一起出征吗?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后辈,看来我俩应该很合得来。
 
白天3 瞄准,开——…哎,罗马在叫我?啊…罗马快跑!
 
白天特殊1 啊——吵到您了吗?我要出门训练了,您可以再睡一会儿,我回来了叫您。
 
白天特殊2 您今天是想忙工作还是偷懒休息一下呢?…没关系,不用考虑我,我跟着您的安排走就行。
 
白天特殊3 原来作战的时候要这样做会比较好吗?…果然是不可小觑的新人,庞贝,以后再多给我讲些你掌握的作战技巧吧,多谢啦~!
 
夜间1 怎么感觉我们I国海军总有一些不好的风评…明明大家都很强大呀……
 
夜间2 长官,您有空吗?这本克利夫兰给我的兵法我有点看不懂,能帮我解释一下吗?
 
夜间3 要是一天24小时都是白天该多好…这样我就可以随时努力训练了!
 
夜间特殊1 呼——已经这么晚了呀…啊,长官您一直在看我训练吗?
 
夜间特殊2 平时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战斗的时候却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乌戈里尼这家伙,真的看不出来呀……
 
夜间特殊3 要和我说点什么吗?有关于未来,或者是现在?嘻嘻,过去的事情不重要啦,遇见我之前的记忆,统统不作数。
 
拜访好友 您是想拜访长官吗?
 
提督室 欢迎回来,我的长官~!
 
阵型 好了,接下来就是用武力说话的时间!
 
攻击 去死吧,哈哈哈!
 
夜战 我可没有怜悯之心。
 
中破 混蛋!你们都做了什么!
 
誓约 伟大?不不不,我并不伟大,我只是做了自己应做之事。如果您有什么事情拜托我,我也会拼尽全力去做的。
 

原型简介[编辑]

  1. 本文目前统一使用的译名是“博尔扎诺”。
  2. 从设计上来说,本舰自成一级其实也并无不妥,但文中偏向于其为特伦托级(Trento-class)三号舰。

如果您在阅读本词条时对舰名有疑问,请参考该附录

设计[编辑]

作为对法军备竞争的一部分,第一艘特伦托级巡洋舰在1928年开始铺设龙骨,她继承了意大利巡洋舰一贯的特征——高航速,和随之而来的薄弱护甲,她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骚动。两年后,第一艘扎拉级巡洋舰竣工并开始服役,以强大的对海火力与傲视群雄的装甲防护震惊世界,堪称条约巡洋之最。但令人不解的是,尽管扎拉级取得如此之大的成功,有相当一部分意海军高层仍然固执的认为:一反常态为了防护而牺牲速度的她无法在与更高航速的法国巡洋舰的交战中取得优势——甚至无法对法国产生威慑力;同时海军舰艇数量不足,无法有效保护本国绵长的海岸线,只能靠高速弥补,于是便有意订造新舰。

由于意大利是华盛顿海军条约的签约国,加上受世界经济大萧条影响,导致国家财政困难,近几年海军的造舰订单着实很有限,作为意大利造船业三巨头之一的安萨尔多在近几年接到的大型订单只有4艘轻巡洋舰,余下的2艘洋舰特伦托级重巡、4艘扎拉级重巡的大单,全被竞争对手OTO和C.R.D.A得手。可现在机会来了,这两个公司目前正忙着完成他们手上的订单无暇他顾呢。一嗅到海军身上有订单的味道,坐了两年冷板凳的安萨尔多马上表达了承包这个特伦托级的改进型方案——博尔扎诺(Bolzano)的意愿。

Bolzano.JPG

本舰尽管在结构上融入了一些扎拉级的设计,却依然难以弥补其先天的不足,虽然海军期盼甚高,但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个被贯彻到底了的错误(un errore magnificamente eseguito)”。

本舰全长196.9米,宽20.6米;吃水6.8米,标准排水量10890吨,满排水量13665吨;标准编制舰员725人(战时增至包括28名军官在内共816人)。长宽比与她的姐姐们并无太大差别,排水量略有增加,但上层建筑的变化则大到了可以以此区分她们的程度。

船头的舰载机发射装置被取消,使1号炮塔到舰首的甲板长度缩短了。前部建筑群本身比特伦托级明显扩大和增高,这导致了指挥塔与其后的前烟囱融为了一体——拉风的设计,代价是增加了受风和受弹面积。舰桥建筑采用当时倍受好评的塔式结构,这样的设计更有利于安置观瞄设备,发挥军舰战斗力。由于锅炉设备的调整,两座烟囱的大小差距也不像特伦托级那样显眼。与扎拉级一样,烟囱顶部安装了倾斜的烟帽,以减少烟对舰桥建筑和桅上设备的影响。前桅采用了奇特的四脚桅设计,桅柱前2后2,顶部和中部设置平台,但是桅体位于舰桥建筑顶部,桅柱没有延伸到上甲板或艏楼甲板作支撑。后桅则与前两级重巡一样,采用三角桅,并设置有吊车设备,但是更加高大。本级的吊车设备除了用于吊放小艇外,还承担水上飞机作业。和前桅一样,后桅顶部和中部设置有平台。后烟囱之后集中设置了探照灯的钢架平台,而不像特伦托级那样设置于烟囱中部的平台。

舰艏使用的是特伦托级的倾斜式,而不是扎拉级的飞剪式,在水下部分的首柱呈垂直状态,下部有减少阻力的球鼻首。艏楼则借鉴了扎拉级,但向后延伸到舰桥建筑的后部(扎拉级仅延伸到舰桥建筑的前部)。舰艉线形与英法同类巡洋舰相近,都是自水线附近向上甲板收缩。

防护方面,本舰毫无意外的继承了特伦托级那裸奔级别的设计。差别在于前者是一块整体的水线装甲,本舰则是水线之上的水线装甲比水线之下的要短,水平装甲一直向下延伸至双重舰底的顶部,装甲带的厚度为70毫米,舰体前部为60毫米,而尾部为50毫米。水平装甲的变化也不大,其主体仍然是50毫米厚的中层甲板,但长度变短了,从1号炮塔竖井前部向后延伸到4号炮塔竖井为止,随后一块20毫米装甲甲板位于下层甲板,从4号炮塔井隔壁一直延伸到舵机室,舰体两侧则为倾斜式的30毫米斜装甲,其余甲板面积均无装甲覆盖。主炮炮塔保持了特伦托级原有的厚度,100毫米的侧板,40毫米的顶板,但座圈装甲从70毫米削减到了60毫米。作为意大利军舰一贯的重点防护对象的指挥塔,其垂直装甲最厚的部分达到了100毫米,顶板则为40毫米。


博尔扎诺的小钢♂炮

武备方面,本舰的载有4座双联203/53mm安萨尔多M1929型舰炮,该型号本身只是修改扎拉级的M1927型的一些炮塔细节,主炮性能则完全一致;8座双联100/47mmOTOM1928型高平两用炮,1937年,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8门37/54mm布雷达防空炮;1座4联装40/39mm维克斯-特尔尼砰砰炮;4座双联13.2mm布雷达M1931型防空机枪以及4组双联533mm鱼雷发射器。

虽然本舰的主炮本身威力惊人,但实际上存在很多问题:

  • 其一,两门炮都处于同一个结构套内。这种共鞍设计使其只能一起俯仰、装填,同时只能对准一个目标,限制了火力的发挥;
  • 其二,两门炮之间的间距过短。以膛炮中线计算,两炮距离只有1米,在同类炮塔中,英国为2.13米,日本为1.9米,美国的三联装火炮为1.2米。两炮在开火时的炮口风暴相互干扰,严重影响了精准度;
  • 其三,炮塔内部狭窄的操作空间影响了火炮的操作,使其射速难以保证;
  • 其四,强装药对炮膛的烧蚀导致炮管的使用寿命仅仅只有它同行的一半,因此在很多时候都被要求减装药发射,削弱了火炮的威力。

这导致了主炮难以在作战时发挥正常水平,说白了,中看不中用。但至少在海军高层和政治家的眼里,本舰更多的是作为一件纸面上的威慑武器而存在,而这方面显然她已经足够好了。

作为设计时被加强了的动力系统,由10个水管式锅炉所驱动的4个Parsons式汽轮机,为位于舰尾的四个螺旋桨提供动力,整套动力系统能提供150000匹马力,使本舰的最大航速可达将近36节,是当时世界上最快的重巡洋舰。4460海里(16节航速下)的续航力虽然与姐姐们相比有所改善,但依然在她的外国同行中处于垫底级别。

“航空巡洋舰”博尔扎诺[编辑]

1938年苏台德危机后,海军再次重申了建造航母的重要性,要求将三艘船只改造为航母使用,这个项目最后由海军工程师路易吉·甘尼奥托(Luigi Gagnotto)上校主持,被称为“甘尼奥托”工程,这三艘船分别是罗马、奥古斯都、博尔扎诺。甘尼奥托参考海军工程师罗塔(Giuseppe Rota)的航空巡洋舰设计,通过拆除本舰的大部分的上层建筑为停机甲板腾出位置,同时装有数个弹射器,预计可搭载十几架战斗机。但这个方案被搁置了。1942年本舰重伤入厂以后,海军旧事重提,但纵然墨索里尼批准,也没办法抽出资源进行改造了。

BolzanoCV.gif

历史[编辑]

1930年6月11日,本舰在热那亚的安萨尔多造船厂开始铺设龙骨。

1932年8月31日,舰体下水。

1933年8月19日,完工并进入服役。

12月2日,被编入第二巡洋编队,与她的两个姐姐们待在一起,姐姐特伦托为该编队领舰。

1934年,在威尼斯大运河举行的受气仪式上得到了自己的军旗。一个月后,第二巡洋编队被改编为第三巡洋编队。

1936年11月27日,在匈牙利王国摄政王霍尔蒂·米克洛什(Horthy Miklós)访意期间参加了海军的阅兵。

1937年3月10日至12日,护送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Amilcare Andrea Mussolini)乘坐的邮轮前往利比亚。

5月25日,意大利的辅助巡洋舰巴列塔(Barletta)在西班牙被共和军的轰炸机攻击,6名水手遇难,本舰受命前往巴利阿里群岛取回他们的尸体,于6月3日回到意大利。

6月7日,参加了在那不勒斯湾的演习,而这场演习是为了当时访意的德国维尔纳·冯·勃洛姆堡(Werner Eduard Fritz von Blomberg)陆军元帅准备的。

1938年5月5日,参加了一次比较重要的海军阅兵,时值纳粹德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对意进行国事访问。

1939年1月,墨索里尼视察了停驻在拉马达莱娜[1]的本舰。

5月17日,参加了南斯拉夫王国摄政保罗王子(Pavle Karađorđević)访意期间的海军阅兵。

6月5日至19日,参加了在里窝那举行的第一次“海军日”的庆典。

斯蒂洛角海战[编辑]

1940年6月10日,做着建立环地中海霸权的春秋大梦的墨索里尼,把他与将军们约定的“42年才会开战”抛到了九霄云外,敦促在非洲的25万大军迅速入侵埃及,可是当时意大利的非洲军团遑论准备完毕,甚至连最基础的作战计划都没有。计划可以用脑子想出来,但补给却不能,于是那25万人马便理所当然的开始向墨索里尼索要补给,而想从意大利本土将补给运到北非必定会经过海路,所以最后这烂摊子就扔到了海军的手里。

7月6日18:00,一支包括4艘内燃机船的运输船队从那不勒斯出发,于当天夜里在墨西拿与另外1艘从卡塔尼亚开出的货船以及2艘护航驱逐舰[2]会合后随即前往班加西。

7月7日上午,当运输船队进入爱奥尼亚海的时候,海军的无线电侦听部门截获到一则消息:一队英国巡洋舰已经到达马耳他,由于这次运输任务关乎到在北非的部队是否能够先发制人[3],意海军总司令部立刻派遣了一个巡洋编队立刻出发前往支援护航舰队。当天晚上,潜艇贝卢尔在东地中海发现了一支由1艘航空母舰、3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以及16艘驱逐舰组成的庞大舰队正在向西行驶,该潜艇对一艘驱逐舰发起进攻,在攻击失手后遭到英舰的猛烈反击,脱离后于23:40向总司令部报告了这次遭遇。

7月8日00:40,当总司令部接到这则消息后,马上就断定这只能是英国的地中海舰队,于是海军倾巢而出。以波拉为旗舰的第二舰队下辖的第一[4]、第三[5]巡洋编队以及第九[6]、第十一[7]、第十二[8]驱逐中队共计6艘重巡洋舰、12艘驱逐舰,在舰队司令帕拉丁尼(Riccardo Paladini)的指挥下前往保护该运输船队于马耳他一侧的侧翼,而战略机动部队则由这次行动的总指挥——舰队司令坎皮奥尼(Inigo Campioni)率领的第一舰队担任,舰队下辖第五[9]战列编队,第四[10]、第七[11]、第八[12]巡洋编队,第七[13]、第十三[14]、第十五[15]、第十六[16]驱逐中队共2艘战列舰、8艘轻巡洋舰以及10艘驱逐舰。

Calabria.GIF

但不知为何,这份情报递到坎皮奥尼手里时已经是1:50的事了,这时候意舰队仍然在按照原定计划行事。收到情报后坎皮奥尼便立刻改变了作战计划,原本沿着147°的航向行驶的运输船队向右拐到180°,随时准备改往的黎波里。

5:30,第一、第二舰队合流,坎皮奥尼下令让第四巡洋编队派出两架水上飞机去将凯撒舰艏90°至140°之间的160多千米的海区搜了个遍却连英国舰队影子都没找到,这让坎皮奥尼以为情报是错误的。于是他命令运输船队恢复原来的航向,前往班加西,于当晚安全抵达。

上午时分,总司令部又接到一份情报说英国的直布罗陀也离开了基地向地中海进发,这就让意方莫测高深了。如果说英国人想要截击运输船队,以亚历山大舰队的最高航速来看都极为困难,更别提隔着十万八千里的直布罗陀舰队了。[17]因此他们按照以往的经验得出,直布罗陀舰队只是为了分散意舰队兵力的疑兵,好各个击破——事实上他们也经常这么干,于是他们只派了潜艇和飞机招呼这位远道而来的陪客。

15:20,在机动舰队完成护航任务后,坎皮奥尼向总司令部报告称他正挥师东向准备拦截这支英国舰队。

18:20,总司令部回电否决了坎皮奥尼的计划,因为此时有两份电报被意方截役,称亚历山大舰队指挥官坎宁安海军上将将于次日中午到达卡拉布里亚的海岸附近,这显然是在主动寻求战机,他准备运动到意舰队与其基地之间,切断其退路而歼灭之,而且英国舰队中的战列舰,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超坎皮奥尼。[18]根据总司令部手里掌握的情报来看,意舰队只需向墨西拿海峡方向撤退就可以避免接触,但卡拉布里亚水区离意大利本土很近,尤其适合海空联合作战,如配合得当便可重创敌方舰队,因此,总司令部决定赌上一把。

19:20,接到命令后的坎皮奥尼让舰队转向至330°,朝北奔赴战场。坎皮奥尼期待的空中支援来了,但似乎来得太早了点,结果这些意大利轰炸机二话不说飞到舰队头顶就是一顿狂轰滥炸,还好没造成什么损失,倒是飞机被海军打下来一架…

7月9日4:30,第十五驱逐中队在黑暗中把正在靠近的特伦托当成了英国巡洋舰并立即向其发射了两枚鱼雷,幸好特伦托成功规避,随后被赶来的第八驱逐中队所制止。跟在特伦托后面看着这场闹剧的本舰是哭笑不得。

10:30,舰队中有3艘驱逐舰因为机械故障而返回塔兰托。

14:00,又有2艘轻巡洋舰发生机械故障,不得不返回塔兰托。虽然此时仍然不知道英舰队的位置[19],但一些驱逐舰的燃料已经开始告急,被派前往西西里加油,总司令部只好抽调第十四驱逐中队从塔兰托港前来支援。

13:30,舰队遭到了15架费尔雷剑鱼式鱼雷轰炸机袭击,虽然这种攻击对意方各舰是第一次,但并没有遭到什么损失。坎皮奥尼知道,这些英国飞机除了从航空母舰起飞之外,不可能来自任何别的地方,这意味着英国舰队就在附近,他再次向空军请求支援。

15:05, 第八巡洋舰队在转向至70°后与英巡洋舰编队遭遇,双方一直在各自的最大射程附近试探性的开火。

15:23,包括本舰在内的6艘重巡洋舰跟随2艘战列舰驶向英国的战列舰。

15:30,前方的轻巡洋舰群脱离战斗。

15:53,战列舰凯撒在距敌26400米处拉开了主力舰炮战的序幕,本舰随之加入战斗。

16:01,因凯撒被命中,坎皮奥尼命令2艘战列舰转向。

16:03,战列舰脱离接触并让出战斗位置,驱逐舰顶上后开始释放烟雾并使用鱼雷攻击。

16:05,本舰被英国巡洋舰涅普顿(HMS Neptune)发射的3发6寸炮弹击中,前部主炮塔被击坏,一组鱼雷发射器被毁,右舷尾部也被开了个洞,方向舵一度卡死,进水达数百吨(大部分被泵出),但仍然设法继续战斗。

16:45,双方所有舰船脱离接触,至此战役结束。[20]作为战场优势因素被纳入考虑的意空军,由始至终都没有在战斗出现过一次,意海军无法取得更大的战果与此不无关系。

在返回基地的途中碰到了姗姗来迟的空军飞机,结果再次被误认成英国巡洋舰而遭到围攻,所幸炸弹的准头并不比飞行员的眼神好多少…

6月12日,到达拉斯佩齐亚后开始修复战斗损伤。

8月30日,总司令部接到消息称英国人又使出其双管齐下、声东击西的战术,又以直布罗陀舰队往东而亚历山大舰队往西,便立即组织起包括本舰在内共5艘战列舰、10艘巡洋舰、34艘驱逐舰的庞大舰队,由坎皮奥尼率领,浩浩荡荡地奔亚历山大舰队而去,而对直布罗陀舰队,则一如既往的派出了潜艇和飞机。

31日下午晚些时候,由于侦察机没有传回任何关于敌方舰队情报,坎皮奥尼决定舰队先行返航以迷惑英国人,待9月1日清晨再向南航行,便有可能在地中海中部遭遇。

但事不凑巧,当晚北风大作,巨浪滔天,给驱逐舰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第二天早上天气变得更坏,风暴足足持续了一个上午,这导致空军完全没办法出动侦察机,而且经过这次“洗礼”后的驱逐舰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燃料告急,有些水兵被风浪刮到了海里不知所踪。

9月1日,总司令部命令舰队返回基地,结束了这次倒霉的任务。

11月11日至12日夜间,英国飞机偷袭塔兰托,当时本舰与特伦托和的里雅斯特正停泊在塔兰托的内港。在空袭中他们的编队司令机智地下令停止射击,英国飞机在黑夜中找不到她们,便只好去攻击别的军舰了。

特乌拉达角海战[编辑]


博尔扎诺,摄于特乌拉达角

11月16日,仅仅在塔兰托遭到袭击的四天之后,据报称英国的直布罗陀舰队已经出海,目前正向东行进。海军虽然处境困难,但仍然派出了由坎皮奥尼指挥的第一[21]、第二[22]舰队,共2艘战列舰、6艘重巡洋舰、14艘驱逐舰前往截击英国舰队。但随后一整天却再也没有了关于这支舰队的情报。

17日黎明,舰队航至撒丁岛西南方准备接敌。

10:00左右,总司令部接到意空军传来的一份非常含糊的报告,称有一支英国舰队在崩内(Bougie,今阿尔及利亚贝贾亚(Bejaïa))附近向西航行,意舰队随后便向该地区进发,但并没有找到这种英国舰队,因此在抵达崩内附近一点后便立刻返航回基地去了。

11月25日,总司令部得知了直布罗陀舰队又已出海并向东行进,鉴于之前已经被耍过一次[23],决定不予理睬。

但到了26日海军却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这次事件了,据情报称,由亚历山大驶出的舰队在克里特岛附近被发现,总司令部估计英国人如此左右开弓定然在执行什么重要活动,于是命坎皮奥尼再次率原班人马出海,于27日上午以前到达撒丁岛西南占取战位。

11月27日午夜后不久,鱼雷艇西里奥在邦角[24]附近发现了有若干“未经识别的军舰”正向西航进,随后便对其发射了两条鱼雷,无一命中,但自己也没被发现。

10:41,本舰发射的一架伊曼Ro.43水上侦察机传回报告称,在崩内港附近发现一支由1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组成的舰队。坎皮奥尼立刻向其挺进,希望在两支英国舰队汇合之前抢先消灭一支。

12:07,戈里齐亚发射的水上飞机传回报告称两支舰队已经合流。由于总司令部严令,只有在处于决定性优势时方可主动求战,而此前坎皮奥尼收到了一些互有出入的侦察报告,这些不甚准确的情报使其认为英国人至少有1艘航空母舰与3艘战列舰[25]的优势兵力,因此坎皮奥尼便命令舰队避开接触,向基地返航,但阴差阳错使得两军最后还是接上了火。

12:15,正当意舰队改变航向准备返回那不勒斯港时,位于主力以南的第三巡洋编队发现了英国的巡洋舰群。

12:22,第三巡洋编队与随后赶到的第一巡洋编队在23000米的距离上抢先开火,本舰随即成了敌方4艘巡洋舰瞄准的目标。

12:24,英战列巡洋舰声望加入战斗,瞄准了本舰。

12:26,战列舰拉米利斯(HMS Ramillies)加入战斗,但因速度较慢跟不上战斗群只得在远处胡放几炮以示威慑。

12:30,6艘重巡洋舰被声望的火力所压制,坎皮奥尼命令巡洋舰群释放烟雾后撤并加速至30节,以掩护轮机发生故障的阜姆。

12:35,英国巡洋舰伯威克(HMS Berwick)被意方巡洋舰命中多次致重伤,被迫脱离战斗。

12:41,驱逐舰兰琪埃莱先后被三枚6寸炮弹击中,动力系统损坏严重,丧失行动能力。

13:00,维内托抵达战位,在27000米的位置向英巡洋舰开火。在数轮齐射后英国人发现双方火力悬殊,遂释放烟雾后撤,而维内托在第9轮齐射后被英国航母起飞的6架鱼雷机盯上,不得不进行规避动作,巡洋舰群在失去战列舰的掩护后亦相继后撤。

13:10,双方脱离接触,战役结束。本舰被烟雾干扰,共打了27轮齐射,在被多艘敌舰瞄准的情况下却依然毫发无损。

1941年2月8日,总司令部接到了一则消息称在巴利阿里群岛以南发现了若干英军飞机,这些飞机只可能来之航空母舰,但侦察机传回消息说并没有发现任何军舰,而早在6日晚就有消息称直布罗陀舰队已经开到大西洋去了。总司令部对这些自相矛盾的情报感到非常困惑,决定先让一支舰队出动,以防不测。本舰随同第三巡洋编队及下辖的第十一[26]驱逐中队,在编队司令桑宋内提(Luigi Sansonetti)的率领下从墨西拿出发,按坎皮奥尼[27]的命令前往博尼法乔海峡以西40海里处与拉斯佩齐亚开出的主力舰队会合。

8:00左右,舰队集结完毕,第二舰队司令安杰洛·亚基诺(Angelo Iachino)按照过去的经验开始向西南方搜索前进,同时派出了一架水上侦察机沿同轴线向前搜索。

9日8:37,总司令部接到由热那亚海军指挥部打来的一通电话,称该城正遭到敌舰的轰炸,这是迄今为止收到的第一份关于英国舰队的确切报告,于是便给亚基诺传令。

9:50,亚基诺接到命令转向北进。

10:45,空军侦察机在科西嘉角以西70海里处发现了正在向南行驶的英航空母舰,但具体情况不明,但实际上这是一支法国船队,这些飞机在回到基地后方才报告了此事。

11:50,从罗马以北的维泰博鸡场起飞的空军飞机轰炸了科西嘉角以西70海里的7艘舰船,但实际上这还是一支法国船队,这些飞机也是在回到基地后方才报告了此事。

12:20,总司令部收到第一份情报,并传给亚基诺。

12:50,亚基诺接到传报后断定敌人正在沿着科西嘉岛西岸逃逸,于是命令舰队改向东北。

13:00,从伦巴第机场起飞的空军飞机轰炸了因佩里亚(Imperia)以南35海里处的一个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一个舰群,这次倒真的是英国舰队,这些飞机仍然是在回到基地后方才报告了此事。

13:25,总司令部收到第二份情报,并传给亚基诺。

15:10,总司令部收到第三份情报,并传给亚基诺。

15:30,舰队望见东面有6艘船的桅杆,正要开火,才发现这些都是驶向科西嘉岛的法国商船…

15:50,亚基诺估计英国舰队必定还在普罗旺斯(Provence)海岸以南附近,便率舰队全速向西赶去,希望截住它。

17:50,亚基诺自知已经追不上,便灰溜溜的率军返航了。也是在这时,总司令部接到了一份令人哭笑不得的情报:一架海军侦察机在12:00左右在科西嘉角西北发现了向着普罗旺斯海岸航行的英国舰队,可正当该机准备用无线电报告时,英国战斗机发现并击落了它,在被护航驱逐舰救起后飞行员才有机会向总司令部报告此事……[28]

马塔潘角海战[编辑]

梅拉诺会议后,虽然对德国人大拍胸口允诺的空中支援有所怀疑,意大利人仍然开始准备一次前往克里特岛的战斗巡航,以期对在希腊-埃及往返英国舰队进行一次打击从而影响希腊战场。然而这次作战无论如何来看都是非常冒险的,因为它违反了总司令部作战的一贯原则——远离英国陆基航空兵的作战范围,但海军也负担不起拒绝所带来的政治影响,只得从命而已。

3月26日晚,桑宋内提率第三巡洋编队及其下辖的第十二[29]、第十三驱逐中队从墨西拿出发,前往奥古斯塔以东60海里处等待从其他基地赶来的舰队。

27日黎明,亚基诺率领的维内托及其下辖的第十驱逐中队赶到,第十驱逐中队前往西西里加油,由第十二驱逐中队顶替。

10:00,卡汤内奥(Carlo Cattaneo,第一巡洋编队司令)率第一[30]巡洋分队及其下辖的第九驱逐中队赶到。

11:00,雷格纳尼(Antonio Legnani,第八巡洋编队司令)率第八巡洋分队及其下辖的第十六[31]驱逐中队赶到。舰队合计1艘战列舰、6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以及13艘驱逐舰,在会合完成后向昔兰尼加方向进发。

12:20,队列前方的的里雅斯特报告称,一架萧特S.25桑德兰水上飞机在远处盘旋了半小时后消失了。随后这架飞机发回去的电报被意方截获并译出,由于视界不好,该机只看到了第三巡洋编队的3艘重巡洋舰,并不知道后面跟着的大部队。

19:00,第一、第八舰队先行进入爱琴海,维内托与第三舰队殿后。

22:00,总司令部命令前队不要深入爱琴海,准备于次日5:00与后队会合。

28日6:00左右,本舰与维内托各发射了一架伊曼Ro.43水上飞机进行侦察。当时舰队在向东行进,由第三巡洋编队打头阵,后方约10海里处的是维内托,维内托左翼15海里处是第一巡洋编队,右翼15海里处则是第八巡洋编队。

Www2mR130BMatapan.GIF

6:35,维内托的水上飞机发现东南方向50海里处一支拥有4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的英国舰队正向南行驶,亚基诺命令第三巡洋编队加速至30节前往跟踪该舰队。

7:58,第三巡洋编队目视到了英舰群,桑宋内提命令编队加速至32节。

8:12,编队靠近至大约25000米时抢先向英舰开火,炮火主要集中在殿后的格劳斯特(HMS Gloucester)上,但因目标过远且射界不良难以命中,英舰则在1刻钟后开始有些零星的还击。

8:20,英舰队再次转向南行试图逃出意舰队的射程范围。

8:31,亚基诺命令桑宋内提如果无法追上英舰队便返回与其会合,不可冒进。

8:36,桑宋内提让舰队转向南行并加速至33节,但还是没能追上目标。

8:50,第三巡洋编队停止射击,转向西行,位于后方的维内托也随之转向。不久后舰队开始往西北方向撤退,然而却发现这支英舰队反倒在后面跟踪起他们来了。

10:35,亚基诺让维内托右拐转了个圈后向南行驶,希望能与第三巡洋编队一举夹住英舰队(此时他们还不知道维内托的存在)。

10:50,英舰队发现维内托后还以为是己方的战列舰,并向其发出识别信号,心中窃喜的亚基诺随即让另一边的第三巡洋编队南转夹击。

10:56,发出信号却等来了一轮齐射的英编队吓得脸都绿了,立刻释放烟雾且全速向南后撤,一些巡洋舰吃到了几发近失弹。

11:23,因烟雾阻隔无法观测到目标,舰队停止射击。由于缺乏战术侦察机,钳形攻势宣告失败,舰队再次转向西直奔塔兰托。有几架英侦察机似苍蝇一般一直在舰队上空盘旋到傍晚时分。

11:30,闻讯前来解围的6架费尔雷青花鱼式鱼雷轰炸机直扑维内托,但遭到高炮还击,在2000米的高处便投下鱼雷而去。

12:05,第三巡洋编队被3架费尔雷剑鱼式鱼雷轰炸机盯上,没有遭到损失。

14:20,3架布里斯特布伦海姆式轰炸机(Bristol Blenheim)袭击了维内托,无一命中。

14:50,又有6架布伦海姆盯上了维内托,再次无功而返。

15:10,维内托遭到了由3架青花鱼式、2架剑鱼式和2架费尔雷海燕式战斗轰炸机的联合攻击,吃了一枚鱼雷,进水多达4000吨,航速一度下降至10节,幸亏损管得力,免遭倾覆。

15:20,4架布伦海姆朝第三巡洋编队奔来,无一命中。

15:15,第一巡洋编队遭到了两个批次共11架布伦海姆的轮番攻击,却也毫发无损。

17:00,又有6架布伦海姆气势汹汹的朝第三巡洋编队而来,在没有取得任何战果后悻悻而去。

17:30,德国人明确拒绝了总司令部一再请求的空中支援,理由(借口)是在其不知道英舰的位置情况下,派遣飞机很有可能会误伤意方舰队。

19:30,维内托与第一巡洋编队再次遭到由6架青花鱼式、4架剑鱼式的轮番攻击,倒霉的波拉在空袭结束时吃了一枚鱼雷,丧失所有动力后停在水面上动弹不得。此时总司令部通知亚基诺称,17:45的无线电测向表示,在维内托现在为止的东南75海里处有一支英方部队在活动。

20:18,亚基诺下令要卡汤内奥前去援助波拉,而在发令的同时卡汤内奥也在申请派出两艘驱逐舰前去援助该巡洋舰。

20:38,亚基诺批准了卡汤内奥的申请,同时将总司令部的情报告诉了他。

20:53,卡汤内奥接到了波拉要求拖带的申请,随即向亚基诺请示。

21:06,亚基诺批准了申请,卡汤内奥的第一巡洋编队离队,而他自己则继续率主力舰队返航。

22:28,返航中的舰队望见后方出现了大量探照灯的光柱、炮口的闪光以及火焰的反照,没有明确情报且维内托重伤在身的亚基诺不敢再盲目地冒险,后来才知道,这是卡汤内奥的第一巡洋编队被英舰队揍的呜呼哀哉的景象。

29日下午,舰队安全抵达塔兰托港。

4月24日,与的里雅斯特以及驱逐舰阿斯卡里和卡拉宾尼埃莱为前往北非的5艘运输船[32]提供间接掩护。

27日,掩护从利比亚返回的两支船队。

5月,与特伦托以及驱逐舰阿斯卡里、兰琪埃莱和卡拉宾尼埃莱为一支前往利比亚的运输船队[33]提供间接掩护。

6月8日至9日,与特伦托以及驱逐舰阿斯卡里、兰琪埃莱和科拉齐埃莱为“Esperia”编队提供间接掩护。

8月26日,第三巡洋编队出海前往拦截一支英国运输船队,结果不仅没有找到目标,本舰还被英潜艇胜利(HMS Triumph)的一枚鱼雷命中,后被拖到墨西拿大修三个月。

9月份,在修理中的本舰被航空炸弹击中,雪上加霜。


1942年7月17日,在墨西拿接待了意大利王储翁贝托亲王(Umberto II)的参观。

八月中之战[编辑]

8月11日至12日的夜间,第三巡洋编队[34]在墨西拿出发。

12日19:00,第三巡洋编队与第七巡洋编队在第勒尼安海(Tyrrhenian Sea)中部汇合,共计3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以及11艘驱逐舰,舰队随后向南航进,准备按计划截击将要通过西西里海峡的英国舰队,但不久后便被马耳他起飞的飞机发现。

13日8:05,英潜艇不破(HMS Unbroken)乘巡洋舰群在为了放飞水上飞机而减速至18节之际发射了鱼雷,命中了本舰与阿登的罗(Muzio Attendolo)。本舰吃了两枚,轮机舱被淹,发生的火灾也有引燃前弹药库的风险,因此船员不得不将其灌水。随后第十一驱逐中队奉命将本舰拖到了帕纳雷阿岛(Panarea)搁浅,大火足足烧到第二天。

9月15日,在帕纳雷阿岛修复了将近一个月后终于上浮,随后被拖往那不勒斯,再转至拉斯佩齐亚进行彻底的维修,但因资源匮乏,进度极慢。

9月8日,意大利与盟军签署停战协议,但本舰仍然无法凭自身动力开到马耳他。

9月9日,德军占领拉斯佩齐亚,本舰随即被俘获。德国人在占领期间把本舰与戈里齐亚舰上有用的东西扒的干干净净。

1944年6月22日,被意大利蛙人炸沉,以防止德国人阻塞拉斯佩齐亚港的入口。

1945年4月,盟军开进拉斯佩齐亚后看见本舰已经倾覆着沉没了。

1949年被打捞后拆解。

游戏相关[编辑]

台词解析[编辑]

获得——“I国海军,波尔扎诺前来觐见。我身负阿尔卑斯山巅的罗马荣光,以吾之名起誓,必将这光芒传播至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波尔扎诺之名来源于意大利的城市,阿尔卑斯山便坐落于此。

白天1——“声望小姐,感谢您能陪我练习作战技巧…我会努力的,争取有一天真正的超越您。

波尔扎诺曾于特乌拉达角海战中与声望相遇并交战。

夜战——“我可没有怜悯之心。

该句可能neta自名句“上帝才有怜悯之心,我没有。”,该句出自电影《弯刀》。



主要参考资料[编辑]

本词条参考(抄袭)过的资料

《地中海海战》——[意]Marc'A·布加拉丁

《The Littorio Class》——Erminio Bagnasco & Augusto de Toro

https://it.wikipedia.org/wiki/Bolzano_(incrociator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talian_cruiser_Bolzano

https://tieba.baidu.com/p/1539813636?red_tag=1038945121

  1. La Maddalena,位于撒丁岛东北端的城市
  2. 皮洛和密苏里
  3. 共载有72辆M11坦克、232辆汽车、10445吨补给与2190人
  4. 扎拉(领舰)、阜姆、戈里齐亚
  5. 的里雅斯特缺
  6. 阿尔菲耶里(领舰)、卡度奇、乔贝蒂、奥利亚尼
  7. 阿蒂格利埃尔(领舰)、卡米契亚·内拉、阿维埃尔、詹尼埃尔
  8. 兰琪埃莱(领舰)、卡拉宾尼埃莱、科拉齐埃莱、阿斯卡里
  9. 凯撒(舰队司令旗舰)、加富尔伯爵(领舰,编队司令为贝里旺尼西(Bruto Brivonesi)
  10. 巴比亚诺(领舰)、朱赛诺
  11. 欧戈利诺(领舰)、奥斯塔公爵、阿登的罗、蒙德库科利
  12. 阿布鲁奇公爵(领舰)、加里波第
  13. 弗里奇亚(领舰)、萨埃塔、达尔多、斯特拉尔
  14. 詹尼埃尔(领舰)、福西里埃莱、伯萨格利埃莱、埃尔皮诺
  15. 皮加费塔(领舰)、芝诺
  16. 达·雷科(领舰)、佩萨戈诺、乌索迪马尔、潘卡多
  17. 他们的猜测是对的,当时亚历山大舰队只不过是要掩护一支从马耳他驶向埃及的船队,可这支船队直到7月11日才被意方侦测到,那时它已经驶近埃及了。而在遭到贝卢尔的袭击后,他们认为意方已经发现了他们的意图并已经派出舰队阻击,不得不接战。显然双方都把对方的意图搞错了…
  18. 虽然英国的厌战、马来亚(HMS Malaya)、君权(HMS Royal Sovereign)三艘战列舰虽然都是一战前建造的老货,但在设计时的起点就高,排水量都是31000吨起步且各有8门381mm舰炮,而意大利的两艘战列舰虽然都经过现代化改造,但排水量仅23000吨,装甲也较薄,各有10门320mm舰炮
  19. 当天从英国航母上起飞的侦察机整个上午都在监视着意舰队,而意大利的侦察机却连英国舰队的位置都没找到
  20. 意方1艘战列舰与1艘重巡洋舰遭命中受轻伤,英方1艘战列舰与1艘轻巡洋舰遭命中也受轻伤,双方都有多艘驱逐舰被近失弹波及。诚然,如此结果实在是有些对不起战役的规模,但双方舰队出动的主要目的都是为了掩护己方的运输船队且都达成了目标,而这场战役比起你死我活的厮杀更像是一次试探,为了控制己方的损失就肯定会保守指挥,得到这样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了。
  21. 维内托(舰队司令旗舰)、凯撒及下辖之第七(斯特拉尔缺)、第十三驱逐中队
  22. 波拉(舰队司令旗舰)及下辖之第一、第三巡洋编队,第九、第十二(科拉齐埃莱缺)驱逐中队
  23. 实际上并不是,因为当时直布罗陀舰队是在向马耳他输送一批飞机,得知意舰队已经出动且实力远超己方后,便下令飞机提早起飞,随后立即返航,这批飞机由于航程不足以飞到马耳他因而全部损失
  24. Capo Bon,突尼斯附近
  25. 事实上只有2艘
  26. 阿维埃尔缺
  27. 于12月10日调任海军副参谋长,其舰队司令之原职由第二舰队司令安杰洛·亚基诺(Angelo Iachino)接任
  28. 让英国人大摇大摆的溜进来,炸完又大摇大摆的溜走,这场只能以滑稽可笑来形容的截击行动用来说明二战意大利在空中侦察、海空配合、指挥系统上的问题简直再合适没有了。
  29. 兰琪埃莱缺
  30. 戈里齐亚缺
  31. 塔里戈、乌索迪马尔缺
  32. Marburg、Rialto、Kibfels、Birmania和Reichenfels
  33. Conte Rosso、Marco Polo、Esperia和Calitea
  34. 重巡洋舰戈里齐亚、博尔扎诺、的里雅斯特,驱逐舰阿维埃尔、詹尼埃尔、阿斯卡里、莱格纳里奥、科萨罗和格雷卡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