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这里是战舰少女R的民间非官方百科,可以查阅战舰少女的相关资料,也欢迎您一起来完善百科。一切编辑行为都是可以恢复的,敬请大胆编写
  • 宿舍页面已建立,可以浏览新宿舍系统中家具等相关资料

喷火P9374

来自舰R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游戏数据

喷火P9374
Equip L 277.png
Rarity 5.jpg
编号 277 类型 战斗机 铝耗 5
火力 对空 +10 索敌
装甲 对潜 幸运
命中 鱼雷 射程
回避 轰炸 对空
补正
可装备舰种
废弃
资源
1 1
1 1
开发
时间
不可开发
舰娘
自带
其他获
得方式
最后一役Ex-8通关奖励
Equip L 277.png

NO. 277 喷火P9374

战斗机

火力   装甲   命中   回避   对空  +10 对潜   鱼雷   轰炸   索敌   幸运   射程   对空补正

= 5
废弃资源 1 1 1 1 开发时间 不可开发
自带此装备的舰娘
其他方式 最后一役Ex-8通关奖励



游戏中的说明

编号为9374的喷火战斗机在战争时期参加了支援敦刻尔克的空中掩护任务,并在战斗中受损,迫降在沙滩上。这架喷火战斗机在几十年后在海滩被发现,并进行了修复,现在已经恢复到了可飞行状态。

装备简介

沙子里的历史

坐在“喷火”P9374上的德军士兵

1980年9月,一架“喷火”式战机的残骸在加莱海滩(Calais beach)被人们发现,这架战机是在二战期间迫降在这里的。一开始,这架战机的身份还是个谜,直到1981年1月经过专家的修复,人们终于确定了这架战机的生产序号——P9374,超级马林公司杰作之一的“喷火”Mk Ia型。随后,研究的重心转到了追溯这架战机的历史、它的引擎、它是怎么来到这片法国海滩的,以及它的飞行员的故事。

喷火P9374是皇家空军部向超级马林伍尔斯顿工厂(Woolston works)订造的138架“喷火”之一,在1940年3月2日递交皇家空军,4天后送达克罗伊登地区的第92中队。在当时,这个著名的航空中队正执行守卫祖国领空的任务。

这个中队的机身识别码是“GR”,而这架战机的个人代号是“J”,因此这架特别的“喷火”的代号就是“GR-J / P9374”。P9374的“灰背隼”III型发动机1939年10月27日产自德比(Derby)的罗-罗公司(Rolls-Royce),同年11月2日开机测试,11月6日送达卡莱尔(Carlisle)的皇家第14后勤单位。

在P9374在第92中队的服役历程中,据信有至少8位飞行员飞过它,而空军少尉威廉在5月23日为P9374挂彩,他声称与一架Me 110在法国海岸交战,并击落了它。

另外,几乎可以确定的是,这架飞机也被第92中队的队长驾驶过,也是后来在大撤退中获得“大X(Big X)”之名的罗杰·布歇尔(Roger Bushell)。最后一名驾驶P9374的飞行员是空军少尉彼得·卡泽诺夫(Peter Cazenove),1940年5月24日他开始了生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作战出击。直到飞机坠毁为止,它记录的总飞行时间是32小时5分钟。

大逃亡


空军少尉彼得·卡泽诺夫,1940年5月。

从埃塞克斯的皇家空军霍恩彻奇基地出击,第92中队的任务是在加莱市即将被德军攻陷时,掩护盟军地面部队撤退。在这天清早,P9374据说被一颗来自德军Do 17Z轰炸机的子弹击中了发动机的冷却系统,导致发动机过热。眼看无法飞回英国本土的卡泽诺夫只能选择在加莱附近的海滩迫降。

在解释完何为一次完美的“机腹降落”后,卡泽诺夫向基地报告他并无大碍,并加了一句“告诉我母亲我一定会回家喝下午茶的!”。降落后,他设法去到了加莱市,为撤退的部队殿后。但在加莱沦陷后,他却不幸被德军俘获。

在他作为战俘期间,卡泽诺夫数次企图越狱,但未成功。随后他被转移到三号空军战俘营(Stalag Luft III),在那里他参与制定了一个宏大的越狱计划,但在打隧道越狱的计划名单上,他被排在了最后一个,因为他的体形较大,有可能堵在隧道里面。然而,这个看似不怎么有利的局面或许救了他一命——在他逃出去之前,他们的越狱计划就被德国人察觉到了,所有之前越狱的人都被抓了回来,其中有50人被秘密警察处决,包括他的队长——罗杰·布歇尔,他在1940年5月23日就被俘了。

当时的德军并没有想要修复P9374残骸的想法,而随着时间流逝,飞机的残骸也渐渐被海浪冲刷到沙滩里,直到完全从视线上消失。至于它为何在1980年重现,有说法称是来回于英吉利海峡的气垫船几十年间不断吹开沙子的结果。

即使被埋在沙子里许久,被发掘出来许多P9374的部件,包括发动机和机炮,仍然保持着相当良好的状态。可惜的是,卡泽诺夫在他的飞机残骸被发现前不久已经去世。他离世前还对它念念不忘:“我想知道我的‘喷火’之后怎么样了?有人找到它了吗?”

修复工作

已经修复完成的机身,上面涂有飞机当时的迷彩与标记。

残骸被发现后,这架“喷火”就被送到巴黎的法国航空与太空博物馆(Musée de l’Air at Le Bourget),1981年又被一位法国收藏家让·弗雷洛(Jean Frelaut)购得。2000年在清点弗雷洛的遗产时,P9374被转卖到它现在的东家——Mark One Partners,并在英国民用飞行器注册局注册了“G-MKIA”的编号。

在此之后就是一丝不苟的修复工作,修复专家的格言自然是“注重每一个细节”——这项工程倾注了百分百的构造还原,包括寻找确切年代的配件和设备。如果一套配件的型号是正确的,但却说它可以追溯到1940或1941年,那么这就不是一个有确切年代的配件。这种一丝不苟的作风甚至保证了连机炮的弹药的年代都是正确的。

P9374残骸本身的原配件也尽可能被采用。用于修复的机身是由怀特岛(Isle of Wight)的飞机组件厂制造的,就在它的原产地不远处;机翼则交给达克斯福德(Duxford)的飞机修复公司。机身与机翼的接合在2008年于达克斯福德完成,在那里P9374被重新修饰、粉刷直到完工;它的发动机和螺旋桨则由Retro-Track & Air公司修复与重建。2011年6月,发动机完成组装并进行地试,新的发动机采用了许多P9374原来发动机的零部件。

被组装完成的整机于2011年9月1日在达克斯福德首飞,试飞员约翰·罗曼(John Romain)在飞行过后评价说:“这是一次极佳的修复工作,‘喷火’P9374是一架真正可爱的飞机,她飞得很美,我们都应该为此感到自豪。”

Spitfire p9374.png

游戏相关


参考资料

http://www.christies.com/spitfire/interactive/index.html