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如果遇到选项卡页面展开错误,立绘图片重叠等状况,请注册账号登录
您好,这里是战舰少女R的民间非官方百科,可以查阅战舰少女的相关资料,也欢迎您一起来完善百科。一切编辑行为都是可以恢复的,敬请大胆编写

泰勒

来自舰R百科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5star bg.png
M NORMAL 394.png
5star box.png
Tujian box.png

本名 泰勒→泰勒
别名
原名 USS Taylor (DD-468)
国籍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 (official specifications).svg.png美国
生日 6月7日
人设 MTYY
配音
身高 114.7米
体重 2100吨


游戏数据[编辑]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 (official specifications).svg.png DD-468——泰勒
图鉴编号:394 稀有度:5
类型
1 COST:驱逐舰(小型舰/护卫舰)
改造要求
不可改造
耐久 17 火力 8 / 28
搭载 0 装甲 7 / 22
鱼雷 24 / 74 幸运 26
回避 42 / 86 对空 24 / 54
射程 索敌 6 / 17
对潜 35 / 68 航速 37
食量
燃料 15 弹药 25
口感
火力 0 鱼雷 24
装甲 7 对空 5
携带装备
Equip L 11.png
Equip 2 bottom.png
ShipDetail btn add.png ShipDetail no hole.png ShipDetail no hole.png
美国单装5英寸炮 不可装备 不可装备
火力+1
对空+3
射程:
对空补正20%
对空倍率1.8
0 0 0 0
获得方式
掉落(熔炉大混战E5、E7、E8、E14)
舰少资料库
舰船简介
  DD-468泰勒号驱逐舰,属于美国弗莱彻级驱逐舰的一艘,哈尔西本人称赞泰勒号是“她总是能完美潇洒的完成交代的任何任务”。泰勒于42年服役,参加了太平洋战场上几乎所有重要战役。在战争胜利后,她和奥班农,尼古拉斯三艘驱逐舰一起成为仪式舰密苏里的护卫进入东京湾。在战后泰勒于69年转交意大利海军服役。
NO. 394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 (official specifications).svg.png
泰勒
1
DD-468
Dd.png
小型舰/护卫舰
Star stripe.png
17
8
28
0
7
22
24
74
26
42
86
24
54
6
17
35
68
37
15
25
+0
+24
+7
+5
4
8
6
0
改造要求
不可改造
点击装备图标以查看装备详细介绍
美国单装5英寸炮
Equip 2 bottom.png
Equip L 11.png
Equip 2 side.png
Equip cover.png
0
火力+1
对空+3
射程:
对空补正20%
对空倍率1.8
0
不可装备
不可装备
掉落(熔炉大混战E5、E7、E8、E14)
0.4
30
87
0.48
0.9
  DD-468泰勒号驱逐舰,属于美国弗莱彻级驱逐舰的一艘,哈尔西本人称赞泰勒号是“她总是能完美潇洒的完成交代的任何任务”。泰勒于42年服役,参加了太平洋战场上几乎所有重要战役。在战争胜利后,她和奥班农,尼古拉斯三艘驱逐舰一起成为仪式舰密苏里的护卫进入东京湾。在战后泰勒于69年转交意大利海军服役。

台词[编辑]

场合 内容
获得 嘿~!我是泰勒,海上的救生员泰勒!你需要我的帮助吗?
 
白天1 天气不错,出去冲个浪!顺便看一看有没有落水的人!
 
白天2 大家请认真训练,泰勒会在一边看着各位的!…有落水的话请发求救信号,我会第一时间赶到的!
 
白天3 奥班农,什么时候我们再来一次横穿太平洋的旅行吧,我好怀念那个时候!
 
白天特殊1 这个东西卡路里太高了…吃低温食品对肠胃不好…啊,好想要个私人厨师……
 
白天特殊2 偷个懒,晒个太阳…啊,司令官,巧了,你也是来偷懒的吗?
 
白天特殊3 嘿!天气真好!别窝在屋里了,出去吹吹风,晒晒太阳,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与海风,能让你变得更加精神一些!
 
夜间1 U1206…会落水的潜水艇…这个马桶…这么看来值得研究一下……
 
夜间2 夜晚会发生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大海有时候很温柔,也会很残忍。
 
夜间3 要早点休息,明天也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在等待着我去救援!
 
夜间特殊1 司令官,我来教你观察海面动向吧…这可是在大海上生存的基本技能,学好了你也能成为像我一样的救生员。
 
夜间特殊2 奥班农…你用马铃薯击退潜艇那件事是真的吗?…外界都是这样传言的,我很好奇真相,告诉我嘛,好不好~
 
夜间特殊3 我感觉到有人在求救!…你可以先休息,我回来的话会尽量放轻脚步不吵到你的!
 
拜访好友 嘿!今天天气好啊!
 
提督室 要一起去冲浪吗?
 
阵型 继续战斗吧!我还没尽兴呢!
 
攻击 冲破敌人的防线!
 
夜战 哈哈,真有趣!
 
中破 啊呀——出故障了。
 
誓约 多亏了你,我今天心情很好,刚好外面风还挺大,走,和我一起冲浪吧!有专业救生员在,你很安全的!
 

原型简介[编辑]

泰勒是一艘弗莱彻级驱逐舰,她的名字来源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海军少将威廉·罗杰斯·泰勒(William Rogers Taylor)。

她于1941年8月28日在缅因州巴斯市在巴斯钢铁厂公司(Bath Iron Works Corp.)开始建造,1942年6月7日在H·A·巴尔德里奇(H. A. Baldridge)夫人的赞助下下水,1942年8月28日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附近的查尔斯顿海军基地(Charlestown Navy Yard)开始服役,由本杰明·卡茨(Benjamin Katz)中校担任指挥。

二战时期[编辑]

泰勒的海军生涯始于大西洋舰队,她服役后被分配到第20驱逐舰中队(DESRON 20),在缅因州卡斯柯湾接受训练,并在北大西洋进行了试航,然后开始执行沿海护航任务。后一项任务一直持续到11月中旬,当时她护送一支跨大西洋车队前往卡萨布兰卡附近的一个地点。这次运输平安无事,除了解救了一名被拦截的西班牙商人。泰勒所在的船队把一艘中立舰送到直布罗陀,阻止她向敌人传递有关护航队的情报。泰勒12月初在诺福克返回美国,并一直呆到本月中旬。

瓜岛战役与所罗门群岛战役[编辑]

12月17日,泰勒在前往太平洋舰队执行任务的途中与第13特遣部队(TF-13)一道清理了汉普顿锚地。这艘驱逐舰经过巴拿马运河,在萨摩亚群岛的图图伊拉停留后,于1943年1月20日在新喀里多尼亚努美阿报到,在西南太平洋地区执行任务。泰勒从努美阿出发,继续向西进入新赫布里底群岛的埃法特,26日进入哈瓦那港。在那里,她成为21中队第41驱逐舰分队(DesDiv 41)的一员。第41驱逐舰分队筛选罗伯特·C·吉芬(Robert C. Giffen)海军少将第18特遣部队的四个驱逐舰分队中的一个,包括三艘重型巡洋舰、三艘轻型巡洋舰和两艘护航母舰。

1943年1月27日,泰勒与第18特遣部队的其他船只一起清除了哈瓦那港,该特遣部队是派往瓜达尔卡纳尔掩护一个重要增援梯队的几个特遣部队之一。当时的情报显示,日本试图加强在该岛上被围困的驻军的防守。海军上将威廉·哈尔西(William Halsey)根据情报派遣了一支庞大的掩护部队,希望有一场大规模的行动。不过哈尔系并没有下令攻击,因为他断言自己行动的敌人活动实际上是为日本撤军做准备的活动。相反,在伦内尔岛战役中,敌人对18特遣部队进行了猛烈的空袭。

1月29日晚,敌方三菱G4M“贝蒂”轰炸机用鱼雷袭击了第18特遣部队。美军船只用高射炮击退了第一次攻击,损失微不足道,并与掩护部队的其他人员会合。经过共同努力,日本飞行员终于发射了一枚致命的鱼鱼雷击中了芝加哥(CA-29)。当路易斯维尔(CA-28)把遇难的芝加哥号拖走时,泰勒帮助掩护她们,带着她们冲出敌机的射程。第二天,更多的敌机出现并攻击。芝加哥号又遭到四次鱼雷袭击后,她的船员和其他船只放弃了这艘重巡,回到了埃法特岛。

2月4日,泰勒和第20驱逐舰中队的其他船只被转移到海军少将瓦尔登·L·安斯沃思(Walden L. Answorth)的巡洋舰驱逐舰部队67特遣部队。此后不久,TF-67改名为了TF-18,前TF-18改名为TF-19。无论如何,在2月和3月期间,泰勒在埃斯皮里图·桑托和瓜达尔卡纳尔岛之间的行动中,对安斯沃思的巡洋舰圣路易斯号、檀香山号(USS Honolulu CL-48)和海伦娜号进行了掩护。

3月15日至16日晚,她与尼古拉斯、雷德福(USS Radford DD-446)和斯特朗(USS Strong DD-467)一起,对位于所罗门群岛中部科隆班加拉岛的维拉·斯坦莫尔种植园进行了第四次炮击轰炸。3月26日,驱逐舰清除了埃斯皮里图·桑托岛,护送卡纳瓦号(AO-1)、芦荟号(YN-1)和六艘海岸运输船前往瓜达尔卡纳尔。这些船只29日抵达图拉吉;在卡纳瓦卸货时,泰勒与安斯沃思的巡洋舰恢复海上作业。

4月4日、5日和6日晚上,她和他们一起扫荡“老虎机”,然后在7日被命令返回图拉吉去接卡纳瓦号。

4月的大部分时间里,泰勒都在所罗门群岛以及这些岛屿和埃斯皮里图·桑托岛之间护送船队。

4月20日,她重新加入了第18特遣队。在经过短暂的检修后,泰勒在5月4日至14日的10天内两次陪同巡洋舰上“船位”,以涵盖贝拉湾的采矿作业。在11日至14日的第二次行动中,她和其他军舰轰炸了维拉、拜罗科港和伊诺盖湾的敌军设施。

5月下旬至7月上旬,泰勒一直在执行护送任务。直到7月6日,她前往图拉吉,向31特遣部队报到。

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泰勒支援了所罗门群岛的攻占行动。7月,她支持新的乔治亚登陆。11日和12日,这艘驱逐舰在库拉湾赖斯安克雷奇(Rice Anchorage)完成了部队和补给的登陆以及伤员的撤离。

12日上午,她袭击并损坏了一艘日本反渗透型潜艇,但无法确定沉没。当天下午,泰勒暂时脱离了31分队,被分配到18分队。

她掩护着安斯沃思的巡洋舰登上了“阵地”,只是后来的一艘巡洋舰在库拉湾战役中因拦截一支日本地面部队而沉没,也就是海伦娜号轻巡,后来新西兰海军的利安德号取代了海伦娜。

当晚,两股力量相撞。泰勒和其他驱逐舰发射了鱼雷,然后加入了18特遣部队的战斗,用主炮与敌人交战。泰勒的一条鱼雷正好击中了日本巡洋舰神通号的船体,刚好落在她的2号甲板上,把她撕成两半。驱逐舰的鱼雷和整个特遣部队的炮火累积的效果,使日军第二水雷战队失去了他的旗舰和指挥官——海军少将伊崎俊二。

在科隆班加拉战役之后,泰勒向第31分队汇报,并恢复了对所罗门中部两栖作战的支援。7月15日至16日晚,驱逐舰将海伦娜幸存者带离维拉岛,他们在船只沉没后在那里找到了避难所。几乎一周后,7月23日至24日晚,驱逐舰支援了在伊诺盖湾的登陆,并参与了对拜罗科港的另一次轰炸。第二天早上,主力部队加入了对新乔治亚州芒达地区周围日军阵地的轰炸。

7月30日,泰勒与一支开往新喀里多尼亚的部队运输船队一道通过瓜达尔卡纳尔。她在前往努美阿的途中被派往埃法特加入37特遣部队。

8月11日,尼古拉斯、奥班农、切瓦利埃(USS Chevalier DD-451)和泰勒奉命返回瓜达尔卡纳尔,重新加入31号特遣部队,参加中央所罗门行动的维拉拉维拉海战。首先,她报道了8月15日的登陆。两天后,这四艘驱逐舰奉命离开普维斯湾的锚地,拦截一支由四艘驱逐舰掩护的满载部队的驳船。在随后的荷兰牛号(Horaniu)战斗中,双方都没有损失一艘驱逐舰,但美军炮弹击中日军驱逐舰滨风号时,日军遭受了一些损失。后来,在敌方驱逐舰成功逃脱后,美军把注意力转移到分散的驳船和战斗艇上,击沉了两艘潜艇、数量相等的鱼雷艇和一艘驳船,然后撤退。

48小时后,四艘美国驱逐舰再次返回维拉西北地区,寻找敌方驳船交通。他们除了敌机什么也没遇到,整个晚上都躲过了猛烈的轰炸。在接下来的9天里,泰勒和她的师友们又在“狭缝”上进行了8次巡逻,其中一次是为了掩护科隆班加拉西海岸的采矿作业,但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行动。

泰勒于8月28日离开瓜达尔卡纳尔和所罗门群岛,护送泰坦尼克号(AKA-13)前往努美阿。在澳大利亚悉尼进行为期10天的修理、休息和放松后,驱逐舰护送了一支从努美阿前往瓜达尔卡纳尔的运兵船队。她于9月30日返回图拉吉-珀维斯湾地区,并恢复了对维拉维拉的支援。此时,日本人已经开始绕过科隆班加拉撤离,并将很快作出在维拉拉维拉同样的决定。因此,泰勒和其他驱逐舰继续在“狭缝”上进行夜间搜寻,以阻断日军的海上交通。

10月2日晚,泰勒与特里号(USS Terry DD-513)和拉尔夫·塔尔博特号(USS Ralph Talbot DD-390)驱逐舰在乔伊绍尔湾和科隆班加拉之间的水域与日军驳船和地面部队交战。四个晚上后,维拉维拉和科隆班加拉的大规模撤离行动,这便是著名的维拉维拉战役。

在新乔治亚州南部护送船队时,泰勒、拉尔夫·塔尔博特和拉瓦莱特号(USS La Valette DD-448)驱逐舰奉命加入奥班农、切瓦利埃和塞尔弗里奇的队伍,他们已经卷入了一场由9艘日本驱逐舰组成的“维拉撤离小组”的战斗。在随后的战斗中,美国和日本军队互相进行鱼雷齐射和炮火齐射,最终美军的切瓦利埃号驱逐舰沉没,并击沉了日军夕云号驱逐舰。

在战斗中,塞尔弗里奇号也被鱼雷击中,奥班农撞到了切瓦利埃的船尾,但两船都没有大碍。泰勒在战斗的最后时刻疏散了塞尔弗里奇号大部分船员,与此同时其他船员开始试图拯救受损的驱逐舰。泰勒进行掩护,最终塞尔弗里奇号免于沉没的命运,与泰勒一瘸一拐地回到普维斯湾。

10月17日,泰勒与第41驱逐舰分队(DesDiv 41)的其他成员一起离开南所罗门群岛。她和她的配偶护送了一队运兵船队到埃法特,在那里他们向37特遣部队报到,继续开始护航任务。

10月23日至26日,她往返于埃法特和努美阿之间,护送拉森(AE-3)前往努美阿,护送阿尔德巴兰(AF-10)前往埃法特。

泰勒和她的舰队于10月31日被调到中太平洋部队,为海军中太平洋推进的第一步,即夺取和占领吉尔伯特群岛做准备。

在那次行动中,她被分配到TG-50.1的舰队,掩护围绕着美国列克星敦号(CV-16)、约克城号(CV-10,埃塞克斯级的约克城)和考彭斯号(USS Cowpens CVL-25)航母舰队。她在11月上半月对马绍尔群岛的贾鲁伊和米利的突袭中负责掩护TG50.1,为对吉尔伯特群岛的袭击做准备。在实际登陆和占领期间,她保护自己的冲锋不受敌机和潜艇的攻击,同时他们的飞机起飞帮助护航航母保持对岛屿的制空权。在吉尔伯特群岛行动之后,她在接下来的马绍尔群岛突袭行动中与航空母舰一道行动。在突袭接近尾声时,她与拉瓦莱特号和旧金山号重巡洋舰联手,向12月4日中午刚过袭击任务组的四名敌人中岛B5N“Kates”中的两名投掷炸弹。

在袭击行动之后,泰勒被命令返回美国进行大量的维护工作,于12月16日抵达旧金山。

维护完成后,她于1944年2月1日出海,经珍珠港返回西太平洋,于2月18日抵达夸贾林。泰勒护送一支护航队前往埃尼威托克环礁,并于2月29日加入珊瑚海(USS Coral Sea CVE-57)和科雷吉多(USS Corregidor CVE-58)号航母的掩护任务。工作队于2月29日清理了埃尼威托克的海域,并于3月3日抵达珍珠港。

经过12天的训练和修理,驱逐舰在桑加蒙(USS Sangamon CVE-26)、苏万尼(USS Suwannee CVE-27)、切南戈(USS Chenango CVE-28)和桑提的掩护下离开珍珠港,27日抵达瓜达尔卡纳尔附近的珀维斯湾。之后泰勒一直呆在那里,直到4月5日她前往新几内亚的米尔恩湾,在第七舰队执行临时任务。

1944年的泰勒号


泰勒于4月7日抵达米尔恩湾,第二天前往苏德斯特角,在那里她成为77特遣部队在洪堡湾的两栖攻击部队。袭击期间,她对航空母舰进行了掩护,直到4月24日她离开护送一支护航队返回苏德斯特角。

从那里,她转移到了莫罗贝湾,在那里,她花了一个月的剩余时间与杜宾(AD-3)在一起。在五月的第一个星期里,泰勒护送一支护航队从克里丁角前往霍兰迪亚入侵地区,并再次担任战斗机指挥舰。她于5月7日返回克里丁角,两天后再次出发,在所罗门群岛的拉塞尔群岛小组中筛选一支登陆舰船队。

5月13日,驱逐舰在所罗门群岛向第三舰队报告,暂时放下护航编队任务,再次出发掩护另一支护航编队前往新喀里多尼亚。

5月24日,她与第41驱逐舰分队(DesDiv 41)一起离开努美阿,返回所罗门群岛,并于5月27日抵达她的新行动基地布兰奇港。泰勒在8月初以前一直在所罗门群岛北部和俾斯麦海地区执行任务。5月28日至29日晚,她在新爱尔兰的麦地那种植园附近巡逻,她的姊妹舰轰炸该地区,以压制沿海海防炮。

6月1日至6日,她与分队一起进行反潜行动。在6月7日至14日的一周内,泰勒和队伍的其他船只加入了TG-30.4编队,进行猎杀者反潜行动。10日,她向一艘敌方潜艇发射深水炸弹,迫使其浮出水面,并用5英寸40毫米的炮火对其造成严重破坏。潜艇再次沉入水中,泰勒又进行了两次深水攻击,并宣称击毙了一个可能的目标。她于15日返回布兰奇港,并在该港附近作业,直到8月的第一周。

8月5日,她将作战指挥权从第3舰队改为第7舰队。她在8月下旬开始对新几内亚艾塔佩地区实施轰炸,并于9月6日在莫芬湾实施登陆。这两项行动都是为9月15日在荷兰东印度群岛莫罗泰岛登陆做准备。在这个月的剩余时间里,她担任战斗机指挥舰和入侵部队反潜和防空弹幕的一个员。驱逐舰还护送护航队前往登陆区,直至10月中旬。

莱特湾海战[编辑]

10月18日至24日期间,泰勒加入莱特湾袭击第二增援梯队的掩护部队。

在24日的一次日军空袭中,驱逐舰放置了烟幕以保护船队。当晚,随着苏里高海峡战役的打响,泰勒和她所在师的其他驱逐舰停泊在圣佩德罗湾入口处附近。虽然泰勒并没有真正参加地面部队的战斗,但她在第二天早上加入了支援部队。随后,她与一支被称为“鱼雷攻击部队”的部队在迪纳加特岛附近巡逻。

10月27日和28日,泰勒对护航航母集团TG-77.4进行了掩护巡逻。在那次任务中,她从彼得罗夫湾救出了一名被击落的企业号战斗机飞行员和一名彼得罗夫湾号航母的海员(USS Petrof Bay CVE-80)。

10月29日,她加入TG-77.2,离开莱特湾地区。在参观了赛阿德勒港、乌利希环礁和科索尔锚地之后,她于11月16日返回莱特湾。

11月16日至29日期间,驱逐舰继续对TG-77.2舰队进行掩护,并在苏里高海峡东口巡逻。她再次与她的姊妹舰一起击退了敌人的猛烈空袭,29日的一次大规模的神风自杀式飞机和俯冲轰炸机袭击达到了高潮。在突袭行动中,泰勒号的报道声称有一人死亡,两人协助。泰勒随后在赛阿德勒港清理莱特湾近一个月,然后于12月28日返回莱特,准备入侵吕宋岛。

泰勒于1945年1月4日在掩护部队巡洋舰离开莱特湾。第二天,驱逐舰看到两枚鱼雷朝她的编队袭来。在向潜艇发出警报后,泰勒对敌方潜艇发动了深水冲锋攻击。在那次袭击之后,她撞上了那艘小潜艇,并把它彻底击沉。在盟军接近林加延湾期间以及登陆后的几天里,日军对泰勒及其姊妹舰进行了一系列的猛烈空袭。泰勒的防空炮至少击落了两架袭击的飞机。

一直到1月底,泰勒对在吕宋以西巡逻的巡洋舰和护航母舰进行了掩护。

从1945年2月初到6月中旬,泰勒在菲律宾的苏比克湾外活动。2月13日至18日,泰勒参加了对科雷吉多和吕宋岛马里韦莱斯湾地区的大规模轰炸,以支持扫雷行动,并为空降部队的攻击铺平道路。

三月初,她支持在棉兰老岛上夺回三宝颜,在此期间驱逐舰的炮火帮助减少了敌人的海岸设施。她还掩护扫雷艇为入侵部队扫清道路。

3月15日,泰勒返回科雷吉多,在那里她轰炸了该岛西部悬崖上的洞穴。3月26日,该舰参加了宿务岛的两栖攻击,与博伊西(USS Boise CL-47)、凤凰城弗莱彻尼古拉斯、詹金斯(USS Jenkins DD-447)和艾博特(USS Abbot DD-629)会合,实施了一次猛烈的登陆前轰炸。

在对马尼拉进行了为期两天的短暂观光访问后,泰勒与博伊西号、凤凰城号、两艘澳大利亚军舰和另外四艘美国驱逐舰一起清除了菲律宾,以支持在婆罗洲东北部的两栖登陆。途中,她抓获了5名试图乘木筏逃离塔维塔维的日本人。

4月27日,泰勒和她的姐妹船抵达入侵塔拉坎附近,塔拉坎是一个小岛,位于婆罗洲东海岸和马卡萨海峡以北。她在该地区一直工作到5月3日,并进行了入侵前轰炸和开火。5月3日,在实际着陆两天后,她离开塔拉坎,恢复在菲律宾的执勤,本月剩余时间她在那里进行训练。

日本投降[编辑]

6月中旬,泰勒在莱特湾重新加入了第三舰队,并在剩余的战争中,对该舰队的各个单位进行了掩护。

本月下旬,泰勒对冲绳以南的航空母舰进行了掩护,美军航空母舰对阪岛进行了空袭。6月25日,她回到莱特湾,一直呆在那里,直到7月8日,当她掩护TG-30.8离开,TG-30.8是38特遣部队快速航母的后勤组。

泰勒在本州外与TG-30.8一起工作,直到8月3日,她加入了其中一个快速航母任务组TG-38.4的掩护任务。

8月8日,她在后勤组复职5天。13日,泰勒及时重返TG-38.4,成为针对日本的最后一次进攻行动的一部分。

在8月15日日本投降停止敌对行动后,她与快速航母在本州附近巡逻。

8月23日,泰勒和她的姐妹舰尼古拉斯奥班农组成了密苏里的护卫舰,因此,第三舰队司令威廉·哈尔西(William Halsey)下令第21驱逐舰中队(DESRON 21)驱逐舰进入东京湾,泰勒也成为了准备日本投降是最早进入东京湾的美国军舰之一,她于8月29日抵达。

随后泰勒出席了9月2日在密苏里号上举行的投降仪式,并载着盟军战地记者往返于仪式上。

10月7日,她在冲绳停靠,并接回了返回美国的部队。10月18日,泰勒号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下了客,11月1日抵达旧金山,开始准备失活。1946年5月31日,泰勒退役,并在圣地亚哥封存。

朝鲜战争时期[编辑]

经过四年的封存,泰勒于1950年5月9日被转移到旧金山海军造船厂,三天后开始大规模改装为护航驱逐舰。在完成改装的同时,她于1951年1月2日正式改名为“DDE-468”。

1951年12月3日,泰勒在旧金山重新受命,谢尔登·H·金尼博士任指挥官。1952年2月3日,她出海在圣地亚哥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安定期。

3月24日,护航驱逐舰向西驶向她的新母港珍珠港,并于30日抵达那里。在夏威夷群岛呆了两个月后,泰勒开始返回西太平洋,这是二战以来的第一次。她在中途岛和日本横须贺停留,然后于6月16日加入第77特遣部队,在韩国沿海的空中行动中对航母进行掩护。

在她在远东度过的五个月里,泰勒画了几个不同的作业。最初,她与快速航母合作,对朝鲜沿海的敌军阵地进行轰炸。7月的第二周,她回到横须贺进行保养,然后再次出海进行训练,其中包括数周的猎杀行动。8月1日,护航驱逐舰重新加入第77特遣部队,9月,泰勒在元山附近驻守了3个星期的封锁警戒。她在元山的封锁任务远不是被动的,因为在许多情况下,她向敌人的海岸炮台和运输线发射炮弹,并在每天的港口扫雷时对扫雷艇进行掩护。

那个月晚些时候,泰勒前往台湾巡视。10月下旬,护航驱逐舰向北返回朝鲜西海岸,与两艘英国军舰“光荣”号航母(HMS Glory R62)和“伯明翰”号巡洋舰(HMS Brimingham C19)一起巡逻。11月21日,泰勒返回横须贺,完成了回家的第一段航程。

泰勒在前往夏威夷途中在西太平洋进行巡逻后,于12月8日进入珍珠港。经过一个月的休假和保养,她进入珍珠港海军造船厂进行了一个月的修理。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她在夏威夷群岛进行了安定训练,以便使她的替代者与其他船员融为一体。1953年5月2日,这艘军舰离开珍珠港,再次部署到西太平洋。她于5月12日抵达横须贺,在访问该港口和佐世保后,出海加入了一个航母任务组,该任务组围绕韩国西海岸的拜罗科号(HMS Bairoko CVE-115)和皇家海军海洋号(HMS Ocean R68)进行掩护。大部分情况下,她在空中行动中对航母进行了掩护;然而,她有两次在敌人控制的海岸线附近巡逻,以阻止朝鲜试图夺取联合国部队控制的近海岛屿。

她于6月1日返回佐世保,进行为期11天的维修,然后前往冲绳,接受为期两周的反潜战训练。6月25日,泰勒在横须贺返回日本,但她几乎立即再次离开,前往台湾海峡巡逻队执勤。

在这项任务中,她再次访问了香港,以及高雄,在那里训练了中国海军的水手。护航驱逐舰于7月20日返回横须贺,经过两天的航行修理后,离开远东。她于7月31日抵达珍珠港,第二天进入那里的海军造船厂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检修。

泰勒重返珍珠港之际,正值韩国正式结束敌对行动之际。停战是在1953年7月27日,当时她刚刚度过从横须贺出发五天和从珍珠港出发四天的航程中点。虽然她在两次朝鲜战争的部署中看到了一些行动,但这些行动发生在相对平静、最后两年的冲突中。她随后的部署,虽然包括在朝鲜和台湾海峡巡逻,但在1965年美国在越南内战中的作用扩大之前,性质上是完全和平的。

在1954年3月1日至1959年3月1日的五年中,泰勒又完成了五次在西太平洋的部署。在每一次演习中,她都进行了培训,并对远东港口进行了友好访问。

在1959年和1960年朝鲜战争后的第六次部署期间,她访问了澳大利亚,参加1942年5月珊瑚海战役胜利纪念活动。1960年5月26日返回珍珠港后,护航驱逐舰再次进行正常作业,直到12月进入珍珠港海军造船厂进行大修,1961年8月再次部署到西太平洋。

泰勒没有每年一次的西太平洋部署,而是在1962年春夏季作为多米尼克行动的支援单位之一,在中太平洋进行高层大气核试验。今年10月,她回到夏威夷,开始了一段修复期,直到1962年底。

在那一年里,她恢复了驱逐舰的分类,并于1962年8月7日被重新命名为“DD-468”。

越南战争时期[编辑]

1965年1月中旬泰勒离开码头,2月7日驶出珍珠港,与第111驱逐舰分队(DesDiv 111)的其他船只一起,为西太平洋划出航线。这艘军舰10天后抵达横须贺,并花了8天时间进行航行修理。

2月25日,她离开横须贺,参加第二天在越南沿海的第70.4工作组。她一直在越南海域巡逻,直到3月底她北上台湾海峡巡逻。在台湾周边地区逗留期间,她访问了高雄。4月12日,泰勒抵达香港进行五天的访问。

21日,她返回扬基站,恢复支援美国和南越部队上岸的行动。除其他任务外,她在4月28日至5月1日期间将主要炮兵部队带到敌方,并提供海军炮火支援。她5月在佐塞博进行维修,5月26日至6月10日进行反潜演习,11日恢复在台湾海峡的巡逻(在沙盘行动中,她开始在岘港扎营,随后我们迅速撤离,并被要求在一次击中目标的情况下向共有军械开火,然后我们向北航行,寻找更多的沙盘责任)。她于7月5日再次清理该地区,7月7日重新加入TG-70.4,第二天投入横须贺。经过一周的准备,这艘军舰离开横须贺,返回珍珠港,她于7月22日抵达那里。

1965年8月2日,泰勒开始了与大草原(AD-15)一起的训练期,持续到本月底。在短暂的射击训练之后,泰勒开始了一次限制性的训练,一直持续到11月底。在12月的头两个星期里,泰勒往返于美属萨摩亚的帕戈帕戈,她于12月16日返回珍珠港休假和维持生活。

1967年前三个月,泰勒在夏威夷附近进行了局部作业,进行了维修,并一般准备在晚春返回远东。

继4月中旬的战备检查后,她于18日清关珍珠港,加入东方第七舰队。4月25日,她将第1舰队的作战控制权改为第7舰队,三天后,又转入横须贺。6月上旬,该驱逐舰与日本海上自卫队部队和大韩民国海军舰艇参加演习。在佐世保港呆了两天之后,她于6月19日开始在洋基站的第一个赛段。

在5月22日至6月25日期间,她在东京湾水域飞行,为大黄蜂号(CV-12)护航,并为在岸上作战的盟军提供炮火支援。6月27日,泰勒进入苏比克湾。在苏比克湾举行招标并访问马尼拉之后,她于7月10日出海参加了“海狗”海上训练。

26日至28日,她访问了泰国湾的邦盛。从7月28日到8月1日在洋基站又呆了三天之后,这艘驱逐舰驶往台湾。她于8月3日抵达高雄,一直呆到8月15日,再返回越南海岸,洋基站沙盘行动。

8月19日至9月11日,她在越南海岸巡航,根据岸上部队的需要提供海军炮火支援。她于第十二离开印度支那海岸,经过5天的香港停留和在东京湾的另一次巡演,她于10月11日返回横须贺。五天后,她返回夏威夷。

退役[编辑]

泰勒于10月23日抵达珍珠港,驱逐舰于12月11日开始定期检修。在1968年的头三个月里,修理和改装占用了她的时间。这艘军舰于3月22日完成大修,并在4月的第一周进行了海上试验。后来,工程问题迫使进一步的操作推迟到月底。

那时,她开始准备复习训练。这艘军舰在5月和6月进行了进修训练,然后于6月27日开始前往加州圣地亚哥。她主要于7月3日至11日在圣克莱门特岛进行炮击演习。在后一天,她回到夏威夷。途中,泰勒在卡胡拉威岛进行了轰炸演习,随后于17日进入珍珠港。三周后,驱逐舰于8月5日驶离珍珠港,驶向东京湾。

在中途、关岛和苏比克湾加油站加油后,她于8月21日抵达越南附近的加油站。泰勒为无畏号(USS Intrepid CVS-11)执行了一天的飞机警卫任务,然后与航母和驱逐舰马多克斯号(USS Maddox DD-731)和普雷斯顿号(USS Preston DD-795)一起前往佐世保。

她于9月5日返回东京湾,除了为航母进行飞机警戒外,还进行了空中和地面监视以及反潜作战演习。

19日,泰勒靠近海岸,向岸上部队提供海军炮火支援。这项任务一直持续到10月6日,她离开战斗区返回苏比克湾进行维修、补给和弹药。

10月20日,泰勒占领了她离开的地方,开始对越南境内的各种目标进行为期一周的打击。在这段时间之后,他们还参观了菲律宾宿务市和苏比克湾。

12月4日,泰勒清理了战区,确定了一条路线,穿过吕宋海峡,到达横须贺,12日抵达横须贺。她在横须贺过圣诞节,但在1969年元旦前回到洋基车站。

1月中旬,泰勒最后一次离开越南水域。在苏比克湾、马努斯岛、澳大利亚墨尔本、新西兰奥克兰和萨摩亚帕戈停留后,军舰于2月28日返回珍珠港。

五月份,一个检查和调查委员会对她进行了检查,确定她不适合继续服役。6月初,泰勒被转移到加州圣地亚哥,并于1969年6月3日退役。

1969年7月2日,她的名字从海军名单上除名,同时被调到意大利。

这艘前美国驱逐舰在1971年1月前作为兰西尔(Lanciere D-560)服役于意大利海军,最终于1971年被拆解。[1]

获得荣誉[编辑]

泰勒在二战获得了15枚战斗之星和一次海军部队嘉奖,在朝鲜战争中获得了2枚战斗之星,在越南战争中获得6枚战斗之星。

游戏相关[编辑]

第一个自带六块腹肌的小学生,你自卑了吗?身为提督看看你们是不是只有一块腹肌

台词解析[编辑]

获得——“嘿~!我是泰勒,海上的救生员泰勒!你需要我的帮助吗?

白天1——“天气不错,出去冲个浪!顺便看一看有没有落水的人!

白天2——“大家请认真训练,泰勒会在一边看着各位的!…有落水的话请发求救信号,我会第一时间赶到的!

在莱特湾海战中,泰勒除了掩护TG-77.4舰队,还专门负责捞救落水的美军飞行员。不过在游戏里旁边都是舰娘有谁会落水? U1206:我呀我呀~

白天3——“奥班农,什么时候我们再来一次横穿太平洋的旅行吧,我好怀念那个时候!

这里指的是1944年2月泰勒与奥班农在旧金山维护完毕后横穿太平洋重新回到所罗门群岛参加战斗。

夜间特殊2——“”奥班农…你用马铃薯击退潜艇那件事是真的吗?…外界都是这样传言的,我很好奇真相,告诉我嘛,好不好~

这个的确是真的……详情请看奥班农的介绍。

同厂舰娘[编辑]

出身于巴斯钢铁公司(Bath Iron Works,Bath, Maine)

舰娘名 开工时间 下水日期 出厂日期 备注
奥班农
USS O'Bannon
DD-450
1941.3.3 1942.3.14 1942.6.26 舾装完成于波士顿海军造船厂
泰勒
USS Taylor
DD-468
1941.8.28 1942.6.7 1942.8.28
康弗斯
USS Converse
DD-509
1942.2.23 1942.8.30 1942.11.20
撒切尔
USS Thatcher
DD-514
1942.6.20 1942.12.6 1943.2.10
安东尼
USS Anthony
DD-515
1942.8.17 1942.12.20 1943.2.26 舾装完成于波士顿海军造船厂
布雷恩
USS Braine
DD-630
1942.10.12 1943.3.7 1943.5.11
拉菲
USS Laffey
DD-724
1943.6.28 1943.11.21 1944.2.8 艾伦·萨姆纳级
弗兰克·诺克斯
USS Frank Knox
DD-742
1944.5.8 1944.9.17 1944.12.11
鲍尔
USS Power
DD-839
1945.2.26 1945.6.30 1945.9.13
蒂默曼
USS Timmerman
DD-828
1945.10.1 1951.5.19 1952.9.26
查尔斯·F·亚当斯
USS Charles F. Adams
DDG-2
1958.6.16 1959.9.8 1960.9.10 原为DD-952,1957.4.23更改为DDG-2。亦有1958.6.15开工的说法
吕特晏斯
Lütjens
D185
1966.3.1 1967.8.11 1969.3.22 服役于联邦德国海军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